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林溪木資糧豐沛

鑑因法師講

       
亡者:林溪木老居士,一九九三年三月一日命終,享年八十一歲。
住址:彰化縣北斗鎮復興路三四二號。
電話:(○四)八八八八六九一。

    亡者學校畢業後,先後在斗南郵局、電信局、台糖、警察局上班,身為長子,孝順父母、友愛弟妹,薪水除了留一點零用錢外,其餘全寄回家,奉公守法,上班四十餘年,於一九六八年退休後,專心學佛、弘法,且樂善好施,多次榮獲好人好事代表、長青楷模、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優秀會員表揚。

    亡者於二十歲皈依,一九六三年北斗念佛會蓮友籌建華嚴寺,近年又在重建,他統籌經費及工程規劃,積勞成疾,仍抱病監督工程。

    二月二十六日晚八時,亡者告訴三子及媳婦(均為虔誠佛教徒,很孝順):前幾天夢到在黃昏時,很多醫生、護士在替我灌藥,我說太陽要下山了,不要灌了。昨夜又夢在一大佛寺拜佛,很多人在看我,我欲跟他們說話,他們卻如啞巴似不答話,然後來了一婦人比手畫腳,我也不懂她的意思。我想大限己到,不要再看醫生、吃藥了,到時不要急救,不要哭,不要燒冥紙,只要念佛助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然後詳述華嚴寺建寺緣起、宗旨、發起人心願等沿革及以後要如何發揮功能。

 

    二月二十八日中午老居士喝牛奶時,眼睛突然上吊,不醒人事,家屬在旁大聲念佛,幾分鐘後醒過來說:剛才頭腦一片空白,眼前一片黑暗,聽到念佛聲才醒來,我已有死亡的經驗。現在去請華嚴寺工作人員來,我要交待他們一些事情。你們兄弟姐妹以後要常連絡,我們今世能成為父子、兄弟姐妹都是難得的緣,要善加珍惜。我的後事要依佛教方式辦理,不要燒冥紙、不要花車、不要電子琴等各種陣頭,這些對亡者沒有利益,徒然浪費金錢,我一生為薪水階級,故勤儉克苦,也不希望你們為我浪費錢,你們可將省下的錢拿去做公益用途。

    三月一日天快亮時,亡者兄弟姐妹、子女、孫子全回來,分批進入亡者臥室與其談話,眾人皆不信臨終的人能如此自在,猜測可能時間未到吧。此時亡者很累,眾人請他休息,並請醫生來打點滴,半小時後,他又交待:財產分六份,子女每人一份,後事由老三統籌辦理,因他學佛,比較了解,你們大家要協助他,此屋新落成不久,不宜辦喪事,我還是到華嚴寺好了,眾子女安慰他說:您不要煩惱這些事情,我們會遵照您的意思辦理,我們今天能有安穩日子過,皆是您所賜,我們都很感恩。

    三月一日下午六時十分,老居士吩咐:拔掉點滴及全部針管,大家在旁助念,老三明天早上去變更華嚴寺建寺基金的存款印鑑,手頭上的一點現金(手尾錢)就給你們六人平分。老居士之妻問他:有沒有念佛,他答:我痛哀一聲,心裡就念一聲佛,你去客廳休息,讓子孫來念就好了。

    三月一日下午六時二十五分時,老居士脈搏加快,然後呼吸停止(坐在床頭手放下就斷氣了,後將其移往椅子上坐,以滿他坐著往生的願),眾人在旁大聲念佛。七時正,華嚴寺住持達悅法師、佛光山員林講堂住持永信法師、佛光會北斗分會均率蓮友來助念。九點半,員林蓮社住持鑑因法師率員林蓮社及北斗十方念佛會蓮友來,經其開示、助念後,眾人皆看到塑膠蓮花燈轉動,華嚴寺林紹男居士發現亡者嘴在動,似在念佛,請大家看,另點光明砂時,有煙霧升起。

    蓮友助念到晚上十二時,家屬繼續助念,凌晨四時,兒女幫其淨身、換衣,然後將遺體移往客廳。下午五時,由華嚴寺住持達悅法師親臨主持入殮儀式,此時發現亡者臉色紅潤、身體柔軟,在場的人皆大為讚嘆!其中有一位專門在幫人處理後事的長輩說:入殮過幾百人,從未見過如此殊勝的瑞相。停靈時,很多團體、蓮友計有數百人來拈香、念佛、誦經。

    告別式簡單隆重、莊嚴,地方人士、教育界、親友、蓮友數百人參加,大家對以佛教儀式來處理喪事甚為認同。

    三月五日火化、撿骨的工作人員發現很多舍利子、舍利花,請家屬拿一塊布包起來,米粒大的舍利子就有一百多顆,供在三座舍利塔中。

 

    家屬感恩鑑因法師、永信法師、達悅法師、慈竹寺、溪州法源寺、北斗十方念佛會、華嚴寺國樂團及誦經團、田中念佛會、佛光會的員林、社頭、永靖、溪州、北斗分會、林文雄居士誦經團、員林念佛會等法師、團體、蓮友的愛護與幫忙。

註一:學佛又孝順的三媳婦邱明娥告訴鑑因法師:公公命終前三天就知道了,他老人家仔細交待:壽衣要準備好,海青要如何穿?一百零八顆念珠要如何掛?要我去請示法師。命終前幾分鐘還交待我要好好孝順婆婆,我回答:您放心!您好好念佛去西方極樂世界,我平常就很孝順,以後您不在,我會更孝順。

    (鑑因法師曾在殯儀館看工作人員替死人穿衣的過程,確有一套,內外衣先套好後一次穿上去,乾淨利落,不會穿的人可能弄半天還搞不好。老居士很有智慧,知道子女沒有經驗,怕他們到時手忙腳亂,故要她先請教法師。)

    公公懂草藥,尤其對腦膜炎、肝炎引起的發燒不退,特別內行,救活無數人。只要他知道有人生這種病,就主動抓藥、煎藥,然後帶去病人家,不管病況多嚴重、藥一灌下去就能起死回生,當然是免費治病。

    公公於六時二十五分斷氣,六時三十分就見西方三聖來接,我看到公公登上蓮花隨西方三聖而去。

    百日時,恭請華嚴寺法師在樓下做法事時,婆婆看到公公站在二樓樓梯上的背影,法事結束後,大家在談話時,聽到二樓有念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的聲音,是公公的聲音,我走上二樓察看,卻空無一人。

註二:老居士預知時至,公事、私事交待的一清二楚,巨細靡遺才正念分明、自在往生,真稀有!探討其能殊勝往生的可能原因如下:

一、累積深厚的往生資糧:孝順父母、友愛弟妹、草藥救活無數人及建寺、弘法不遺餘力。一介平民過世,卻有數百人來參加告別式,若非澤被各界、善緣結的深廣,怎可能辦到?

二、二十歲就皈依,退休後更精進。年輕時就開始修三福、十善業、受持三皈、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真是稀有啊!

三、子女孝順,完全遵照老居士的意思辦理後事,助他一臂之力。子女的觀念、態度正確與否,會影響父母能否往生,曾有一學佛之老婦,知道自己病重已藥石罔效,事先交待子女及醫師:臨危時,不要做心肺復甦術、不要電擊、不要注射強心劑。其中一位兒子卻逼醫師急救,本來安祥的臉,表情轉為痛苦、憤怒,只因母親答應額外給他的遺產,沒有跟其他兄弟姐妹講清楚,要母親再活過來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