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延子孫

不睡覺精進佛七

鑑因法師講


    板橋市之蔡居士、原未學佛,業障深重,當兵行軍時,腳肌腱受傷碎裂,醫師說:「動手術有一半機會復元,否則沒有希望。」因此先手術一腳,一年後再治另一腳,惟手術後並未完全復原,常年拐杖不離身,酸痛更是常發作,晚上欲睡時,均要由太太以鐵槌打腳,才會感到舒服而入睡。

    蔡居士以買賣玻璃為業,開車送貨時,因他腳無力,太太要在旁幫忙踩剎車。

    某次,聽說煮雲法師舉辦精進佛七,他雖不甚明瞭佛七之規矩、意義,仍問旁人是否可以參加,那人不知道他的腳大有問題,答說:當然可以,他因此報名參加。

    煮雲法師在佛七開始前均先講明規矩:

一、禁語。


二、九支香外要每天拜佛千拜。可利用每支香間隔之二十分鐘或減少睡眠時間。

    他一聽,心想:糟糕!在家裡最多三拜,站只能維持八分鐘,坐也只能坐十三分鐘,怎麼辦?又不好臨陣逃脫。

    第一天忍受痛苦,拜了十三拜(有人拜三千、四千拜)。

    隔天早齋時,煮雲法師看到蔡居士自填的報告表,揶揄的說:有人年紀輕輕的只拜十三拜,飯卻吃好幾碗。他在台下羞愧得無地自容,眼淚直流,心想是否該捲包袱回家,結果心一橫,不認輸,心想拜死也要拜,就跪在佛前,在心裡(因禁語)將其痛苦向佛菩薩訴說,請求庇佑,否則只好拜死在佛前了,結果當天拜三百多拜,增加了不少信心。

    晚上回寮房欲休息時,看到有些人在整理行李,準備打道回府,他心有些動搖,最後仍堅持熬下去,到第四天已能拜超過千次,已經忘了他是拿拐杖來的,兩腳雖腫脹得幾乎無法走路,且傷痕累累,卻能拜佛。

    唱讚佛偈時,阿彌陀佛現在他眼前,身高大無比、面相非常慈悲,唱到「紺目澄清四大海」時,眼睛非常慈祥,無法形容,蔡居士感動得直流眼淚。

    阿彌陀佛並示現其腳殘之由來,有如看電影一般。

 

    原來其曾祖父,有一次視探剛被穿鼻不久之小牛時,被牛重踹在胸口,三天後不治死亡,由於他是倍受尊敬之長老,家族恨該牛,將牛綁在榕樹上,並吊高使其四腳離地,然後一片一片的生割牛身上的肉,割下的肉就丟到牛後面,任其臭掉,沒有人去撿來吃,牛慢慢被凌虐、折磨死。不久之後,該牛藉一位啞吧之口說:我活活被凌虐死,很不甘心,我是牛王,我有能力報仇,我要報仇,我要他們三代妻離子散。

    果然,祖父結婚後,生一子(蔡居士之父)三歲時,祖父、祖母即告離婚,三年後續絃,後母百般虐待,倒如:吃飯時不准上餐桌與其他家人吃,要坐在地上吃,而農田耕種之事由其負責,與同父異母弟待遇完全不同,稍長後無法忍受,就跑到母親娘家住。

    後母見農田無人耕種,要他回家,他提出兩個條件:第一,吹飯時一起在餐桌吃。第二,要幫他完婚。後母同意,不久就結婚,而後生蔡居士,蔡居士三歲時,父母離婚,三年後其父續弦,後母又百般虐待蔡居士,甚至餵以毒藥後,將其裝在大臉盆上,然後放在溪上任其漂流,被鄰人看見,送往外婆家,其外婆學佛之同修剛好來到,看到小孩臉黑黑,一動也不動的躺在牆邊,也不哭,就說:這小孩中毒很深,我求大悲咒水給他喝。灌完大悲咒水後,小孩大哭,外婆想要哄他,該蓮友勸她:讓他用力哭夠,毒才排得出來。

 

    最後排出大量黑便,臉色由黑漸轉紅。

    蔡居士長大後戀愛結婚,悲劇又重演,小孩三歲時他和太太又離婚,三年後又續弦。

    得知家族悲劇由來後,蔡居士生起懺悔、勇猛精進心,往後幾天的夜裡,整夜不睡覺,一直拜佛,佛七結束後,將拐杖丟在寺裡,回到家時,其妻甚為驚訝!乃告以事情始末,並勸其勿虐待前妻所生之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