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許鳳孝心動天蝴蝶示現

鑑因法師講

   
    家母湯許鳳世居嘉義縣竹崎鄉龍山村水道頭十七號,電話二六一五九三一,此地水源區,故名水道,這裡是一個民風純樸的小村。母親雖識字不多,但敦親睦鄰。父親早逝,母親含辛茹苦負起教養我三兄弟及家庭的重擔,一生可說是非常清苦且又病魔纏身。

    吾學佛多年,約在二年前才深刻體悟到釋尊出世的本懷,唯說彌陀本願海,這也是我為什麼一再要求她老人家一心念佛的緣起。我常在佛前祈求佛菩薩慈悲加被,願母親將來臨命終時能夠因緣殊勝;可利益母親往生淨土的助緣,二來可讓村民早一天認識佛法,早一天覺悟破除迷信,導入正信的佛教信仰,離苦得樂。

    如今這個願已圓滿,感恩佛菩薩的慈悲加被和大眾助念的成就。

    母親是甲狀腺癌。從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三年間,前後計開刀八次,一九九四年五月本要做第九次的開刀,經台北榮總檢查,確定癌細胞已擴散到整個胸腔,連心臟血管也受到影響,大夫會診主張不開刀,同時,宣告生命僅存一年或半載。

    為消除母親內心的惶恐和生命無助的精神壓力,身為長子又是家中唯一學佛者,首先帶她去皈依。皈依師父還特別為家母開示:因緣果報和人生苦空無常的道理,並善勸母親今後能戒殺放生,不要再吃肉(母親很喜歡吃肉),最好能吃素,要一心念佛求生彌陀淨土。

    母親很堅強,決定回鄉下住。我專為她老人家準備了念佛機,念佛往生極樂世界的講經錄音帶,請假一星期陪她。

    到了一九九五年初病情更為嚴重,腫瘤破裂濃水外滲,有時則大量出血。經此母親再也無法平躺在床上睡覺了,只能夠趴著睡,這情形就一直持續到臨終,由此可見母親的難忍能忍和堅強的一面。

    母親病重,二弟就辭去工作留在家細心照顧,無怨無悔,連我這當大哥的也由衷的敬佩,鄰居對二弟的孝心稱讚有加!

    六月廿日下午六點,我接到二弟電話,告知母親病危,火速趕回老家。到達家中己是廿一號凌晨零時卅分,二弟三弟已等在門口,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先平靜下來,然後靜靜的進入母親的房間,問她:不舒服嗎?母親用肢體語言示意,是的。我再一次問她:有念佛嗎?她又示意,有。再問:見到阿彌陀佛了嗎?母親再示意,有。再跟她說:一切放下不要罣礙,要淨念一心念佛往生西方淨土,母親示意,知道了!不久就慢慢睡著了。

    廿一號母親精神尚好,我把西方三聖像供起來,好讓她老人家觀想念佛。

    廿三日早上八點,母親告訴我說:她很不舒服要我不要走開,我要求她跟我一道念阿彌陀佛。九點左右母親告訴我:她又見到西方三聖來了,為了求證,我追問道:西方三聖長相如何?母云:中間留平頭的阿彌陀佛身較高大,身旁那二位女的稍矮。再問:身是何色?母云:金色。上午十點把我們兄弟都叫進房間,很安祥的跟我們說:她等一下就要走了。

    上午十一點,獨留我一人在房裡陪她,母親微笑跟我說:站在阿彌陀佛旁邊穿白衣服的,一直都守在她身旁沒有離開。這剎那,我幻想會不會是見到白無常?為求證我追問:穿白衣服人是男是女?母親帶著嘲笑的口氣答說:要笑死人!虧你還是佛教徒,連阿彌陀佛身旁的人是男是女都還不知道,我看你是吃菜吃呷頭殼歹去!然後還用食指指著太勢至菩薩給我看呢!

    廿四號上午母親問我:昨天阿彌陀佛怎麼沒帶她走呢?我跟母親解釋說:因為您俗緣未盡,阿彌陀佛先來看您,是要讓您念佛有信心,也好讓我有時間去找蓮友來幫您助念,因為,我所結的緣都在北部,所以您應多把握時間多念佛消業障,要有信心不要懷疑,阿彌陀佛絕對會再來接您的,我敢向您保證不打妄語。

    廿五號胃口反好,精神也不錯,唯獨就是突然不想再念佛,晚上睡夢中惡夢連連,驚醒時眼神變得很邪門。我猜想這大概是怨親債主逼身,業障現前的現象。

    廿七號經同村蓮友郭師姐的幫忙,替我連絡上中埔鄉的鄭富美師姐,並答應會盡力安排蓮友助念,還為我請來從頭到尾來關懷家母的黃果同居士和李師姐。

    廿九號晚上十一點多,黃居士和李師姐首次到住處關懷家母。隔日下午李師姐轉述黃居士的耽憂,云家母有數種墮入三惡道的跡象,最好能善勸家母吃素,兔得宿業新業糾纏而不得往生淨土。記得我當時就很肯定的回答說:我有信心,母親絕對可往生淨土,並把我在佛前所發的願向李師姊說明,我深信佛菩薩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只要大家有信心。

