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翁佐孝女助母生西

鑑因法師講

   
亡老:蕭翁佐居士。
地址:台南縣鹽水鎮。
電話:(○六)六五二六四二九。
本文由亡者女兒蕭香君所寫。


    家母往生二年餘前,患鼻咽癌,香君聞母病惡化後,是時正念大學一年級,為照顧家母,申請休學一年,媽媽爸爸和我都學佛,但對無常的來臨,尚難體會。媽媽四十九歲得癌症,未敢接受放射性治療,只服漢藥、民間偏方,以及雷久南博士的生食療法,也曾求神問佛,做法會,布施等等,忙了一年六個月,病情並未好轉,脖子腫大至和臉一樣大,耳朵聽不到,精神不繼,晚上睡不著,頭很痛。到一九九四年九月八日進成大醫院治療,由腫瘤科名醫師曹朝榮診療,二個月後,發現癌細胞已擴散到肝臟及骨頭了。醫師認為頂多再三年的壽命而已。雖遇名醫,亦難救無命人。

    十一月初,離開醫院回家療養,偶而再去成大醫院治療,隔年七月起,接受鈷六十照射,經二個半月,產生嚴重後遺症,沒有任何唾液、口乾,且痰很多,接著,聲帶損傷,連聲音也發不出來,不能進食,只要吃進一點東西就痛的要命,這種生活簡直和活地獄沒有兩樣,香君不能分擔母親的痛苦,只好念佛,抄寫地藏絰,將功德回向給媽媽。父親也全心全力將做早、晚課的功德回向給媽媽。香君常提醒媽媽:要深信切願念阿彌陀佛,把心交給阿彌陀佛,一切世間情執,統統放下,專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也一再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美好殊勝,與娑婆世界的苦,要往生西方,要具有三資糧:「信、願、行。」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而且願意再持名念佛憶佛,必蒙佛接引,腦海中時時提起這樣的正念。

    十二月十七日,往生前一天,媽媽很安祥鎮靜,身心愉快,心神清醒,對每一位來看她的親戚朋友,都知道他們的名字。看到香君為擔心媽媽病情惡化而煩惱的神情,反而安慰說:「我自己都無煩惱了,妳煩惱什麼!」真是臨命終前,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神識非常清楚,感覺不出死亡即將來臨。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母親在成大醫院加護病房急救。香君、哥哥、爸爸皆在探訪時,一致提醒母親專心一意憶佛念佛,除阿彌陀佛外,一切放下,至當夜零時四十七分斷氣,斷氣前仍很清醒。

    家人隨著救護車,念佛護送回鹽水鎮家裡,即連絡媽媽在慈濟的知己吳美玉師姊,請蓮友幫媽媽念佛,連續十二個小時佛號不斷,香君和哥哥,念至喉嚨沙啞,唯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把媽媽送到阿彌陀佛的世界去。過程中,家人一團和氣,沒有哭泣及掉淚。到了翌日上午十一時許,阿姨掀開往生被時,看見媽媽的臉微笑著,笑得好開心,和剛往生時判若兩人,大家均感不可思議。

    下午又有師父帶著蓮友繼續為媽媽念佛,媽媽笑得更開心。我每天上香告訴媽媽:「如果您真有往生西方,那就在火化時,燒出舍利子,以資證明,就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告別式後,送往火葬場,撿骨時,發現五彩舍利花數十個。

其他瑞相如下:

一、往生當夜托夢給一位生前甚關懷她的傳惠法師,說她已往生極樂世界。

 

二、媽媽生前與要好的蓮友美玉師姊曾約好彼此相互助念,後來美玉師姊曾夢見媽媽跟在阿彌陀佛背面,佛的背面在大很大,媽媽很快就轉過身來,向美玉師姊說:「再見,再見」接著跟阿彌陀佛愈飛愈遠。

三、同一天晚上,舅舅夢見媽媽穿著海青回來告訴他說:「我現在很快樂,很自在,這堳亄躟Y很漂亮。」

四、媽媽另一個朋友黃玉定阿姨,在她往生幾天後,夢見媽媽的病已經好了,相貌比以往年輕好看。
 


註:探討本案亡者能往生之原因如下:

一、亡者口業清淨,平日不講人是非,不傳是非。

二、一九八七年學佛後常念佛,病後更深信佛法,往生的願力更強。

三、亡者平日廣結善緣,臨終前後有法師及蓮友開示及助念。

四、眷屬皆學佛,能配合助念且喪事如法辦理,女兒又不時在身旁提醒,亡者因而能常保持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