柯天壽日拜三百治痛風

鑑因法師講

   
    真信阿彌陀佛,真念阿彌陀佛,不只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世間煩惱、痛苦也能解決。

    住彰化市的柯天壽居士,曾在彰化縣田中鎮的鼓山寺受菩薩戒,罹患嚴重痛風,關節長了很多大小痛風石,看遍全省中西醫數年,加上推拿、針炙均無效,兩腳僵硬,走路須賴拐杖,背微駝,晚上痛得睡不著,臉色臘黃,有一天,經蓮友介紹,到員林蓮社拜見鑑因法師,請法師救命,法師問他一天拜佛幾拜,他答:三拜,法師:學佛要一門深入,念佛為主,經懺為輔,每天三百拜,三個月後再來找我,不要看電視,晚上就有三小時可念佛、拜佛,早上四點起床,也有三小時,拜佛半小時即有百拜,應已出汗,改繞佛,然後靜坐念佛,....。

    柯居士務農,老實、聽話,加上病苦所逼,老實依法師所言修行,隔一陣子,又去拜見法師,遠遠看到法師,就高興的喊:師父!我的痛風都好了,他說:弟子依師父所教的方法做,一個半月就好了,聽您的錄音帶很歡喜,現在想幫人助念,請師父教我。師父:發這種心很殊勝,但有四條件:


一、對象不論貧富貴賤、親疏。


二、距離不論遠近。

 

三、時間不論早、晚、半夜。


四、不接受金錢,而且還要結緣陀羅尼被、錄音帶。

    柯居士都很夾快答應,但他說沒有蓮友幫忙,師父:剛開始時一個人就好,太太、兒女也可一起來,若如法、虔誠的去做,一定會很感應,慢慢蓮友、亡者家屬就會加入,前幾次,師父、員林蓮社蓮友會先示範及支援。

    經法師幫幾次忙後,他就能獨立作業,也真的不論對象、距離、時間如法去做,近一年後,他要宴請助念團成員,恭請法師駕臨,也可解答蓮友的疑問,尤其最近太太常埋怨:整天在外助念,都不幫忙耕種。

法師:現有多少成員?他答:八十幾位。

    大家用完餐後,法師一一回答蓮友問題後,開示柯太太:你要感恩佛菩薩救柯居士一命,他痛風時根本不能耕種,現在病好了,就算忙助念無法耕種,也可趁空檔巡視農作物,比起以前可說好太多了,何況耕作根本賺不了錢,有時碰到颱風或售價太低,尚有虧本的可能,只要柯居士發心,福報自然來,只要你家六、七千坪的上地,每坪漲一萬元,就比你種一輩子的田賺的還多了,你及兒女也都要發心去助念。柯太太聽完後心開意解,之後全家大小均很發心助念。

    原來柯居士雖務農,但土地都在彰化市精華區,價值不菲,應可算富農,住家佔地約千坪,房子四周種滿花草,非常幽美。

    第二年宴請蓮友時,成員已增為一百多人,第三年又增為二百多人,由於他發心,感應事跡很多,蓮友看到有感應就越發心,人數當然越來越多。

    法師半開玩笑的說:每天三百拜,每拜值百元,每月賺九十萬元,比總統還多,你們不信試試看,四、五年後效果就慢慢顯現,十年後就很明顯,要福有福,要健康有健康,如法學佛都能了生脫死了,福報、健康這些比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可說簡單多了。人要如何死、何時死也可求佛,以下即是實例:

 

 

許溪水94歲福壽無疆坐著往生
 

    員林有一修十善的許溪水老先生,年齡高達九十四歲,住員林高中附近三聖宮(屬民間信仰的鸞壇),偶而念幾聲阿彌陀佛,身體健朗,長子及媳婦擬赴澳洲旅遊十五天,但放心不下高齡的父親,他知道後說:不必掛慮,我可活到一百二十歲啦!

    出國後第五天晚上,兒子夢到:黃金色的天空,中央坐著很大尊的阿彌陀佛,四周有玄天上帝及無數天兵天將,天兵天將要他快回去,因為玉皇上帝下旨明天十八日要召回你父親。他說:那怎麼來得及?最快也要後天才能回到台灣。他就求玄天上帝讓父親多活一天。玄天上帝說:玉皇上帝的旨不能變更。經多次哀求亦不准,這時他看到微笑的阿彌陀佛,乃改變心意,跪下求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笑笑沒有回答,然後就醒來了,立即下床打電話給三聖宮,請鸞生們幫忙求玄天上帝,他們答:我們在此已求了一個多小時了,可是沒有用,趕快回來吧,孝順的兩夫婦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捱到天亮,請領隊立即辦手續,趕回台灣已是十九日。

 

    回到家門口,看到父親在庭院曬太陽,很高興的向父親請安,老先生說:回來就好,你求玄天上帝沒用,還好會求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要讓我多活七天,一家人都很高興,也很感恩,二十三日晚上,兒子請父親到樓下客廳睡,老先生說:不用啦!今天才二十三日(真看得開,視死如歸,也不恐慌)。我要坐著死,你去買一張大籐椅,到時你們不要哭,只要在旁念佛即可,也不要請道士來,恭請法師來開示、念佛即可。

    二十四日老先生交待兒子:樓下客廳打掃打掃,晚上我睡那,兒子答:己打掃好了。二十五日全家大小在旁念佛,老先生突然說:阿彌陀佛來了,我要走了,你們趕快念佛。兒媳一聽要走了,趕緊幫他換壽衣,一方面急,一方面沒經驗,換了許久還沒弄妥,人已斷氣,等換好後抱他坐上籐椅,坐得直挺挺的,媳婦怕他坐不好跌下來,拿一些衛生紙墊在背部,繞了三圈後說:爸爸!您這樣坐很莊嚴!結果亡者坐得更直。兒子趕緊聯繫族親。不久,老先生的弟弟來了說:你不是說他死了嗎?怎麼笑笑的坐在那?然後走近摸摸脈膊、探探鼻息,確定死了後,前後繞了幾圈說:哥哥!你這樣坐真是福壽無疆!結果亡者坐得更挺!

註:

一、亡者及兒子均未認真學佛、念佛,也未皈依,僅偶而念念佛,對淨土的理論認知也有限,但他善根深厚,勤修十善,臨終時,心不恐慌、心不顛倒,而蒙佛接引、自在往生。

二、由於家屬不懂,才發生急著換壽衣的事情,後來恭請員林蓮社鑑因法師來開示皈依、助念,後事才辦得較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