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佛接引笑開懷

鑑因法師講


亡者:林威伸居士(臨終前三天皈依)男,三十六歲。
往址:員林鎮博愛巷六十四號。
電話:(○四)八三五七五六六(是房東站電話)。

    他原在員林合作社中正分社旁租店,以做鳳梨酥為業,因為玩大家樂賭博而輸掉一百八十萬元,弄得家貧如洗,三餐不濟,最後以吃麵線配醬油度日,三個小孩天天吃,都吃怕了,每次到了要吃飯時就哭,他有一次氣極了出手打了小孩一巴掌,打過之後自己才後悔,想想這個過失是自己造成的,怎可打小孩?其實連自己都無法下嚥,何況是小孩子呢?

    不過如果不是這一巴掌打下去,他可能還在繼續玩大家樂,因為從此以後,他就不再玩了。事後他自己說:奇怪!縱使已經輸掉一百八十萬元,但還是迷迷糊糊一直的玩下去,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要玩?冥冥中好像有冤親債主在牽著走一般!

 

    因為欠人那麼多錢,房租付不出,房東要他搬家,他只好趕快去找房子,這時他心想:希望能找個比較好的房東,找到比較好的地方,找個有宗教信仰的房東。就這樣在心中求神明求了好幾天,可能因 「心誠則靈」,再加上他平日為人不錯,只是一時迷糊做錯,迷上大家樂,說也奇怪,員林蓮社有位蓮友蔡盆居士一受菩薩戒),本來有一間房子租人,後來房客自己買了房子搬走了,這間房子已空下來五、六個月了,她突然心想房子空著也可惜,不如租人比較有伴,否則先生上班(先生在教書),自己一個人在家沒伴也不好,當晚用紅紙寫了 「吉屋出租」字條貼在門口。

    林威伸因心情不好,到外面散散心,順便找房子,看到這張紅紙上的字,寫得很好,心想這個人的修養一定不錯,便進去問看看要租多少錢?

 

阿盆居士的女兒說:「我不清楚,這要問我媽,我媽不在,去蓮社了。」

 

「什麼是蓮社?」

 

「蓮社就是念佛拜佛的地方。」

 

他一聽十分高興,這是拜佛的人,很好很好!第二天一大早再去,見到阿盆居士,問她房租一個月要多少?回答說:「隨便!」那有這樣,總要說個數目呀!

又回答說:「那三千好了。」

「哇!那有這麼便宜的!」林威伸當下脫口而出。

「這樣就夠了,只不過做個伴而已。」

又問要不要押金?說:「不用!」

房租是先繳一年或半年?「隨便!」

    可不可以每個月繳?「可以!」心中十分歡喜,林威伸想:正好我缺錢,若要我拿半年、一年的租金,還真拿不出來。談妥後又問:要不要寫契約?回說:「要寫就寫,不寫也沒關係,反正是自己的房子,空著也空著。」心中直讚歎這人真好!說好等看了日子就要搬過來,結果看的日子是那 個月的十三號,就問房東,房租是否從十三號開始算起?她說:「不用了,只有幾天而已,就從下個月開始算好了。」哇!這人真好!

    自從搬去住以後,日子過得很好,起初叫房東太太:「厝頭家娘」,阿盆居士說:「這樣不好聽,你叫我阿盆就好了。」「不好,這樣叫,我不習慣。」「那你叫我『阿彌陀佛』好了,我們信佛的人都拜『阿彌陀佛』!」從此看到阿盆居士都叫阿彌陀佛。時常說:「阿彌陀佛!你回來了!」或「阿彌陀佛,你要去那裡?這匹馬我幫你牽!」他管摩托車叫寶馬,時常幫她推進推出,總之,看到阿盆居士都叫「阿彌陀佛」,可能因為這樣長期以來口中都稱「阿彌陀佛」的緣故,八識田中已種下佛種,因此往生時瑞相十分殊勝,他在阿盆居士家住不到二年,玩大家樂欠的一百八十萬元債務,全部還清了。

