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夫臨終障礙重重仍往生

鑑因法師講

   
一、好友張介夫師兄往生見聞記  望西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在妙林寺,輾轉聽悉介夫兄病危,當時還是有點意外,因為二天前去探視他時,他還親自送我與內人至電梯門口,且一直露出和藹的笑容!

    我趕到醫院時是晚上七點三十分,只見病床上的他已眼光渙散,腳底插了血針,口戴著氧氣罩,眼睛是半閉的,嘴角鼻孔皆有血絲,已經是重度昏迷的狀態。他的太太流著眼淚說:「介夫很想見你及師父最後一面。 」想到 我們之間平日感情深厚,如今卻面臨生死訣別;此時此景發生得太突然了,以致於一切都顯得手忙腳亂。這時我趕緊撥了電話聯絡他的皈依師父悟仁法師。承師父慈悲包計程車於廿一時四十分趕到。事實上這時候,他應該算是斷氣了。因為這時他心臟停止跳動,呼吸也沒有了,家屬表示要留一口氣回家,醫師只好施予人工急救。當師父趕到後,即對著介夫懇切的開示,讚揚他一生為受刑人、佛教教化所作的貢獻,也面告他因為珍惜平日的法情,願意將他的牌位破例的立於妙林寺,請他做妙林寺之護法。這時候,印象最深的是病床上一大灘烏黑的血團。開示完後,即由救護車駕抵屏東住宅,一到門口,迎接他的竟然是他生平最不喜歡見到的媳婦!怨憎會的可怕真是令人不寒而慄;我立即電話聯絡懇求一心念佛會的會長楊梓茗老師來為他助念。承她慈悲,毫不考慮的趕來,而這已經是當天念佛會第四次為人助念了。

    經過楊老師如法貼切的開示:「生平學佛,時日雖然不是很長久,但是心心念念總是想要把佛法的利益,讓工作職權所及的受刑人能夠得到。今日既然世緣已盡,儘管世間仍有許多心願未完成,也不要過於罣礙、難過,因為世間善事本來就是做不完的。目前在這臨命終最緊要的關頭,一定要堅定信念,把今生所有的纖毫之善,都要迥向,做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資糧。唯有在西方極樂世界,努力修學之後,再迥入娑婆世界渡化眾生,才能具足大智慧、大能力與大慈悲。你學佛已有深厚的基礎,自然瞭解六道輪迴種種可怕情形。經過長久的病苦折磨,對娑婆世界,五濁惡世的痛苦恐怖已有非常深刻的體悟與認知,自當不會再有任何留戀執著的心。須知阿彌陀佛早已是 『金臂遙伸垂念切』,只是『眾生何事不思來』若能夠『至心信樂乃至十念』,對阿彌陀佛發出願往生的訊息,佛必然會在最適當的時機,現前接引,回到永遠的故鄉─極樂淨土。」再加上蓮友們懇切地持誦佛號,張師兄的臉色逐漸轉為紅潤,表情也不再那麼痛苦。

 

  凌晨一點楊老師開車送念佛會員回家。由我內人、劉師姊、莊師姊念下半夜。為了使亡者清淨,特地支開他一向心有芥蒂的媳婦。經過一整晚的念佛,終於黎明到來,而楊老師也於五點準時到達,做最後的開示與助念,至七點迴向後暫停念佛,暫停念佛時以念佛機代替,此時念佛已超過八個小時。我就大膽地觸摸他的身體,竟然是手指柔軟,再沿著手指上來,手腕、手肘亦是柔軟異常,臉色比生時更好看,且嘴角還帶有一絲的笑意!

 

  此時對楊老師真是感恩不盡,她實在太辛苦了,一天四場助念下來又要開車送蓮友回家,完成護送任務,大祝已是凌晨一點四十分,而四點五十分準時到達喪家上這一夜她睡覺時間一定不超過二小時,真是難為她了,而為了徹底的超渡,楊老師又答應幫他做七個七,此恩此德,實不知如何回報於萬一。

 

  楊老師臨走特別交待不可於靈前燒紙錢,否則氣氛恐有變壞之虞!家屬亦極為配合。早晨八點鐘再由悟仁法師繼續帶隊念佛並開示,直到十點結束,此時已念佛十二個小時。下午一點三十分入殮,他的兒子說身體更加柔軟,臉色更加紅潤,甚至連腰背都柔軟異常,真是不可思議!

