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明田七彩佛光蓮花接引

鑑因法師講

   
訪問時問: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下午。
地點:員林蓮社。
受訪者:亡者嚴明田居士之妻、已出家的女兒上如下庵法師、次子嚴秋良、媳婦周麗草四人。
在場者:溥因法師及十餘位蓮友。


問:請問你家住在那裡?兄弟姊妹幾人?亡者與你是什麼關係?


秋良:家住南投縣信義鄉神木村二○號,電話:(○四)九七○一二五三,我排行老二,還有哥哥嚴秋雄、妹妹如庵法師、弟弟嚴秋安、我太太叫周麗草,亡者是我爸爸叫做嚴明田,今年87歲。

問:有何因緣牽引你到員林蓮社找師父?

秋良:妹妹在社頭鄉的善德禪院出家,法號如庵法師,是她請上鑑下因法師到彰基(彰化基督教醫院)替爸爸皈依並開示,爸爸本來很痛苦,經開示後覺得很歡喜。

問:開示後第幾天出院?

秋良:兩天便出院。隔天,也就是第三天,再度到蓮社請上溥下因法師到家中,作臨終前關懷。

問:又過幾天才往生?

麗草:第四天。

問:亡者臨終前或往生時情況如何?

麗草:臨終前已不能言語,僅以眼神表示,本來臉上表情痛苦,開示後較安祥,似乎有話對我說,問他什麼事,祇是頻頻點頭,我和秋良都不知該怎麼辦,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幫他念佛,甚至把兒孫輩都叫回,全圍在他身邊念佛,而他靜靜地聽,秋安不忍心看他一口氣尚存,那麼多天沒吃沒喝又沒醫藥治療,提議送醫但我直覺沒有必要了,可是開不了口阻止。我打電話告知如庵師父。她也認為不要再折磨他。最後,還是送醫,先去彰基,但院方不收,便轉往台中澄清醫院,在急診室時,爸的眼神反而更清醒,對我直招手,彷彿要我帶他回家,當時,針已打不下去,醫生表示需送入加護病房,我要求秋良帶爸爸回家,如此折騰一天,傍晚四點多回到老家,六點零五分便往生了。

問:我隨師父去彰基,又去神木村,發現你爸爸一直都坐著,平常病人都是躺著的。他往生時是否也坐著?有何瑞相?

麗草:往生時是半躺的,以前(壯年時)即表示將來要坐著往生,剛往生時,臉色並不怎麼好,念佛經過一段時間後變得較祥和,助念時我看見亡者四邊的蓮花燈在轉,心想,那種蓮花燈怎可能會轉?定神一下,認真看,啊!是真的,先是紅色燈,接著是黃色燈,後來四座蓮花燈全都在轉。之後,我去掀冰箱(冷凍棺木)的毛巾看爸爸,此時他嘴角微笑,露出笑容,臉色紅潤。

 

問:經過多久才進冰箱,身體是硬的還是軟的?

麗草:往生八小時後才放冰箱,身體還是軟綿綿的。另外,有天夜裡下著大雨,我和大哥大嫂在大廳守靈,突然停電且停很久,我們點蠟燭照明,忽然,好像爸爸很大聲喊一聲阿彌陀佛,把我驚醒,眼前景色令我吃驚不已,想搖醒身旁的大嫂,叫她趕快起來,屋內怎麼變這麼亮,可是她沒聽見,此時室內的日光燈先由黃色轉紅也有綠色,最後是白色,非常光亮,共有七種顏色,都變完了大嫂才醒來已沒看見。

問:師父常說往生後,不斷念佛號,亡者身體會柔軟,臉色變紅潤,嘴微笑,有時並隨大眾念佛,前三者都出現了,不知亡者是否有跟著念佛?

麗草:我聽有人在念佛,不像念佛機的聲音,再聽清楚,很像爸爸隨我念著佛號,但再聰仔細一點,又像念佛機的聲音,可是卻感覺身邊有人在幫忙念佛。

問:你會怕嗎?

