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多次終能往生

鑑因法師講

       
亡者:詹呂錦藝居士。
地址:彰化縣社頭鄉仁雅村文化東路四十七號。
電話:(○四)八七二二二四四。

    亡者於一九九二年八月十日在社頭鄉禪德院達甚老法師座下皈依,常咳嗽不停,人一直消瘦,八月中旬住院治療,但病情無起色,要求回家,幾天後家人看情形不對,送往台中榮總醫院詳細檢查,結果為肺癌末期,醫師認為難以醫治,故退院回家療養。

    其子詹文振在社頭鄉的電信局上班,學佛的同事黃勝法、陳春樺等居士、於一九九三年二月,幫忙安西方三聖佛像於其家中,然後陳居士帶領家屬念佛、拜佛十餘分鐘後,原來高燒不退的老太太,竟然在大量流汗後退燒,然後坐了起來。從那一天開始,家屬每天都誠心念佛、拜佛,農曆五月十三日亡者告訴兒子:今天不要去上班,我可能要回老家了。兒子看情況不對,馬上連絡蓮友,不久就來了三、四十位蓮友,在念佛約三、四十分鐘後,手腳開始可以動,然後坐起來,笑笑的說:沒死,是你們把我叫回來的,為方便蓮友、家屬念佛、拜佛,就將老太太移往客廳。

    以後有四、五次情況危急,在兒子誦完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後,人就從昏迷中醒過來、坐起來,有一次又昏迷,家屬在旁念阿彌陀佛,兒子自己誦地藏經,誦完時又清醒,兒子向母親說:媽,很好睡哦!老太太說:才不,我到一很清淨、幽美的竹林中,有一位相貌很莊嚴的師父(可能是地藏菩薩)說:你可以回家了,我就醒了。

    有時老太太很難入睡,兒子在旁輕敲引磬念佛,就能很快入睡,病情反反覆覆,時好時壞,有人說:你母親可能在選好日子?所以一碰到好日子,兒子就緊張。

    農曆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八點多,兒子與親戚聊天後,母親又陷入昏迷,家屬再度集合起來助念,惟仍昏迷,隔天早上二、三十位蓮友來助念,呼吸漸弱,乃將陀羅尼被蓋上,十一點時,女兒帶五、六位慈濟功德會的會員來助念,不久手腳可以稍動,兒子以棉花棒沾大悲咒水塗潤其嘴唇,發現會吸,又塗在眼睛上,眼睛就睜開了,昏迷十九小時後又清醒了,要兒子扶她坐起來,看到那麼多蓮友來助念說:你們來玩哦,慈濟功德會的林師姐問:老菩薩,您去那堛?她說:那有?眼前一片黑暗,跟本走不了,後來聞到一股很清香,以前未聞過的香味,及看到一片蓮花花瓣,就醒來了。

    那時鑑因法師每週四晚上到社頭蓮社(在顧醫師家中)講經說法,兒子常恭請法師去關懷,開示母親,老太太很喜歡聽法師念大悲咒及開示。農曆六月十八日法師再度駕臨,法師看其情況不好,幫其授五戒。六月二十日,黃居士、陳居士陪同其子前往淨律寺,請照因法師拔薦冤親債主,並請回很多大悲咒水,法師要他以大悲咒水灑淨,並買些泥鰍放生。

    六月二十三日早上十點,情況又告急,兒子在佛前懇求佛來接引,不要再讓她受苦,然後以大悲咒水灑淨,再以大悲咒水擦拭全身,並請母親每擦一下,要念一聲南無觀世音菩薩,此時已念不出聲來,但看其嘴形確有在念。然後眼慢慢閉起來,呼吸漸弱,兒子要母親心裡默念佛號,十點五十五分眼睛張開,環視周圍親人,眼含淚,嘴笑笑,嘴念佛而命終,巧的是皈依後滿一年命終,時辰也一樣。

    家人、蓮友助念十八小時後才換衣,身體柔軟,臉色紅潤。醫師說肺癌末期很痛苦,且會吐血,須注射麻啡,惟這些情況並未發生。

    出殯那天下小雨,大家上車後卻下大雨,才到油車坑火葬場時,雨竟然停了。

    家屬認為這些都是念佛、佛力加被的關係,辦完喪事後,全家大小到水里蓮因寺,在懺公老和尚座下皈依,並長期茹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