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緞佛號滿虛空

鑑因法師講


亡者:林玉緞居士。
地址:彰化縣和美鎮竹盈里和頭路八四號。
電話:(○四)七五五○六四一。


    家母林玉緞女士福報因緣還不錯,在她這一次住彰化基督教醫院時,看她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心裡深深感覺,這次恐伯已無藥可救了。在此之前,家母身體一直不好,前前後後被病魔纏身大概十三年左右,醫院進進出出都是時好時壞(由於全身疼痛,服用類固醇,致重要器官機能盡失,身體變黑),看在眼裡,實在不忍心,九年前,我受到同修和張師兄(現在的常弘法師)鼓勵,去受菩薩戒,在當時,我覺得母親業障太重,所以身體會一直不好,就鼓勵母親和我一起受戒,讓佛菩薩能多加庇佑母親身體好轉,母親受戒持素三年,因身體還是時好時壞,家裡的人又未能信佛,而要她吃葷,一直到現在。


    以前在念佛會,曾聽聞上鑑下因師父講經說法,另聽師父的錄音帶,總是覺得法喜充滿!這次母親住院,在危急之時,我就想如能請到師父為母親和家人開示,不知有多好(因為家人未信佛),承蒙妙芳師姊幫忙,連絡到員林蓮社,一聽到蓮社的陳師姊說師父閉關,心中失望萬分,因緣居然如此不巧,不過陳師姊又說道:「師父廿一日就出關了,這時我直覺:「今天不就是廿一日嗎?」我就趕快問師姊:「那麼師父不是今天就閉關圓滿嗎?」她回答:「是的。」那麼請問師姊,師父明天是否有空呢?」師姊回答:「那要請問師父才知道。」我就煩請師姊代請示師父,不久接到師父慈悲的電話,讓找感動得喜極而泣,師父這麼忙,能一口答應為母親開示,母親啊!妳是多有福報啊!在加護病房裡,母親實在很痛苦,整個身體插滿了針筒,有點滴及各種插管等,可以說這個假體已經不行了,但是意識仍很清楚,就是不能萬緣放下,走不了。醫師、家人也未能答應出院,在沒有辨法之下,我和我的同修只好請師父到加護病房為母親開示,師父慈悲,利用探病的廿分鐘為母親開示、念佛、回向,之後真是不可思議,同修送師父回蓮社時,醫師就出來叫家屬辦理出院,因病人快不行了。我真是感謝佛菩薩的加被,也感謝師父慈悲的開示,讓母親能早日解脫,萬緣放下。


    出院後一路上我持西方三聖像並為母親念佛,一到家一些長輩們就要為母親穿衣梳頭...等,這一點我無法阻止他們,畢竟我是嫁出去的女兒,家人沒有信佛,實在很難溝通,還好我同修誠心與家人溝通後,爭取到往生八小時後的助念時間。這時同修趕快連絡蓮友,並恭請師父前來,再為母親開示、助念。在當天十二點半一直助念到下午二點五十三分,母親就安祥往生了(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蓮友的佛號不斷,一班接一班,下午六點左右,師父和員林蓮社的師兄、師姊們到來,再為母親開示,助念,真是令人感謝萬分!家屬們忙東忙西,沒有聽到師父的開示真是令人惋惜,接著念佛會的蓮友,還有台中的師兄、師姊繼續輪班助念到晚上十一時,此時已是往生後的八小時,也是家人給我的時間到了,存放遺體的冰箱來了,這時我請台中一位師兄看遺容,是否理想?這位師兄為亡者助念無數,非常發心,經驗豐富,他一看,覺得念佛還不夠,因為面色還很不好看,這時我心想,師父說死後八小時身體那個部位有溫度,就可知往生何處。一聽師兄這麼講,便趕快摸母親的腳、膝蓋、腹部,糟!為何腹部有溫熱呢?其他部位都沒有,我心一涼,那不是師父說的「餓鬼道」嗎?天啊!助念這麼久,師父如此的慈悲還是救不了母親,母親!妳的業障這麼重啊!這時眼淚不聽使喚的流下,師兄見我如此,告訴我「甘美啊!(本人名字)今晚無論如何,即使拚死,妳也要哭訴於阿彌陀佛,要阿彌陀佛作主,一定要救妳母親。」一聽有了救母的方法,今晚我是決定不睡的,因家人不信佛就靠我助念到天亮了,因此我大聲的念阿彌陀佛,激動萬分,哭嚎、請求、跪拜,無論如何要救我母親啊!哭喊的聲音之大,連我自已都覺得不可思議,比來助念的師兄、師姊的聲音可要大上幾倍,只因內心的衝擊甚大!一個人拜佛、念佛一直到天亮,整個人聲音都啞了,淚也哭乾了,膝蓋紅腫,無法再跪拜,父親對我如此反常的現象感到驚訝,也跟著我一直念佛叫我不要激動,身體要緊啊!之後我稍作休息,錄音帶的四字佛號,不敢間斷。


