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象現金身與子談話握手

鑑因法師講


亡者:王象,八十九歲往生。
往址:彰化縣田尾鄉公所路十九之六號。
電話:(○四)八八三二○六九。

    田尾鄉是全省有名的花園公墓所在地,不但出產許多花木,而且那裡的居民還擅長為人設計庭園。鑑因法師在北斗成立十方念佛會,王老先生的次子王錫禧有此因緣認識法師,才將其父往生情形娓娓道出。

    王老先生年紀雖大,但身體十分健壯,仍能耕種五、六分的田地。為人老實,也是位正信的佛教徒,他的修行實可作我們的模範。每天早上修行三小時,晚上修行三小時,一天共修行六小時,風雨無阻,十分值得人敬佩。他本人雖然沒有皈依,但是每天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就是皈依了,他一直念到預知時至。

    王老先生善根深厚,對子孫或任何人,從已惡口粗言,也沒有不好的口頭禪,不但為人慈悲,還能喜捨,所謂「慈悲喜捨」四無量心,此人確實都具足。他住在加油站後面,再過去就是田尾國小和鄉公所。人們要到國小、鄉公所都要經過大馬路,路上來往車輛很多,十分危險(據統計全省車禍比率最高的地方就是員林、溪洲。),看到這種情形,這位老人就在自己的土地上開闢了一條六尺的路,不但自己開路,並自己把路舖好,讓學生、老師及上班的人不必走危險的大馬路,真是功德無量!因為一般人可是「寸土寸金」一點都不肯吃虧的,而他不但獻出土地,還自己舖路,真是善根深厚啊!

    據其次子王錫禧敘述,其父每日早上四點就起來念佛、拜佛,數十年不斷,在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底,本來住台北的次子,因為不放心老人家,就回來陪父母,每晚陪父同睡一張大床,這床是大通舖,靠路邊有一扇窗,牆上掛時鐘,有一天晚上十一點左右,父子二人躺下來正準備就寢時,看到一朵蓮花從窗外飛進來,慢慢飛到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旁就停住了,蓮花還一直閃爍!當時老先生以為人老了眼花,要看清楚些,就起來開燈,但燈一開,蓮花就消失了,不過其子才五十幾歲,卻看得十分清楚,看到蓮花有米斗那麼大朵,十分莊嚴。

    此後,老先生就輪流到每一個兒子家中去住一住,還說:「這是我最後一次來了喔!我就要走了喔!」此外也分別到親朋家中去一一告別。

    一九九三年一月中旬,和上次同一時間(晚上十一點左右),蓮花又出現了!這次,只王老先生一人睡,其子在台北沒有看見。老先生說,同第一次一樣,蓮花又飛進來到日光燈旁停住,並且聽到門外有人叫他說:「王象!王象啊!下個月我就要帶你去了喔!」「好啊!外面冷,請進來坐吧!」因為當時天氣還十分寒冷,就起來開門,想請外面的人進來,但把門打開後,看看外面並沒有人,忽然看到一道光明「咻!」一聲,向上直衝而去,回頭一看,蓮花消夫了。

    之後,老先生又輪流到每一個兒子家去,只往幾天,並且說:「我就要走了!」兒孫以為老人家開玩笑,他卻說:「真的!人家來帶好幾次了喔!我就要走了。」

    王老先生的兄弟也是十分長壽,他又去向他們一一辭別。

    一九九二年二月十二日,他長子娶媳婦,老人家就到高雄去參加婚禮,十七日才回家,第二天早上,提早半小時起來做早課,六點半做完早諜後,身體洗一洗,衣服穿整齊,穿一條西裝褲,並穿一雙布鞋(平日種田都是赤腳),一切梳洗穿著好之後,就要他的孫子打電話,要所有的子孫全部都要回來,孫子說:「阿公!大家都在忙!沒什麼事,不要叫人家回來。」

    老先生說:「嘿!我就要走了,怎麼說沒什麼事,快把他們都叫回來,我要去北斗買些菜,他們回來才有得吃。」說完就帶著菜籃騎著腳踏車到市場買菜去了。

    回家途中,七點半左右,有人目睹一輛南下疾駛的大貨車,和老人擦身而過,一陣風吹來,老人倒下就往生了。

    他的孫子不曾去看馬路上的車禍,那天聽到有車禍,就好奇的出去看,一看,竟然是祖父,沒想到老人家說走就走,吩咐要打電話叫家人回來,確實是真的,於是立刻聯絡家人,又趕快報警,請人驗屍,結果發現全身無傷,原來不是被車撞的,只是被強風吹倒而往生的。生前沒有一點病痛,而且三個月前就預知時至。

    往生之後三小時屍體移回家中,請北斗蓮友來助念,家屬及蓮友來助念的人約有六十人左右,分成二班,助念了三小時以後(即死後六小時)亡者忽然雙眼張開三分,而且嘴角帶著微笑,臉色非常紅潤,子孫看了十分感動。

    當天其次子一家五口輪到晚上十二點到凌晨二點助念,又見到不可思議的事,當他們念到一點四十分時,蓮花第三次出現,看到三朵蓮花從門外進到室內後,在亡者屍體面前一轉,很快的又向天空衝去,五個人看了感動得連忙跪下來禮拜。


    死後一個月(三月十八日)次子睡在其父生前睡的大床舖,十一點時,在似睡非睡之際,看到其父坐蓮花,從窗外飛進來叫他:「阿禧呀!」

「喔!爸回來了!怎麼這麼年輕莊嚴?」其子見王老先生全身金色,而且好像只有二十幾歲的樣子,十分莊嚴高大。

「是呀,極樂世界的人都是這樣!」

    其父還伸手握住他的左手,頓時覺得有一股暖流流入身心,非常舒暢!這時抬頭看牆上的時鐘,是十一點五分,二人說了一會,其父說:「我要走了,你們要好好念佛!」還合掌說:「阿彌陀佛!」就坐著蓮花飛走了,其子也合掌說:「阿彌陀佛!」這時看時鐘是十一點十分,這時他最小的妹妹到他房間說,她聽到父親的聲音,表示他的父親確實回來有五分鐘左右。

    第二天,看他被父親握過的左手,整個手掌到手腕上三寸的地方,全是紅紅的,有如其父親往生時的臉一般,而且維持了三天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