    有一天,阿盆居士的母親生病,她到台北七天去探望母親,回來時,他就開玩笑怪阿盆居士沒保佑,平時她在家就沒生病,她一走就病,阿盆居士說:「我那會保佑,求阿彌陀佛保佑才對,這是你七天都沒念佛才會生病,要不然我來幫你收收驚,看會不會比較快好。」

    法師教過收驚的方法:念觀音菩薩及大悲咒,加持大悲咒水,則一切不明所以的痛或是受驚嚇的,都會很快好。

    結果第二天一早,門還未開,他在門口興奮的大叫:「阿彌陀佛!我都好了,都好了。」

    三個月後,阿盆居士又到台北看母親,真巧,他又病倒,這次到三家醫院看病,三位醫生說三樣病,有的說胃炎,有的說腸炎,他又要求阿盆居士再收驚,收驚後向他說:「三位醫生說的病都不一樣,這病一定不小,你還是再請醫生徹底檢查看看。」結果到台大醫院檢查,證明是肝癌,肝三片都染上癌細胞,就在台北打電話給阿盆居士,邊哭邊說:「不好了,醫生要我開刀,可是沒有人看顧,這怎麼辦呢?」阿盆說:「沒關係,我來看顧你好了。」一再向他說,由她來看顧,因此就答應醫生開刀,不料過了兩天,又打電話來,痛哭著說太嚴重了,不能開刀。

    之後,只好送回員林名人醫院靜養等待往生,阿盆居士到蓮社向鑑因法師說:「租我房子的人,病得很嚴重,想請師父去為他皈依。」但是一天過一天,一直忙沒去。又過了幾天,突然非開刀不可,因為血管破裂,血積在腹腔,如果不開刀把血清乾淨,當晚就會死,如果開刀,也許可多活九個月,結果決定開刀,當推車進手術室時,一路上向阿盆居士說:「阿彌陀佛!你不要離開我喔!」「好啦!我不會離開你的,你放心。」邊拉著他的手送進手術室,還說:「阿彌陀佛!你不要走開。」阿盆居士說:好的,她就站在手術室玻璃窗外面的高處,好讓他在裡面看得到她,他看了,就很安穩的接受麻醉、開刀。

 

    開刀後清醒過來,看到阿盆居士在身旁,第一句話就說:「阿彌陀佛!你在這!」

    開刀後第二天,阿盆居士就請法師到醫院去為他皈依,這人很有福報,因為蓮社平日只有鑑因法師和溥因法師二位,那天剛好純因法師來住了一些日子,還未離開,也一起去,所以員林由三位法師皈依的,他可說是第一位。

    到醫院時一看,發現這人長得十分強壯,臉色也很好,如果不是因為肝癌,活到一百歲也沒問題,結果才三十六歲而已,可見人生真是無常啊!他痛苦的躺在床上哇哇叫,若要做什麼就同阿盆居士說:「阿彌陀佛!你幫我怎樣、怎樣。」因為他太太較柔弱,而阿盆居士時常照顧病人,對病人很體貼,照顧得很周到。見師父來為他皈依,就說:「阿彌陀佛,請你幫我扶高一些。」然後一句句跟著師父念,先懺悔,再三皈依、迴向、發四弘誓願等,當發願完後,笑著請問師父還有什麼願可發?我還要發,師父說:「有呀!可發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生到阿彌陀佛身邊啊!」他就說:「好,我就發這個願。」

    皈依好了,師父還為他開示說:「娑婆世界是無常的,是痛苦的,就像你才三十六歲就這樣,只有生到極樂世界,才沒有痛苦、沒有障礙、沒有是是非非,那裡的人,沒有痛苦,只有快樂,所以叫極樂世界,那極樂世界要怎樣才能去呢?就是要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會來接你,尤其你得了這種病自己要覺悟,要更虔誠的念,不管多痛苦都要記得念佛啊!」他說:「我知道,我會。」