麗草:不會。

秋良:我是沒聽到,但妹妹告訴我,她聽到爸爸在念佛。

問:如庵師父。請你告訴我事情的經過?

如庵師父:阿彌陀佛!有此瑞相,我義不容辭說出給所有有福德因緣的人共享,是的(很肯定),當初是我自已敲著小引磬很虔誠的念佛,同時跟爸爸說:爸爸你有心要念佛,今天又如此有福報,法師來跟你開示和加持,又念佛,可以說善根和福德因緣都具足,應該更努力念佛,大聲念讓家人都聽到,使媽媽對念佛的心更堅定。此刻,爸爸越念越大聲,不多久,傳來鑑因師父清晰的念佛聲,接著是溥因師父的聲音,然後是大眾念佛聲,跟蓮社慢板錄音帶相同,<轟轟>聲音像是會震動那般,四處響起同音念佛。(此時這些人均不在場)

問:當時是開著念佛機嗎?

如庵師父:沒有,是我自己敲引磬而已。

問:此外,還有其他的感應嗎?

如庵師父:剛往生時,全家大小跪在爸爸身邊的草蓆上念佛,忽然一道毫光從廳門射進來,剎那間,草蓆轉成黃金色,日光燈變暗,廳內全被毫光蓋住,接著三朵蓮花騰空而到冰箱前,不久蓮花又全浮起來,咻!由廳門正中央飛走。

問:蓮花有多大?什麼顏色?有誰坐在上面?會不會是幻象?

如庵師父:不是幻象,在助念前,我便交代家人,若看見什麼或聽到什麼,不可說,要更努力念佛,不可著相,蓮花是粉紅色的很明顯,就像普通用的磬那般大小,右邊那朵蓮花上,坐著模糊嬌小的背影好像爸爸。另外,不可思議就是有時隨念佛機念佛,開關都沒有動它,卻好像自動調整那樣,轉成最大聲,尤其是出殯那一天,屋內和外庭充滿濃郁的檀香味,凡是參加者皆嘖嘖稱奇,依我記憶最清楚的就是上面這些。

問:你比較長時間在亡者身邊,除以上所說,還有沒有別的?

麗草:最初在省立醫院時,爸爸就一直交代我們要幫他念佛,轉到彰基時已不能言語,本來很痛苦,滿臉病容,在師父開示後就含笑了,家人都非常高興,出院回家又請溥因師父到山上開示,家人捨不得,再度將他送醫。那時,來回的路上,車內充滿檀香味,每個人都有聞到,另外,出殯後半夜起床,我總會站在靈桌前看他的遺像,發現額頭地方特別亮,好像金色,一直看到沒有亮度我才去睡。

問:你家人那麼多,他們曾經對你提過感應事蹟嗎?

麗草:除了我的小兒子外,沒人提過。

問:你小兒子幾歲?叫什麼名字?說些什麼事情?

麗草:叫嚴學文,念國中一年級,有一天,他告訴我他看到阿公回來了,我問他阿公怎麼說。

學文:阿公叫我金富(乳名),我說:阿公!你怎麼回來的?他跟我說是坐蓮花回來的。

麗草:兒子整晚興奮的睡不著,一直跟我說阿公事情。

問:你曾聽到亡者念佛嗎?

亡者妻:我記不得了。

 

問:什麼因緣讓你開始信佛,念佛?

亡者之妻:很早就信佛了,在善德寺皈依後才會念佛。

問:請問你對往生念佛有何感想?

秋良:看來看去,還是念佛法門殊勝,尤其師父很會開示,讓亡者臨終前能夠心開意解,隨眾念佛,爸爸雖不能言語,由嘴形可看出他一直在念佛,當師父要回去,也會合掌謝謝師父,我聽師父開示後,也覺得蠻歡喜的,有空歡迎師父和諸位蓮友光臨寒舍。謝謝兩位師父及蓮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