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樂鳴空八功德水接引

鑑因法師講


亡者:李老先生。
往址:北斗鎮文昌里後溪巷十號。
電詁:(○四)八八八三○八七。

    我爸爸今年六十八歲,於一九八七年二月因感胃消化不好住院檢查,結果診斷為胃癌,需手術治療,當時因顧慮他有高血壓及其他病症,因而改服中藥治療,此後的三年中只覺得比以前消瘦許多,直到一九九○年二月常有嘔吐現象,再次住院檢查得知那顆腫瘤已長大,而把十二指腸堵塞了,不得不施行胃腸改道手術,手術結果一切順利,又恢復平常生活的情況,他的心情也充滿著希望,因為我們沒告訴他腫 瘤還在體內。因為我爸爸宿具善根,平時就勤於拜佛,雖然癌細胞已擴散到各個器官,只覺身體日漸消瘦,體力一天不如一天,但並無任何疼痛感覺,直到農曆九月十八日晚上發覺情況不一樣,才打電話請教我堂姊(在德山寺出家),感謝我堂姊介紹,請員林蓮社鑑因法師到家向我爸開示,並引導我們兄弟姊妹一家人助念阿彌陀佛聖號,就在誦念阿彌陀佛聖號的聲中,我爸的心跳漸漸的微弱,平時睡覺雙眼都合不上(瘦得雙眼有點凹),此時雙眼完全閉上,張開一會兒,再全閉上,就這樣安祥的去了(此時農曆九月十九日子時)。

    我爸命終後,鑑因法師特別囑咐我們在八小時內不要去動他,大家誠心的在他身邊念阿彌陀佛聖號,因此我們一家人遵照法師的囑咐輪流助念,直到上午九時多才為我爸換衣服,此時全身還是軟軟的無僵硬感。

    我爸爸入殮時間擇定農曆十月三日下午,尚距十多天,必須租用冰櫃冷藏,在下午七時將遺體移入冰櫃時,他的身體還是軟軟的無僵硬感,扶起他的雙手還可活動自如(此時距命終已有十九小時)。

    農曆十月三日入殮那天早上,出租冰櫃的老闆打電話告訴我,在入殮前六小時,須切斷電源,並用電扇吹以解凍,此時我的心情為切與不切感到難以下決定,由於前兩次瑞相的顯現,對佛、對我爸有信心,祈求佛光庇護,在這段期間二十四小時均播阿彌陀佛聖號錄音帶,而我們家人一有空就在我爸身邊助念,下意識決定直到最後一刻才切斷電源。當天下午三點多鑑因法師和數位蓮友及家人一起助念,大約念了二十多分,我爸的壽木運來了,此時才將電源切斷,把我爸的遺體移出冰櫃,鑑因法師第一個扶起我爸的手,竟然能活動自如,我也數次扶起我爸的手晃動給家人看,我弟弟扶起我爸的頭戴上帽子時亦無僵硬感,接著為他戴上手錶、念珠亦很自如,竟然在冰櫃冷藏了十四天,一出冰櫃身體無僵硬感,又能活動自如,真是不可思議。

    我的住家是新蓋的房屋,搬進住沒多久,在我爸臨終前二、三天,在廚房流理台下的地板總覺得濕濕的,命終後濕的更厲告,一天擦數次還是擦不乾,有時甚至如小河般流到地板落水網,此現象持續了好幾天,家人有的說是槽太低、水龍頭太高,洗手時水濺出來的,有人懷疑水管可能安裝不良有破裂,而我媽猜是不是跟我爸有關,大家議論起來感覺毛毛的,不是滋味,直到出殯前三、四天地板的水漸漸的減少,直到完全乾淨,這種現象如疑雲般的籠罩在心裡,後來請教鑑因法師,才知是極樂世界裡七寶池八功德水來接引我爸的瑞相,此時心裡的疑雲才開朗,直讚不可思議。

    在守喪期間,我們二十四小時用錄音帶播放阿彌陀佛聖號,家人有空就一起助念,在念佛年中時常夾著另一種聲音也在念佛,有一次我太太也有同樣感覺,她就停止念佛,注意聲音的來源,原來另一種念佛聲是從我爸身邊傳出來的,人死後還能跟我們一起念佛,如非親身經歷,實難相信,而此現象我們確實遇上了。

    農曆十月六日早上(出殯隔天)六時多,我太太起得早,先去洗衣服,洗好走到門口,忽然聽到一陣非常美妙而悅耳的音樂聲,覺得好奇,循著樂聲的方向走了約五、六百公尺遠,四周並無人演奏或播放,在這距離五、六百公尺長的樂聲中,其音量宛如在身旁周圍。忽然面前有一位老人騎腳踏車跟我太太打招呼,我太太也順便請教那位老人有沒有聽到很好聽的樂聲,那老人答說沒有,我太太就按原路折返走回,此時那美妙的樂聲也沒有了,後來請教鑑因法師才知道是天樂鳴空,是與佛有緣有福氣的人才能遇到此瑞相。

    我自己在我爸命終後守靈的第二個晚上,覺得很累,就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忽然眼前一片明亮的光,其亮度為我們日光燈的千百倍,只見光明無比的光,毫無刺眼的感覺,過了一陣子,其光消失了,眼前恢後昏暗景象,隨後張開眼睛,眼前的燈光與那時的光有天壤之別,佛光確實光明無比,慶幸今生與佛有緣才能見佛光。

    如上所提種種瑞相,皆是事實真相,絕無虛構,更無炫耀之心,只是把實情供諸於世,願與佛有緣之士共修共勉。如今我爸走了,內心感到很悲傷,實有「子欲養而親不在」之嘆,但也因為這次的因緣,一家人才能與佛更接近,上面所說種種瑞相,如非親身體驗,只聽別人說是不易相信的,而今我已身歷其境更深信不疑,佛法無邊,願力確實不可思議,並藉此感謝鑑因法師及數位蓮友的助念,及禪光寺師父的誦經,而使功德圓滿,阿彌陀佛。

    後記:此篇文章為亡者之長子李勝敦先生於喪事後不久所寫。


    週年忌時,八功德水又流出,次子沾水敷眼,所患青光眼竟然好很多了。

    八功德水第一次流出後,鑑因法師曾跟家屬說明八功德水可解毒、治業障病,可惜未曾裝瓶貯存。而第二次出現時,家屬仍未予貯存,實在可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