    有一天,阿盆居士在蓮社共修後,和法師到醫院去看他時,發現情況很嚴重,因為手術後縫的線都斷了,看他很痛苦,但他還是一直在念佛。到了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阿盆居士、他太太和朋友在旁照顧,他躺在床上念佛,到了五點左右,突然坐起來手指門口說:「阿彌陀佛在那!阿彌陀佛在那!」因為平日他都叫阿盆居士「阿彌陀佛」,所以以為他是在叫她,不知是他己見佛!就勸他不要激動躺下來,他還是合掌一直念「阿彌陀佛來了」念了大約五分鐘,念到無力了,才慢慢倒下來,阿盆居士就把他扶好躺在床上。

    當天晚上七點半蓮社共修,阿盆居士在去蓮社前再去名人醫院看他,發現情況很嚴重,就不敢離開,當他向阿盆居士說下午看到佛在門口時,阿盆居士就問他,你當時怎麼沒有跟佛走呢?他說我那知道要這樣,阿盆居士就教他,如果再見到阿彌陀佛手持蓮花來時,就要跟他走,他說:「好!好!我知道!」

    到九點時第二次見佛來,林威伸居士手結彌陀接引印,眼睛慢慢合上,嘴角露出微笑就往生了。

    蓮社共修到九點剛結束,電話就響,要請鑑因法師和蓮友去助念,這人很有福報,當晚很多蓮友都去為他助念。

林威伸居士在還未往生前就曾說死後的事要請阿盆居士處理,阿盆居士說,你還有父母、太太在,怎麼要我處理?他一再要求並說:「你如果肯幫我,我往生後會笑給你看。」阿盆居士說:「好!那你要先和太太、父母說好才行。」他說:「我會告訴他們。」

    鑑因法師在助念前,都會先看看亡者的臉。看他臉色紅潤潤的,嘴角還帶著微笑,真的在笑給阿盆居士看,大家助念了一會兒,法師又開示一遍,一直助念到十一點半左右,因為法師第二天一早還要做早課,阿盆居士就請法師先回去,臨走前,再掀開陀羅尼被來看亡者,發現嘴還在笑,一說他在笑,笑得更厲害,法師叫所有的人過來看,他的父母、太太、蓮友都過來,看他還一直在笑,笑到後來牙齒都露出來,真不可思議。

    之後一切都依佛法來辦理,做得十分莊嚴,火化後還有舍利花,從此以後,本來信天主教的父母,現在也念佛了,他有位姐姐,以前只是信,現在是深信,而且全家都信。

 

    她的公公過世前,曾請鑑因法師去開示,往生後又請法師去開示一次,不但向亡者開示,也向家屬開示,法師說:要依照佛法來做,亡者才能得到利益,一般道教都是迷信,若要有真正的功德,就要請出家人,因為他們吃素、念經、有修行。根據經上說人死了,如烏龜脫殼,十分痛苦,又說人死了如餓了七天,還要擔千金重擔,行千里泥路,真是饑渴難受,寸步難行。又說人死後八小時內神識還未離開,所以不要哭,要念佛。人死後叫『中陰身』,共四十九天,就是所謂七個七,如果第一個七沒去投胎,就要等第二個七、第三個七去投胎,最慢第七個七,一定要去投胎。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隨業去投胎,在審判時,十分痛苦,因此在這期間,唯有為他做功德最能幫助他。經上說:如果我們為他做七分功德,亡者得一分功德,做的人得六分。其中念佛功德最大,因為如果誦經,有的人也不一定會誦,而且那麼多經也不可能都誦,但是只要會說話的人都會念佛,念『阿彌陀佛』是『總持』,表示一切經、一切咒都念到了,我們念七聲佛,亡者得一聲,念七百聲,亡者得一百聲功德,所以希望你們化悲傷為力量,在這期間大家好好為亡者念佛。」果然他們都能念佛,而且也都照佛事來辦理。

    此外他的岳母往生時也請鑑因法師去開示,同樣感應也很好,這些希望大家能確實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