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念佛痊癒

鑑因法師講


亡者:陳松來,生於一九○八年,卒於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日,享年八十三歲。

 

    在一九八六年七月間,某日早上母親驚慌的叫著全家人,原來是父親昏迷,且大小便不能控制,送到附近醫院,醫生要我們送彰化大醫院,檢查結果是中風,必須動手術,可是家人考量他年紀已大,成功綠不大,萬一變成植物人豈不是更痛苦?於是決定不再轉院,回家安養。

    突然想起父親生病前十幾天,我到中華寺理佛,巧遇從美國回來的師父,預言說:過幾天家中會有事發生,因此要我每天拜「地藏王菩薩」,並跪在佛前誦經,每天至少要念 一千遍聖號,從此我就很虔誠的拜。

    父親剛中風時,口中直叫已過世的祖父母,因此每天晚上我就在父親身旁誦經,因經典說,雖意識昏迷,但能轉請尊經、念佛菩薩聖號,諸魔悉能退散,得大擁護!並在病房安上西方三聖、千手佛像,趕緊為他皈依,又請出家師父誦二百部經迥向。

    念念中得到聖人指示,吃了兩種中藥:一點紅、山葡萄,經過十幾天,在沒有動手術,沒有住院情況下,慢慢恢復,且沒有後遺症,父親、病中常看到菩薩來照應。

    父親過去雖然不是佛弟子,但平常樂善好施,常救濟貧民,自己又很勤儉。自從皈依後,就時常念佛,過了七年的正常生活,但是年紀大了,身體慢慢衰老,體力不佳,又有氣喘,但是每天還是繼續念佛,就在一九九○年農曆七月,有一天中午父親吃飽後,忽然一直念佛(雖有氣喘,還是一直念),然後走到客廳坐下雙腿盤上後合掌,就跟我們說菩薩來接他,他要坐蓮台,然後一句話也不說,當時我就在旁邊一直念「阿彌陀佛」,兄妹接到電話都趕回來,不論誰叫他,他都沒應聲,只聽到我的念佛聲,但當時因為我太執著,認為農曆七月份,所有出家師父們都沒時間來助念或做佛事,所以就趕快跑到佛堂祈求菩薩不要在這個時候帶他走。不久父親,就慢慢清醒過來,而且還說「阿彌陀佛」來接他,還有很多護法神,聽了以後,我很後悔,心想從此以後不可再執著了。

    一九九一年農曆正月初三下午,父親又第二次血管阻塞,不醒人事,身體無法移動,全家大小就守在旁邊念佛,見情況不太好,就請蓮社鑑因法師來開示(法師的願力是助念者皆往生),好幾位蓮友也來助念,年初四,父親清醒過來,很勉強跟我們念一句「阿彌陀佛」,到了年初五晚上十一點十五分,我剛念完一部地藏經,姐姐也到樓上的佛堂,請佛菩薩慈悲,能安然的帶父親走,不要使他昏迷又清醒,當磬聲一響,父親就這樣安祥往生了。

    師父接到電話後,在下著毛毛細雨的夜裡,領著蓮友來助念,我實在很感謝師父及蓮友們的慈悲。我們都坐著念佛,就在大家念佛聲中,我看到蓮社的西方三聖,丈六金身,阿彌陀佛站在父親後面,兩邊是觀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像彩虹一樣,接引父親,然後面向著我們,慢慢飛上去,父親面帶笑容,還向我們揮手!當時我起了歡喜心,就趕快跪下來頂禮三拜,不但停止哭泣,而且佛號越念越大聲,想告訴大家,又怕此瑞相消失,就在此時,我的四姐(學佛很久)坐在床頭,也看到我父親睡在一朵蓮花上,而且閃閃發光,父親留著又長又白的鬍鬚,就像睡著一樣,在師父、蓮友及全家的助念聲中,無罣礙的跟著阿彌陀佛往生了。

    頭七那天晚上十點,全家都跪在靈前念佛,一直到十一點三十分,本來我是閉著眼睛,很大聲在念,忽然看到父親穿著海青,而且兩旁有兩位菩薩,父親還拉起海青要下蓮台,可是這次只一剎那而己,真希望他能夠多停留些時候。

    不久隔壁有兩位已皈依的鄰居,同時跟我們說,他們夢見父親,頭髮全剃光(往生時還很長),而且更年輕,原來往生極樂世界的人都是像只有二十幾歲而已,十分莊嚴,全身是金色的,不過卻可以看得出是誰。

    很慶幸父親這幾年,能夠「念佛」、「信佛」,得到佛的照應,所以我們要更加精進,就如鑑因法師說的,「要死」也要「死賴」給阿彌陀佛!我們內心感激師父的發大願及蓮友慈悲,而能得此感應,盼望大家能夠來參加蓮社的助念團,而「皆能往生」。

附註:亡者陳老先生育有一男四女,老大兩夫婦都是一貫道,而且還是講師,寫這篇文章的陳小姐沒結婚,以賣水果為生,他父親在遺言中將一塊地分給老大和這位沒嫁的女兒,所以說,人有一份孝心,就有一份福報。另外他還有一位女兒在中華寺出家,正如彌陀經中說的:「不可少善根福德因緣。」亡者就是有這份殊勝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