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槍殺的雞販死後念佛

鑑因法師講

   
亡者:林杰齡先生。
地址:嘉義市頂寮里角仔寮九三之一○號。
電話:(○五)二六八二三四三。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二日清晨六點左右,弟媳來電話通知我,父親身中槍傷,已緊急送往林外科急救,放下電話心頭一團亂,搖醒外子與兩個睡夢中的女兒後,火速前往醫院,到了醫院急診室,先是見到了母親悲痛萬分的哭倒在三嬸的身旁,見此狀,我心知不妙,衝了進去,看見我敬愛的父親,躺在冰冷的擔架上,眼未闔,口微張,身上還流著血,天啊!我慈祥的老爸,我不相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我試著搖醒沈睡中的父親,但都毫無反應,哥哥告訴我:沒有用的,老爸已經走了。我不死心,拜託醫師斗作急救,但他搖頭說:我已經盡全力了。就這樣如同晴天霹靂般,我慈愛父親,沒有任何遺言,沒有任何的交待,無聲無息的丟下了他的老伴,離開了他的子女,含冤往生了。

  近七點鐘,打電話麻煩慈濟功德會的立美師姐,師姐先是安慰我節哀,要我在父親耳邊念佛,也請父親心中跟著念佛,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稍後,她會幫我聯絡師姐來助念,七點半左右,先父遺體由醫院運送回家,等待法醫驗屍,這時,慈濟的張李師姐來了,先為爸爸開示(據師姐說,這是她第一次為人開示),隨後帶領我們為父親念佛,後來又來了兩位師姐加入助念,這時,檢察官與法醫來了,打斷了我們念佛,檢察官與法醫認為先父遺體要再送回醫院照X光,然後轉往殯儀館解剖,我都守在父親身旁,要他跟著一起念佛,雖然會很痛,但心中念佛,佛會保佑您的,我反覆不斷的告訴父親,不過看他臉上表情,好像好痛好痛,又好像要交待什麼,看得我好心疼,卻又無法為爸爸分擔痛苦,只有請他跟著我一同念阿彌陀佛,到了下午,檢察官簽發驗屍報告及死亡證明後,我們把父親送回家中,此時早已超過了八小時,家人為爸爸穿上了他生前最喜歡的衣服與西裝,師兄師姐們也陸續趕來助念。

 

  不知是我捨不得父親,或許是父親放不下我們,總覺得父親遺容並非很安祥,看得身為女兒的我好心疼,於是拜託張李師姐請黃果同師兄下班後來一趟,師姐告訴我,黃師兄可能沒空,但她會盡力幫我聯絡看看,非常感恩,黃師兄接到電話後就馬上趕來,即幫父親開示,隨後,家人在黃師兄帶領下與許多位師姐一同為父親念佛,過了一會兒,有位師姐聽到屋內有另一位男子念佛的聲音,而此聲音,正是父親的聲音,這時,黃師兄要父親不必難為情,要大聲的念佛,此時,只見父親臉上的表情,已經由原來痛苦轉為安祥微笑,在場的人,均感到助念佛號的神奇力量,而更加大聲的助念。在此由衷的感謝黃果同師兄、張李師姐與每位來助念的師姐。

    隔天,父親的壽棺抬進來,放在他的身旁,當晚,媽媽無意間發現,棺木頭的福字上,好像在放映電影般一閃一閃的重覆閃爍著光明一直到出殯,我安慰媽媽說:佛會照顧爸爸的,不要再掛念了,大家要一同祝福爸爸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到了頭七那天,原以為父親會回來託夢的,為什麼都沒有?莫非真的要到出事地點去牽魂回來,爸爸才不會被困在枉死城?幾天後,小堂弟說他在爸爸的田園上方看到了爸爸,身旁有好多的光芒圍繞著。

附註:

一、此文為亡者女兒林素蓮所撰。

二、亡者生前並未信佛,只是隨傳統習俗拜拜而已,以殺雞為業,被同業所槍殺後,死後還要被解剖、折磨,因果可怕!所幸有善知識開示、助念仍能往生。

三、黃果同居士開示後,亡者臉才由痛苦轉為安祥,因黃居士很會開示,知道要讓亡者除去心中的怨恨、不捨,他才會有往生西方的願,念佛才有效果。

四、送父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算大孝,亡者原可能墮惡道,因女兒學佛的因緣,才能在眾多蓮友幫忙下,助父生西,為人子女者焉能不省思?

五、黃果同師兄到達前,蓮友坐在室外助念,黃師兄請大家改坐在遺體旁助念。鑑因法師開示時均坐在遺體頭部旁,他要大家不要怕死人、不要怕臭、不要怕被傳染、不要怕煞,他是越助念身體越健康。

六、鑑因法師說:開示時要如同對活人講話,不要懷疑人死了還聽得到嗎?人死是身體死,神識是不死的,人死了就沒有身體障礙,神識反而敏銳。不管是植物人、聾者、啞者,他曾助念一啞者,後來會隨眾念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