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念月餘蒙佛接引

鑑因法師講


    亡者:先祖母楊張鬧,生於清光緒二十五年,即一八九八年,一九八九年往
生,享年九十一歲,家住埔心鄉的瓦厝莊。

    家中信奉民間道教,家父是庄裡明聖宮的鸞生,小時候曾聽祖母敘述鸞堂觀音佛祖的靈驗事蹟。

    我於一九八八年才皈依佛教,對佛法經典偶有閱讀,當年歲末在佛教文物流通處請回鑑因法師主講的『念佛感應事蹟』錄音帶,聽完後對念佛法門的殊勝頗有信心,當時心想年老的祖母最近常感身體不適,不如來教她念佛,消消業障。於是請了一串一O八顆的佛珠帶回娘家,教九十高齡的祖母念佛。起先她推說沒念過,不會念啦,但是經過耐心的一字一字教她念後,慢慢的能將「南無阿彌陀佛」念得順口
了。

    一九八九年春節後,祖母身體疼痛的情形加重了,請醫生診治,說是年紀大,屬於機能老化,藥物只能暫時止疼痛而已。祖母似乎也知自己時日不多,不願住醫院,因她一向疼惜子孫,深怕自己拖累子孫,所以在我陪她念佛時,就問我:「我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真會來帶我去嗎?」

    我答說:「假使我們壽命未盡,念阿彌陀佛,會消咱們的業障,使病痛遠離。假使大限到了,誠心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定會接引我們去西方極樂世界的。」同時也請回百方三聖的佛像,讓祖母認識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並將佛像掛在牆上,讓她每日觀看。

    農曆三月,有一次很巧的因緣,透過員林的江太太,請到了淨律寺的從慈法師來為她皈依說法,當她聽說法師要來時,趕緊叫我母親幫她洗髮、沐浴,以歡喜心等候。當師父來時,她也會合掌念「阿彌陀佛」,還問師父:「我若念阿彌陀佛,若阿彌陀佛能趕快來帶我去該多好!」從慈師父慈悲而肯定的答覆她:「只要好好念佛,一定會的。」同時說了些佛法及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情境給她聽,當時祖母全身疼痛的情形,已必須由人扶持才能移動腳步,所以皈依儀式就由我父親代替。

    之後,我們經常在她床邊念佛,她每聽一句佛號,就撥 一顆佛珠,四月時,情形更加嚴重,幾乎無法進食,也無法起床了。從慈師父再來探望她,並告訴她對阿彌陀佛要有信心,並和我們在床邊助念,也連絡員林蓮社、社頭蓮社蓮友們來助念。

    起先家人因從未看過這樣的助念方式,有些不習慣,也不忍心,因這樣好像是硬要送祖母早日歸西似的(以為人死後才要念阿彌陀佛)。後來經顧太太細心解說這種助念功德的殊勝,並且解釋無常一到,親情也無法挽回、代替,唯有靠佛的慈悲願力,才能往生西方淨土,家人才略為接受,並十分感激社頭鄉蕭居士每天風雨無阻來為祖母助念。

    此後幾天,雖未進食,卻經常嘔吐一些痰水,每次吐得難過時,都念著:「阿彌陀佛啊!快來帶我去啦!阿彌陀佛啊!快來帶我去啦!」到了月底,連茶水都餵不進去了,要再為她打點滴,也總是搖頭,雖無力言語,卻神志清醒,看她不食、不打點滴,表示等阿彌陀佛的意願堅定。

    五月初三凌晨一點多,輪到我哥哥夜裡照顧她,忽然祖母眼皮微張,使力的告訴他:「金金的、金金的!」並用手吃力的畫大圈圈說金金的!哥哥未能會意,趕快叫母親來聽,祖母再重覆一遍,並指牆上所掛的佛像,母親驚訝的說:「阿彌陀佛來看您了是嗎?」她點點頭,天亮後,全家都知道凌晨的情形,我問她:「下次阿彌陀佛再來時,您要不要跟衪去呢?」她很堅定地又點點頭。

 