    以上是他的往生瑞相。他的家人亦不時在靈前念佛,且嚴格遵守不燒紙錢及保持供桌乾淨二個大的原則。值得再提的是,介夫兄的瑞相還不止這一些,如:第三天下午六點三十分進來了二隻蝴蝶,一隻黑色的在紗窗門口停了一會兒,即刻掉頭飛去,另一隻黃色粉蝶入客廳後即停在往生被上的南無阿彌陀佛的阿字上久久不願飛走,直到早上三點三十分以後才離去,據說這是福氣的一種象徵。

 

  有趣的是,第七天的頭七,張太太做了一個夢,夢到四位比丘尼在河澗邊,將一隻老虎放入大河中,此時老虎是四腳朝天,法師舉起虎時,還拔了一撮虎毛,夢境非常清晰,事後證明是三位比丘尼來帶路,所謂第四位,可能是楊老師,而亡者屬虎年出生。

    第五天早上出殯,有三位法師來帶路而且一直護送著他的靈骨至滿州鄉千華寺。一般人家能請到三位法師帶路已經很殊勝了,介夫兄不但做到了,而三位還分別是三家寺廟的住持師父。且到目的地時,靈塔住持得知張師兄平日對佛法之用心、貢獻,臨時決定將僅剩的一個較好位置讓給他而不必另外加價。在火葬場火化,誦經的時候,也有不認識的人自動參加幫他誦經!

    在全程參與葬禮的過程中,讓我深切體會到臨終前託付的對象固然重要,但亡者本身平日的起心動念尤其不可輕忽。在他臨終前六小時,當他那位讓他成見甚深的大兒子扶他起來時,他還開口罵:「哭伯啊!」他的牌氣很暴躁,在醫院住院一個月又四天,埋怨他太太有一個月零三天。又怪護士服務態度不好。他真是個生性剛烈的人,因此不免瞋心較重,而臨終又被他不懂佛法的孩子允許醫師做粗魯的人工呼吸,折騰的不成人樣,回到家還被葬儀社的人先換衣服。衷宅門口恭候的又是他生平頗為討厭的媳婦,照理說,依他強烈的個性,必墮三惡道無疑。

 

  但就因為他平日想貢獻自己的那份念力,以及平時在屏東看守所護持佛法教化,仗著佛的慈悲,大威神力使他具足了某種程度的福報,這種福氣表現在外的就是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例如我明明是只請二位法師,臨時就是來了三位,其中悟仁法師僧臘已滿二十五年,主持葬禮安排神主位,一路用他的車護送靈骨入塔,這在法師來說是生平第一次,師父為介夫兄所付出深厚的法情,真是太令人感動!

 

  原先己選好了安放靈骨的位置,不必再多花一分錢就換到一個更好的地方。在火葬場,臨時有熱心的蓮友跑來幫他助念,凡此種種都是我本來沒有規劃服務入內的範疇!這絕對是佛慈悲的力量使然,也彰顯了因果,因此只要我們發心做善事,佛菩薩悉知悉見,一刻也不忘記我們,介夫往生的瑞相及事蹟,又一次的印證這件事,更令我們有著無限的感恩。

    我與介夫兄有很特殊的緣份,二人皆個性強烈,但同事十七年卻彼此惺惺相惜,從沒有任何絲毫的不愉快發生。他又信任我,相信我的話而信佛並皈依,而後天天都請佛經、念佛,罹患血癌後更努力虔誠地念佛,如今天人永隔,實令我有無限的懷念。回想他臨終前三月內所寫之日記,多次提到殘缺的身體,還念念不忘願意奉獻給受刑人!這是化稀有難得的,也難怪他會有那麼大的福報,佛真慈悲,是他該得的,一分也沒有減少!

