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量師父神遊聖境

鑑因法師講

   
    父親悟量師父因中風不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由於事出突然,令人哀痛悲傷,我久久無法接受這是事實,但是日子總是要過的,我深知自己還有許多責任未了、許多事要做,我必須站起來。父親在世時就常諄諄教誨我們要勇敢堅強,遇挫折更要堅強,凡事應盡己之責,盡己之力,萬不可頹廢、自暴自棄、自怨自哀,不可懶懶散散的過日子。

    天人永隔的傷痛只好等待歲月來撫平,中秋節就快到了,每年的中秋節是我們一家團聚的快樂日子,今年好感傷,日子愈接近愈叫人難過,我起了個念頭何不求佛,願佛助我能見慈父一面,每日我虔誠禮佛,我的心願終於有了感應,就在中秋節(農曆八月十五日凌晨三時許)做了神奇的夢,現敘述如後:

    在夢境中我與同學佛法的朋友在佛國的小學(初級)就讀,上午的課大概是七時五十分才開始,當時才六時多,我提議一起到外面逛逛,二人就走到學校前的大寺,我們從寺後進入大殿。此佛寺真是無與倫比的華麗,牆是一整片下來的似無連接之縫隙,白色亮晶晶的牆,折射七彩光,美麗異常,難以筆墨形容。進入大殿前,朋友說所有佛寺中,此寺最大、最殊勝,且再三叮囑不可造次要禁語,我點頭答應。

    寺中彌漫著淡淡的、怡人的香氣,有花香、上等沈香的香氣,好多似高僧的行者正頂禮膜拜西方三聖,之後他們非常有秩序的離去,人雖多但不雜亂,動作端莊,整個大殿肅穆莊嚴,感覺很舒暢、很祥和。

    驀然間,發現大殿外走道的洗手臺前正站著一位背向著我們的年輕人,在那兒澆花,整理花,那年輕人突然轉身,手上捧了一盆有如會飛的蝴蝶,似有生命的美麗素白花朵,他走進大殿時,我仔細一看那人正是我日日夜夜思念的悟量師父(因父親在世時已出家,所以稱他師父),我好興奮,有些衝動的要過去叫他,朋友迅即拉住我,對我噓了一聲,我知道不可造次,我愣在那兒好一會,眼看著那年輕人從我面前走了過去,好似沒看到我,朋友輕輕的在我耳畔說:「那年輕人是上個月剛來的侍者。」父親是上個月走的,沒錯,時間剛好,可是父親變年輕了,從老態龍鍾病懨懨的樣子變成氣宇軒昂、英氣煥發,俊美得無與倫比,臉上是法喜充滿的模樣,我看得出神,有喜有悲五味雜陳,朋友拉我離去。我不太甘心,連去了幾日,但一直都沒能與他說上話兒真難過,心想難道父親已忘了我?或是他根本未看到我?還是我在夢中是小孩兒模樣,他沒料到我會去,所以也就沒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我認得他啊!他就不認得我了嗎?為什麼呢?好多疑問在心中,朋友看穿我的心事,告訴我:「你是小學二、三年級的學生,他是大學生,他是寺堛漕耵怴A負責寺中如上香、供養等工作,做完事後就去上課,他已不願再提從前事,不再回頭,你又何必苦苦求,你自己雖記得,但又何必要他人同你一樣呢?」我醒悟了,記起了父親在世時常告訴我要以平常心待人處事,有緣來相聚,緣滅就分離,我走出寺外,只見水藍藍的天,蒼茫茫的一片,什麼都沒有,我知道現置身之處,並非人間,真是悲欣交集,回頭見西方三聖安祥、莊嚴的坐於蓮台上,我自言道:「世事多變,滄海桑田,回首前塵,不勝唏噓!」

    奉勸世人不必執著,世間無常,一切皆鏡中花,水中月,大智慧者知道如何從佛法中找回清淨的自我,以脫離娑婆苦。


逸雲 一九九五年九月廿八日


補記:悟量師往生情形

    悟量師父原在彰化地方法院擔任主任書記官,係員林蓮社蓮友,對佛學很有研究又用功,曾編著多本佛學書籍,後退休,禮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心長老,剃度出家,長老見他辦事能力強,且學問好,故聘請他擔任秘書長。惟其有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等夙疾,佛教會事多又煩雜,忙得身體不堪負荷,故請求鑑因法師讓他回員林蓮社養病,身體狀況允許,也出去助念,曾跟蓮友說:我死時要請鑑因法師開示,蓮友說:鑑因法師常出外主七、主一,萬一他不在,怎麼辦?他說:那我就選員林蓮社辦佛七時死,他一定在。

    一九九五年七月那次佛七,第一天,他隨眾正常參加,第二天,第一支香拜三拜後,跟旁邊蓮友說身體很難過,就回寮房休息,早上六時用早齋時,蓮友向鑑因法師報告,悟量師似中風,一手一腳不能動。鑑因法師隨即欲送他去醫院,他本來不願意,後經勸說勉強同意,但說肚子有點餓,吃了一碗稀飯後,由胡永寬居士背上救護車送往醫院,在醫院安頓好後,鑑因法師開始灑淨,胡居士幫忙換衣服,當時感覺悟量師全身沒力氣、消瘦、痛苦,衣服換好後,胡居士在醫院加護病房裡,閉著眼睛走來走去心裡念佛,不覺之間(約五分鐘)見到悟量師躺著的身體上,有朵黃金色蓮花,且見到悟量師盤坐於蓮花上,現八尺金身,衣服式樣與佛一樣,下方色澤較濃,越上面越淡,面部圓滿,微笑和悅,安祥自在,慈悲祥和,令觀者由衷生起歡喜之心,於七月十九日晨十時許將悟量師送回蓮社,胡居士與進美居士皆心想為何不打個招呼才去,呼吸管尚未抽出,當要抽出時,頓覺還有心跳,護士不肯拿出,黃勝法居士說拿掉!大家正在猶疑時,悟量師手自行舉起,並向大家搖手再見。打個招呼,滿大家的願。事後胡居士還見到他回來關心停車場盆栽。

    鑑因法師安排每天二十四小時佛號不斷,助念十天,並請示淨心長老,遺體在何處火化,長老指示就近辦理,骨灰則由他帶回高雄縣阿蓮鄉的功德寺。第二天,功德寺來了五、六位法師一起助念,過程中,他們看到四盞塑膠做的蓮花燈轉動,並聽到悟量師念佛的聲音。

    遺體放在冷凍棺木,從棺木上方的玻璃,可看出遺體的情況,第六天悟量師笑笑露出牙齒,第八天額頭放光明。

    第十天入殮後,辦理告別式,然後送往西螺鎮的火葬場火化,淨心長老及其眾多出家弟子均在場,火化後燒出許多合利子。

    一個月後,胡居士因承辦大家樂案時,見案主有悔意,將其案情淡化,且教其脫罪方法,有可能遭收押,惟其於法官問案時見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放光加持,最後法官見其出自善意,因而未收押他,胡居士隨後即退休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