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仕賢子女助父生西

鑑因法師講

   
    家父姓吳法名文賢,名諱仕賢,時年六十四歲,居住於花蓮縣吉安鄉稻香村。
家父於一九七二年罹患糖尿病,於一九八三年因痼疾引起血管病變而中風,在此期間家父深刻體驗心有餘力不足之苦,並教導我們於身強體健時,應努力盡責本份,並將餘力關懷弱者,才不枉此生而空走一回。

    家父在母親的細心照料和期待下,堅強的克服萬難,勇敢的走出復健的第一步,並為父親植下了往生的因緣。父親於後健後即開始抄繕大乘經論,如金剛經、大乘起信 論,無量壽經...等,我等為此常感歡喜,亦常鼓勵父親精進,父親抄經一遍勝於我等讀誦數遍,其精進之精神實為我們感動。

    父親於一九九三年再次中風,致半身癱瘓,不良於行,不能言語,從此母親便扮演著護法的角色,母親是位身、心、靈全方位的使者,不分寒、暑推著輪椅護送父親到慈濟醫院復健中心做復健,直至一九九五年添購復健椅後,才開始在家中做復健。

    一九九六年初醫師建議父親做洗腎治療,並告之父親若不接受治療,生命將不久於世,且末期將呈昏迷狀態、五臟將壞死,並於臨終大量吐血、嚴重氣喘及抽筋。因父親堅持不接受醫生安排而未送醫。父親於六、七月起身體狀況漸不穩定,身體漸虛弱,並少有進食,僅靠些許流質,水份維繫生命。我等陪伴其左右,並時時提醒父親:現在所受種種業報,皆為前世所造作,勿起瞋恨心。請父親和我們一起懺悔、一起念佛,並將功德一一迴向:法界一切眾生,父親及父親累世冤親債主,祈解冤釋結,冤親平等,同生極樂佛國,同證佛道。

    我們於七月廿一日參加花蓮淨宗學會舉辦之三時繫念法會。祈願佛菩薩加持,父親所造諸惡業,早日受盡,並早日蒙佛、菩薩接引西方極樂世界。我們發願能於次日起於佛前為父親求懺悔,並將每晚念阿彌陀經、念佛、拜懺等功德一一迴向:法界眾生、父親及父親累世冤親債主,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如此一直持續到父親往生均未間斷,父親於八月六日至八月十一日期間少有睡眠,常仰望窗邊,目不轉睛的注視窗邊,我們叮嚀父親:因緣來時莫不捨,萬緣放下迎彌陀。時時提醒父親如何俱足因緣得往生,大乘起信論您抄寫讀誦過,信、願、行三資糧要俱足,極樂世界的殊勝,無量壽經裡寫的好清楚,父親您一定要發願求生彼國,佛菩薩如慈母,若您億佛念佛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將來我們因緣俱足時,將於蓮池海會中相會。

    父親於八月九日起精神漸好,但一樣未進食,兄弟姊妹輪流陪伴其左右,父親手上念珠緊握並隨我們念佛聲而撥動念珠,每聽到我們念佛聲皆神情專注。家人皆於七月廿一日起茹素,而最屬難得的是高齡九十二歲的祖父也發願茹素,並同意一切依佛法辦理喪葬。兄弟姊妹們遂為父親臨終事宜做準備。母親與小弟於八月十二日晨起佛號不斷陪伴其側,父親於晨起一改往常臥姿,以吉祥如意姿眠,父親於當日下午一時許呼吸漸急促,母親請父親安心勿掛念家中事物,一心念佛求生淨土,萬緣放下。父親於下午三時廿分在我們念佛聲中神情自若安祥往生。先前醫師告之:父親臨終將受之痛苦竟未發生,而意識更是清楚,實為佛法不思議處呀。

    在父親往生後廿四小時內皆以佛號助念,並且頻頻請父親:萬緣放下,一心專念彌陀,並堅勇求正覺,示現瑞相度化我等及鄉親(因村中佛法難聞,我等以佛法辨理父親後事,實阻力重重)。父親在佛號聲中示現面貌越來越紅潤而安祥,嘴角竟現出笑容,目略呈三分眼。在法師及蓮友協助下,法緣非常殊勝,父親的福報相當的大,得蒙眾法師加持及眾蓮友護念。在父親往生後廿六小時,在宏心法師帶領下,於佛號聲中幫父親更衣入殮,父親全身柔軟,鄉親嘖嘖稱奇並讚歎佛法之殊勝。