    七月四日晚上八點,黃居士和李師姐再度來訪並鼓勵家母要好好念佛。並告知七月十一日鑑因法師會來,這使我憶起二年前就是因聽到鑑因法師講演的花開見佛菁華錄之後,始發心參加助念團廣結善緣。

    七月六日至十號這五天,母親每晚都被惡夢驚醒。

    七月十一日下午四點,鑑因法師由黃居士陪同,一行五人來到住處。法師首先領眾念佛十餘分鐘,再為家母開示佛法並善勸素食,最後在佛前持大悲咒求取大悲咒水,屋裡屋外,樓上樓下四處洒淨一番,餘大悲咒水留給母親服食,很不可思議!當晚母親又開始虔誠用功念佛了,而且也不再做惡夢了,這都是法師的威德力所感應的,感恩!

    隔天母親真的要求吃素,經過六天一切很好,但母親要求吃蒸蛋好下飯,我反對但未堅持,究竟一下子要全素也真難為母親了。第七天就給母親蒸蛋,果然胃口大開,但晚上卻又做惡夢。早課時我在佛前如是說:吾母若因食蛋是葷食,這是我們兄弟弄不出好食物可讓母親下飯之因,理應由我來承擔這個果才是,當晚沒再做惡夢。

    二弟用心良苦為母親配菜單,她老人家是愈吃胃口愈好,還笑吃點心才夠飽呢。有一天三弟送來蝦仁炒麵給母親吃,當晚母親又做惡夢,夢見自己所負擔物已很重了,有人再加上,她背負不了而驚醒。隔早善勸三弟以後就別再幫倒忙了。

    七月廿六日專為母親至香光寺禮佛,並為該寺護夏功德主,我跪在佛前求願,願以此功德迴向給母親累劫所結一切怨親債主同生極樂國,並和常住約定八月十九日回寺參加護夏圓滿大回向法會。

    八月三日,黃居士李師姐再度來到住處關懷家母,雖見母親身體日漸衰弱,但卻很用心在念佛,他倆也法喜充滿。黃居士還贈送一套鑑因法師講演「花開見佛念佛感應事蹟菁華錄」的錄音帶,我陪著母親斷斷續續聽完七卷,這套錄音帶對家母能淨念往生的利益最大,因為所講的都是真人、真事、真實的感應事蹟。讓家母對往生淨土的信心更加增長,不!應該是說永不退轉。

    八月八日晚上七點,和同村鄰居郭師姐到中埔鄉的一處道場,聽鑑因法師開示佛法。順此因緣和鄭富美師姐等諸蓮友結法緣。

    十三號晚上十點;二弟告訴我:母親最近都吵著要吃肉,他感到很煩!昨晚還夢到自已在佛前對著佛像大聲道:再給你們一星期的期限,若還不帶母親走的話,他就要讓母親吃葷食了。聽完了二弟如是說,直覺認為母親將在八月十九日往生,因二弟夢中給佛菩薩的期限是一星期,推算日子是十九號,正好也是香光寺護夏安居圓滿日,同時,也正好是我請假回鄉照顱母親滿二個月的日子。

 

  八月十四日起,母親的病情愈嚴來愈嚴重。告訴母親在這緊要關頭更要一切放下,她老人家跟我說:現在是農曆七月,七月走不好吧?八月才走比較好。我解釋:七月是鬼月不吉祥的說法是迷信,其實七月是佛的歡喜月,所以不要再等到農曆八月,何必多受苦呢?母親問我:那何時走呢?我跟她說八月十九日(農曆七月廿四日)。母親懷疑問:真的可以選日子嗎?我說:當然可以的,這是心和力的決定。母親又問:八月十九日真的好嗎?我說:最好不過了,因為十九號是星期六,助念的蓮友可能會較多,因緣也會更殊勝!這對您往生的條件有利,我看就決定十九號吧?母親想了一會兒才說:好吧!那就十九號吧!我再跟母親強調:因緣能否俱足?那是個人福報決定。蓮友助念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自已當下是否決定往生。

    八月十八日下午我去嘉義,,下午三點母親跟二弟說:佛祖又來了!趕快禮拜,還說有很多位師兄、師姐都等在竹崎了,也看到多位出家人在我家吃飯,說完向二弟交待遺言:一、遺體要火化。二、不可燒冥紙。三、親友不要哭泣。母親交待二弟這些遺言時,正好三弟妹在場可做見證,所以,後事皆遵照母親遺言辨理。