    第二天本來是要作佛事的,奈何因緣不具足,一位親戚說他也認識作佛事的人,家人一聽是作佛事,價錢又差不多,本以為是念經的,結果來的是道士。當時我實在氣不過,只好和同修在這天盡量的為母親念佛,只要道士休息,我就帶領姪子及孩子們一起念佛回向,可說是道士拼居士。被道士擾亂一天,那天晚上帶著悲傷的心情回家,一路上在想:「為何我這麼有信心,全心依靠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一直到現在還沒有一點感應呢?」到了家,同修和我實在身心俱疲,稍加梳洗準備休息。奇怪的是,為何我耳邊總是有木魚聲及男女眾合唱阿彌陀佛的聲音,有如天樂合奏,那種柔和美妙的佛聲,讓人聽了法喜充滿,當下我實在不信,會不會是錯覺呢?就問小孩是否放錄音帶,孩子說:「沒有啊!」倒反問我是否放錄音帶,因為他們也聽到佛號,並道:「好像媽媽妳也在念佛。」我聽了,還是不信,到處找聲音是從何而來,已經半夜一、二點了,外面也沒有人在作佛事,就到三樓佛堂求佛菩薩加被,當時我同修因有事出去一下,回來我問他是否聽到佛號,他一靜下來就真的聽到佛號,而且和我聽的一模一樣,我請同修唱給找聽,我再唱給他聽,就是同一音調,有如打地鐘,四字佛號的唱法,聽後覺得全身舒暢萬分,夫妻倆還是半信半疑,佛菩薩真的這麼靈感嗎?我就建議同修說:「那好,我們就騎機車回娘家去,看是否佛號跟隨我們去?」本來要騎機車,看看已經半夜三點多了,怕危險就開車回去,我說:「開車太大聲,怕聽不到佛號,同修回答:「要是有的話,還是能聽到的。」我覺得有理,就開車回娘家,佛號非但沒有消失,反而一路上跟隨我們,而且更大聲,字字分明,真叫我感激流淚,阿彌陀佛的大慈悲,不讓我失望,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是實實在在的,只要有「信、願、行」定能到達西方極樂世界的。
 

  那天晚上從娘家又回到家,佛號還是跟隨我們回來,夫妻倆都沒有睡,一直聽佛號到天亮,我直覺母親應該有救了吧!廿四日那天晚上入殮,一看母親身體果然柔軟,面色紅潤,而且是冰過五十多小時之後,仍然那麼的柔軟,真是不可思議!我將聽聞佛號的事告訴家人,真是眾生難度啊!他們是不信的,只有妹妹對我說,第一天晚上,她騎機車回彰化的時候,一路上也聽到了佛號,當時她認為是一種錯覺,所以也就沒有對我說。一直到廿八日火化那天,我還是每天都聽到佛號不斷,佛號陪我入睡,起床也是佛號,真是充滿法喜。妙芳師姊來我家時也感受到。


    這次的感應,讓我對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有極大的信心,更加堅定了信念:「我一定要去的!」非常感謝師父、多位蓮友的幫忙助念,使我的母親能往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