    此後幾天她都沒再呻吟身體疼痛,只是靜靜地躺著,聽我們子孫及蓮友們輪流的助念聲,直到五月十二日晚上見脈博轉弱,才幫她換上壽衣(未臨終前可換衣服,若已臨終還未換衣,則要等八小時後,身體都冷了才可換,因怕亡者的神識未離開時,去動他,他會很痛而生起瞋心),並將她從房裡移到外廳,睡在父親為祖母所鋪的床(俗稱打出廳),我們雖都流著淚,佛號聲卻沒間斷。

    稍晚,兩位師父及顧太太又帶著蓮友來助念,從慈師父並再次為她開示,助念到凌晨,兩位師父才回去。

    天亮後,蓮友陸續來助念,晚上七點多時,由家人輪班助念,此時,祖母突然吐出一大口痰,呼吸急促,我們立刻聚集家人圍跪在祖母身旁,大聲念佛。八點多時,近十天未曾張眼、開口的祖母,竟張開眼睛環視我們,並慢慢張開嘴,隨著我們的佛號聲,嘴形跟著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當第三句阿彌陀佛念完時,眼睛和嘴唇同時合上,臉微朝西,眼含淚,安祥往生了。

    經過助念二十六小時才入殮,當時遺體比生前還要柔軟,令在場的親族,更加深信念佛的殊勝。

    由開始念佛而皈依到往生,才半年不到的時間,先祖母能夠帶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完全依靠「阿彌陀佛」慈悲大願力,及蓮友們慈悲發心的助緣,還有先祖母一生口業清淨,從相信有阿彌陀佛到願意一心皈命極樂世界,才能有此殊勝的福報。

 

    由於此次因緣,現在大部份親族都皈依了三寶,深深的感激三寶恩!阿彌陀佛!

附註:

    楊老太太有個獨生子在當村長,有個女兒在保險公司上班,認識社頭鄉顧醫生夫婦,他們夫婦都信佛,所以在自己家中樓上成立社頭蓮社。員林蓮社剛選出年輕的助念團團長吳先生。因有這個因緣,當顧太太得知楊老太太生病時,就問吳團長:埔心有位老人臥病在床,是否有空時找幾位蓮友去為她助念?吳先生聽後就和社頭蓮社、員林蓮社的蓮友一起去。當時助念團剛成立,大家興致勃勃,再加上吳先生年輕又熱心,雖不知道老人的住址,但終於還是找到了。不過去助念時,全家人都不理睬這些蓮友,因為她的兒子在明聖宮當鸞生,非正信佛教徒,不知助念好處。明聖宮供奉觀音菩薩,每月初一、十五都要做晚課,唱香讚,誦彌陀經,有時還要扶鸞,屬道教。雖為人皈依、受戒,但沒有出家眾。

 

    亡者生前曾向人說堂中觀音菩薩顯靈事蹟,可能因此和觀世音菩薩結了緣而感召蓮友去助念。只是家人對佛法不了解,見人去助念,也不知起歡喜心。不過蓮友們卻十分發心,見他們家人不合作,還是去助念了一個月,這種精神真令人感動。蓮友看到他們家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就找還沒有入學的四歲、五歲、六歲小朋友來,教他們一起為老人助念。

    在念了一星期以後,老人就見到觀音菩薩。第二天向她兒子說,觀音菩薩告訴她,等她百年後要來接她,當時她的兒子、媳婦還直認為真有這事嗎?

    她又問來助念的劉老師說觀音菩薩說要來接我,怎麼還沒來呢?劉老師回答說觀音菩薩要選個良辰吉日來接吧!

    等到助念了三星期後,老人就見到阿彌陀佛。第二天又向她兒子說,這時她的兒子才相信,也才肯和蓮友一起念佛,並且見蓮友去助念,也會倒開水請大家喝了。

    到第四星期,蓮友若沒去時,家中小孩也會敲引磬帶領大人念佛,直到老人往生,一共敲斷了二枝引磬的棒子,真是十分殊勝。盼望大家能發菩提心幫人助念,若能以個案來處理,相信百分之百都可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