    下午四點我回到住處,聽完二弟以上的口述之後,我進入母親房間,依偎在她老人家的身旁坐下,懇請她老人家這回可千萬要跟阿彌陀佛走哦!不要再活受罪了,還有要牢記我們之間的約定:一、身心要柔軟。二、身體十六小時內不可腐壞。三、到阿彌陀佛的國度時,要讓三弟有所感應。

    我伸手去握住她的手,示意要遵守約定的事,我感覺母親的手在加力道,力量雖小,但我能感受得到母親是在向我保證,她一定會做到的。母親用微細的聲調說:很累想要休息。然後趴下頭慢慢進入睡眠中。我看到她的嘴角仍不停的在動!從唇形就知道她是一直在念阿彌陀佛的佛號!剎那,我發自內心的讚嘆:老菩薩啊!您這是淨念相繼呀!

    下午五點,母親從睡夢中醒過來跟我說:又有一位出家人來了。心想地藏菩薩也該來了吧?心念一轉我問母親:來者是男是女?母親說:是男的。我追問:來者手中拿何東西?請您仔細瞧再跟我說。母親回話,是錫丈!我再追問:另一手拿的又是何物呢?您再仔細瞧瞧。母親接著說:是明珠!剎那,我感動得落淚!告訴母親說:這是地藏菩薩來護祐您呀!

    晚上九點,黃居士和李師姐再度來關懷家母,我把下午所發生的事一一向他倆報告。黃居士問家母:老菩薩,汝有見著阿彌陀佛,那可有見著自己的蓮花呢?家母說:有的。黃居士再追問:有多大?家母答:有手掌般大。居士問:何顏色?家母云:是粉紅色。

 

當晚深夜二點,吾接替二弟和三弟照顧母親,就察覺有一股陰冷的氣逼迫過來,心想這該是母親的怨親債主在糾纏吧。定下心結手印,恭念地藏菩薩聖號!不知不覺中,忽然覺得有一股暖流,在我與母親身體之間流動著,那股陰氣已不存在,剎那,我有所悟:這是地藏菩薩的加持和護念!也迫不及待的把剛才念佛的功德,迴向給母親累劫所結一切怨親債主,業障消除,福慧增長,同生極樂國。

    感恩地藏菩薩的化解怨結,母親身心無礙一切如願,果然在八月十九日上午十一點往生。

    十九號上午十一點母親已無氣息,我請出往生被蓋在身上,以引磬帶領家屬開始念佛。下午一點從十方趕來助念的蓮友,陸陸續續進入母親的房間輪流助念。一張張陌生的臉孔映入眼底,我深深的感動,佛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在此我完全體會,我的心在感恩,同時也在落淚!我將畢生難忘。

    我看黃居士正忙著布置佛堂,李師姐帶著多位蓮友來換班助念,張師兄領眾念佛,鄭師姐帶著多位蓮友來換班助念,慈濟的蓮友也趕到並加入助念行列。場面真是感人又莊嚴,整個助念過程佛號聲不斷,共八小時。三位尼師當場看到這麼感人的場面,亦法喜充滿讚嘆說:真是因緣殊勝!想必是亡者廣結善緣,才有如此的福報啊!

 

尼師法事即將圓滿迴向之際,我內心向阿彌陀佛和觀音、勢至二大菩薩祈求:如此殊勝的助念因緣,若是還不能讓我的母親身心柔軟,那麼佛法將難在此地生根,我亦將會得不到家人的諒解!不僅我個人恐會退失道心,也將會帶給助念的大眾,對佛法存疑而失去信心,弟子深信諸佛菩薩定會圓滿我的願!

    家人在葬儀社老先生的指導下,備妥沈香水次第為母親淨身換壽衣,我們都很高興遺體經十小時還如此柔軟,終於相信佛法的不可思議!

    我高興的差點哭出來,我內心再度感恩所有幫忙連絡和助念的蓮友,感恩佛菩薩的慈悲加持,圓了我與母親的第一件約定:身心柔軟。

    下午我曾跟黃居士說:恐怕鞋子太小,是否須要另備一雙?黃居士胸有成竹的回答說:對阿彌陀佛要有信心,不要懷疑。淨身換衣後,也不知是從那來的一股信力,配合同修的動作,手持吉祥印往腳底方向打去,口念阿彌陀佛,同修已順溜溜的把鞋子穿上去了!再來一次手印、口訣加動作,另一腳也是順溜溜的穿上去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果然如黃居士所言:順溜溜的。葬儀社的老先生很騖訝的說:「這怎麼可能呢?」

    晚上十點,將母親遺體移至客廳,家人仍輪班繼續念佛至隔天早五點入殮,佛號才止。入殮前看到腫瘤處肌肉完好沒有壞。這又圓滿我和母親生前所約定的第二件事。在此我必須向諸位大德說明原委,家母生前甲狀腺腫瘤就已經破裂,濃水已滲出了,而且有點惡臭味了,加上我怕臨終若值炎熱的夏天,那就更糟了。所以,早在八個月前,每天定課畢後,我一定會在佛前發如是願:願我與母親將來臨命終時能預知時至身心柔軟。願母親命終之後身體卅六小時內不腐壞。而我在母親往生前一星期就預感而知,共同事先選定八月十九日往生,是巧合?或與前段願文不謀而合呢?

