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瓊鳳小妹妹14歲現金色身

鑑因法師講


亡者:林瓊鳳小妹妹,生於一九七六年,一九九○年元月十八日往生。

    自幼生長在不信佛的家庭,她出生就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她有一位哥哥及弟弟、妹妹。她的哥哥在八歲時得了淋巴球間急性肺炎,經大夫切片檢查,宣佈絕症,就一直住院藥物治療,前後病九個月,到末期時,住進加護病房,才十一天就臨終,因家裡沒學佛,馬上被殘忍的送進冰庫(有如寒冰地獄)處理。

    父母親非常痛心,為了兒子花費百萬元而負債,依然無法挽回他的生命,現在女兒又如此,實在悲慘。但也由此因緣而親近佛法、法師,時常帶女兒到蓮社拜佛,請大悲水。

 

    在這兩年來林瓊鳳小妹妹雖斷斷續續進醫院心臟開刀,但半個月就出院,一直很順利。不料後來又有病變出現,查出是溶血性貧血,肝臟、牌臟腫大,後來脾臟切除,一直用藥物控制。

    林妹妹的母親在打坐養息時,見過觀世音菩薩放光二次,事後就向她先生建議,在家中供奉觀世音菩薩,從此每天都做早晚課。

    一九八九年蓮社最後一次佛七時,他們全家還來參加了六個晚上,但到了十二月十九日後,林小妹妹每天發燒,再次回醫院,發現心臟積水,緊急開刀後,一直住在醫院,經過十幾天,又再次積水,又開一次刀,還用小腿皮膚作移皮手術,小小年紀就開了幾次刀,人生真是苦啊!此時轉普通病房,臉色變得很不好看,表情好像要交待什麼似的。

    一九九○年元月十五日晚上交待母親將窗簾拉起,她要看西方三聖,如果見不到,她不甘心。母親說:要一心不亂持名號,妳就會看到的,在十六日深夜時,她說很難過,就自已持大悲咒,經大夫急救後說她心跳一分鐘二百不左右,立刻轉進加護病房,十七日早上六點多就昏迷了,一直到十八日下午二點半血壓下降,後來在醫院斷氣。當她父親把她抱到車上要送回家時,身體已僵硬了,立刻請蓮社師父來開示,請蓮友來助念,到晚上則輪班念佛,直到三十六小時後要入殮穿衣服時,發現身體變柔軟了,臉相比生前莊嚴,真是不可思議!

    入殮後,她的弟妹都圍在旁邊念佛,出殯當天又請法師和蓮友作佛事,還送到火葬場,火化後將骨灰送到寺院去,一切依照佛教儀軌來做。

    就在她往生後的第四天晚上,她八歲大的妹妹林瓊靜忽然在半夜裡起來,坐著合掌念六字佛號,把父母都吵醒,念了十幾分鐘後,自己才又躺下睡覺,但嘴裡還一直在念佛。第二天早上母親問她怎麼回事?她說:「姐姐回來了,還會放光,後面站著西方三聖,都是金光閃閃的,姐姐交待我要多念佛,所以我才坐起來念佛。」第五天晚上睡時,又聽到她妹妹起床念佛,真不可思議!

    如今全家吃素、皈依,夫妻都受菩薩戒,護持佛法,做一個真正的佛教家庭。

    有一天林居士對鑑因法師說:「我不知信佛這麼好。」師父說:「怎麼說呢?」

    他說:「我們改良場有三位司機,若出公差到各農會去都有加班費,大家都會去向課長爭取。以前未學佛時,自己也一樣,如果別人出差多了,就會嫉妒,可是學佛後,就不想和人爭,有機會我就去,否則我都在家等,他們要找我才打電話到家裡來。可是我越不和人爭,心情越輕鬆越放得下,沒想到指定要我的人反而多。奇怪,我不善交際,又不曾討好上司,怎麼會這樣呢?法師說過:「念佛,福報就會來」,我深深體驗到是真的。以前嫉妒心很重,現在不會了,以前很容易感冒,現在也好多了,而且我欠的債也快還完了呢!」又說:「我現在還升職了,不用跑外務,是在裡面坐辦公桌了,學佛真是太微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