 

  走筆至此,我更深深覺得,當我全力在推動佛法教化之時,若是有所挫折,實在不該就此氣餒喪志,應以更堅忍的心念,突破層層困境,庶不負佛菩薩的慈悲護念。

二、張介夫師兄往生事蹟補遺  楊梓茗

    望西師兄為紀念亡友張介夫居士,所撰寫的「往生見聞記」實乃出於至情至性,感人肺腑之作。筆者有緣目睹這場友誼與道誼之盛會,身為助念員之一,竟然也有兩件相關之感應事蹟,特記述如下:

    在為張師兄助念過後數日的傍晚時分,筆者家大落地玻璃門前,突然飛來一隻黑色大蝴蝶,門未開時在門前徘徊流連不去,因顏色形狀很少見到,所以引起筆者注意,伯牠飛到屋內,不得飲食會饑渴而死。但是當小心奕奕,開門進出時,牠仍乘隙飛了進來,只見牠在四處飛繞,當筆者忙完手邊的工作,想設法將其引至屋外時,卻遍尋不得,完全失去了蹤跡。當時只有向女兒約略提及有一隻漂亮的大黑蝴蝶飛進家裡,並沒有聯想到什麼。但是當去張師兄家為他做頭七普佛之時,張太太當眾向大家提及有兩隻蝴蝶出現之事。回來後,筆者細思一下蝴蝶出現的時間,及其顏色形狀,情形極為相似,但因怕被人譏為牽強附會,因此始終未向任何人提及此事。

    當蓮友們聯袂前往張府,為他做三七時,本會年紀最小,僅七歲的會員卜小弟也很認真地來參加。當誦經念佛到一半時,卜小弟就一直用手亂動,其父卜居士還輕聲喝斥他不要亂動。等到普佛結束之後,卜小弟就迫不及待地問:在寺廟裡,佛像旁邊手拿大刀,一隻腳微微抬起的那一位是誰?大家告訴他那是護法伽籃菩薩。卜小弟說:「剛才我一直用手指著空中,就是看見他先出現了,然後西方三聖也來了。在西方三聖的後面陸續出現許多阿彌陀佛的化身,越來越多,直到整個天空上都站滿了化佛。最後另外一尊穿得很漂亮的護法神也出現了(應該指韋陀菩薩)。」依此推想,以張師兄剛毅秋直的個性,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後,發願做正法的護持尊者,應該是很有可能的事。

    目睹張師兄往生前後的種種事蹟,蓮友們更加堅定一個信念,那就是,佛法的功夫仍須平日一點一滴累積下來。多種一個善因,自然就多感得一份善果。因此平日參加共修與為人助念,甚至從事佛法的教化工作,在生命價值的天秤上,都有其正面積極的意義存在,而我等凡夫眾生,在省視自我之時,能清楚地覺察到,自己並沒有在矇混過日,總想把自己有限的生命,做最大的發揮上這也算是差堪告慰了。

三、一份感念  受刑人 傅

    當我為林課員抄寫:「好友張介夫師兄往生見聞記」後,心中有著無限感觸。記得數月前一次佛七法會中的頭一天,見到張課員介夫先生,抱病上台給參加佛七之受刑人開示一些道理及得病過程和感言,憔悴蒼白的臉上依然帶著關懷、希望受刑人能學好向善的慈容,當時所有的受刑人多少也感受到張課員如此抱病開示的慈悲心懷。

    經過短短數月後,卻聽到他已往生了,讓人感到世事變遷,無法左右,張課員在他走到人生終點之前以身示法,彰顯人生無常,生命苦短的大道理。也讓人體會到生命如臘燭般,幾時會被吹熄實是難料。而生命意義是在燭光中,善者,發輝光芒、照耀別人,惡者,燒傷他人,損害無辜。

 

  得悉一些法師、居士及熱心人士,不辭辛勞的處理張課員的後事,以及林課員勞苦的完成被人託付的重責大任的精神,在在顯示佛陀慈悲為懷普渡眾生的精神,令我深深體會到人生最有意義之事,即是發揮自己的光芒,照耀別人。從這種種,回想到自己,以往迷迷糊糊過日從不知在搞什麼東西,追求什麼,全沒半點意義存在,到頭來還得蹲在監獄裡,想一想真是懺悔...。

    張謀員從生至死的轉程,多少也帶給人一些啟示上這也該算是一種間接的功德,就此持誦佛說阿彌陀經、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及佛聖號,迴向張介夫課員能消除業障離苦得樂,並且能原諒他媳婦的一切行為,拋開一切煩惱、仇恨,放下一切,唯有放下,再放下,才能清清淨淨,無所罣礙,得生淨土。

附記:此三篇文章刊於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七日之鐵爐惠光
雜誌(社址:屏東市民學路2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