    再來說頭七夜的不可思議事,是夜十一點我在養神,女兒跟我說:三叔叔好像在趕蝴蝶?我即刻來到客廳,一眼就看到一隻極少看到的大蝴蝶在飛舞,我伸出右掌,向飛舞中的蝴蝶說道:汝若是母親所化現的,請你飛到我的手掌上,蝴蝶好似聽懂我的說話,果然飛到我的右掌停駐一會兒,女兒親眼看到這活生生的一幕,她落淚了!

    這一幕三弟也看到了,他燒了三柱香在母親靈前說:是母親的話請飛到我身上。那隻蝴蝶果然飛到三弟背上。三弟又言:母親,我很想知道汝現居何處?請讓我有所知,有所感應?說畢,蝴蝶飛離三弟身上,在供著西方三聖像的佛堂中自由自在的飛舞一陣子,然後停駐在花瓶的花上面,動也不動,而花瓶的前面是一盞手掌般大的蓮花燈,此景的書一面看起來,蝴蝶就是端坐在蓮花上面安穩不動。而家母往生的前一晚,家母曾回答黃居士說:見著了自己的蓮花是粉紅色的如掌般大。而現在呈現在眼前這一幕即是,難怪三弟也高興得眼紅了!這件事又圓滿了我和母親生前的第三件約定!到阿彌陀佛的國度時,要讓三弟有所感應。

    另家母生前曾跟二弟說:她真想上樓去,但身體不允許。二弟為了了母親生前的願,就對著還一直停在花上面的蝴蝶說:媽媽,汝飛到我身上來,我帶汝上樓去。果然蝴蝶就飛到二弟的肩上動也不動,任憑二弟樓上樓下,母親房間、屋前屋後走一趟,前後約五、六分鐘,太不可思議了!

    頭七這天,正好是農曆七月廿九日,是本村地方廟地藏菩薩廟,一年一度的普渡慶典日子。好友賴博文專程回鄉,一來朝禮地藏菩薩,二是為了想了家母生前的願,為她誦經。且說我接替二弟守靈時,曾問二弟:後來蝴蝶那裡去了?他說放生去了。

    清晨四點,我和阿文準備為家母誦經了願之際,那隻大蝴蝶又出現了,在佛堂中自在的飛舞。我跟蝴蝶說:媽,早,我和阿文現在要為汝恭誦一部彌陀經,高興的話,請在我身上繞三圈。蝴蝶果真在我身上圍繞三圈,之後飛往外面,不想打擾我和賴師兄誦經。

    八月卅日的深夜我和二弟守在母親靈前談進塔的事, 忽然那隻已經一星期未曾再出現的蝴蝶,帶著好像很疲累的身子,飛得很不穩,最後掉落在我家門口處,還差點兒被花貓捕食,我用雙手把這隻蝴蝶小心捧在手中,在佛前為之三皈依,並為蝴蝶說偈開示:

    蝴蝶呀蝴蝶就是蝴蝶,我母曾借汝身來現化。
    可云汝我今生亦有緣,汝我有緣但緣終有盡。
    吾今佛前為汝三皈依,汝當體解萬緣皆放下。
    願汝盡此蝴蝶一報身,轉人身修佛道證菩提。
    吾若放掌如五蘊皆空,汝莫再罣礙自性清淨。
    一切從有入無的空間,本就無來去阿彌陀佛。

    我把蝴蝶送至一處路燈下,雙手一放,說聲阿彌陀佛!去汝的世界吧!只見蝴蝶一直往上衝,衝到路燈光線的盡頭處,然後翻轉蝶身猶如飛機失事般,一頭往下倒栽,栽入黑暗處。

附註:上鑑下因法師去關懷前,亡者已見佛三次,但因還想多活幾年,故未隨佛生西,法師開示後問她:要不要去西方極樂世界?答:不要。再開示一次,仍不願去。法師乃善巧方便半開玩笑地罵她:你病這麼重,脖子的肉爛了、臭了,若不是兒子孝順肯待奉,誰敢靠近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人,不會病、不會老、不會死,為什麼不去?卻要死賴在這裡讓病痛折磨?不要再愚痴了。之後,才答應吃素及願隨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