    在父親入殮後次日起,我們每天皆以念佛、念經功德迴向父親,祈願父親集聚資糧得生彼國,僅以此報答父親養育之恩於萬一。

    八月十七日晚十一點由宏心法師偕同玉真師姊帶領我們讀頌佛說阿彌陀經及念佛,為父親作頭七,祈願父親萬緣放下,逕登極樂佛國。

    八月十八日亦是父親頭七當天早上,兄弟姊妹集聚讀頌大乘無量壽經,在讀經稍作休息時,長兄利用時間整理環境,於門前大水溝涵洞內一探究竟,結果發現溝內水量稀少,有大鯉魚數十條,已有二條母鯉己往生,兄長即刻發動家人進入涵洞救魚,老祖父十分欣喜,喃喃念云: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有靈感!鯉魚!鯉魚!有福報!結果一共救渡卅多條鯉魚,大的十幾斤,小的也有三、四斤,分批送往鯉魚潭放生。全家為難得因緣,心中澎湃激動,時值父親頭七,悉將護魚救魚功德亦如斯迴向父親往生資糧,實為難逢的功德呀!鄉親於日後得悉此事,亦頻頻讚歎不可思議。

    八月廿四日下午蓮花專線法海師父偕同涂團長及眾師姊,於家中小佛堂帶領我們讀頌金剛經,當天晚上讀頌佛說阿彌陀經、念佛及蒙山施食,次日早帶領我們拜頌八十八佛、午供,下午讀頌金剛經,晚上亦讀頌佛說阿彌陀經、念佛及蒙山施食。師父慈悲帶領眾師兄、姊來到家中,說是以此小佛堂共修,其實是師父慈悲不忍見我等懈怠,慈悲帶領我們一報親恩。

    廿四日晚宏心法師亦偕同玉真師姊到家中為父親作二七,實感嘆時光如梭,吾等皆應為父親示現之無常,當勤精進,勿放逸呀!

    九月二日宏心法師偕同永惠師父、法願師父、昭觀師父、修容師父及玉真師姊等帶領我們作三時繫念法會,九月三日作三昧水懺法會,於當日晚上作大甘露施食。

    九月四日早,在眾法師帶領頌經迴向家祭後,隨即舉行公祭,淨宗學會陳會長菊英及蓮花專線涂團長金鳳偕同眾師姊們撥冗參加,父親告別式,以佛教方式行禮如儀,莊嚴殊勝。隨後由五位法師帶領前往火葬場,車隊在佛號聲、花馨中緩緩前往吉安鄉慈雲山火葬場,於火葬場時亦由法師們帶領我們頌經持咒,隨後父親色身在我等念佛聲中綬緩推進火爐,此時的我們念佛聲更真更切,長跪合掌祈願父親捨此色身,捨此世種種因緣,直往西方莫徬惶,祈願今世親眷、蓮友皆能於西方淨土中再相會。

    九月四日早上十一點許,永惠師父帶領我們前往撿取父親骨灰,看著父親骨灰呈現若隱若現似翠綠似藍的色彩,頭顱骨頭呈現似琥珀的黃色,師父見狀隨即要求我們將父親剩餘細小骨灰等一一撿拾,於撿拾中發現小骨頭中也有細小深綠、翠綠結晶物體,而骨灰中有細小深綠、黃褐等色物質,師父細心檢視後告之此是舍利花,我等欣喜非常亦更細心撿拾,在灰燼當中小孫女撿拾四顆似星月菩提的念珠,欣喜的以為是舍利子,經仔細觀察後證實確為念珠無疑,但十分不可思議的是父親臨終手上緊握的是一串星月菩提念珠,一串念珠中獨留手上緊握的四顆念珠,且原先是透明色,冷卻後成灰黑色,父親當時願力之大,實不容我們質疑呀!在此時我們個個心中無限感恩,亦更珍惜父親為我們牽引殊勝法緣的苦心,此時我們腦中已呈現父親蓮花中化生,蒙佛、菩薩接引西方極樂世界之影像。父親您堅勇成正覺之瑞相已示現,我等亦深信極樂淨土之殊勝,我等當勤精進、勿放逸。在回到花蓮大橋慈蓮寺安奉骨灰時,兄弟姊妹、兄嫂、弟嫂、弟媳、眾女婿、孫子、孫女們個個念佛激昂懇切,已一掃生離死別之苦痛,堅信父親已往生西方了,心中對父親的追思已化為無上歡喜的法喜。

 

附記:此文為亡者女兒吳淑芬所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