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林林居士往生記

鑑因法師講述

 

  首先要講的,是一位林居士,這位林居士,我們可以稱他為居士,因為他在臨終前三天才歸皈依,男性,三十六歲,他住在員林鎮博愛巷,在做鳳梨酥。這個林居士他平時很孝順,雖然,他爸爸比較愛玩,譬如愛跳舞,雖然比較有點習氣來說,但是,這個林居士非常孝順,生前很孝順。他平時是在做鳳梨酥為事業。他本來是在員林信用合作社的旁邊,租了一間房子在做,當時還沒搬到後來這個地方,當然他也沒聽過佛法,所以,有在玩大家樂,大家樂一玩,輸了一百八十多萬,輸到實在很窮,變成三餐沒有像一般人一樣,煮菜煮飯來吃,變成怎樣呢?很可憐哦!三餐都是吃麵線,那個麵線煮一煮,加一點醬油,加一點油,這樣就可以吃了。如果說,吃個一餐兩餐那就沒關係,長期這樣吃,他的三個孩子吃得都不習慣,變成每到吃三餐時,就在哭,本來孩子肚子在餓時,看到該吃飯了,就會很高興,結果,若要吃飯時,有時都吃到哭,他看到他的孩子在吃麵線吃到哭時,就把他的孩子打了一個耳光,他的孩子就在哭,打完後,他也開始懺悔,為什麼懺悔呢?他說,說實在的,不是孩子吃不下,我大人也吃不下,我今天打他,這種罪過,都是由我玩大家樂造成的,所以,打完他的孩子後,他才覺醒過來,這些過失都是他做的,若沒有打他孩子的耳光,他可能還在玩大家樂,他打孩子耳光之後,他自己才覺悟了,從此,就不再玩大家樂。

  事後他自己說,雖然輸了一百八十多萬,欠了滿身的債,也還迷迷糊糊的繼續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玩,現在想起來,像是寃親債主要來牽他一樣。他欠人這麼多錢,當然房租就無法如期付清,店東就來向他要,說你要搬家,這間房子我要要回來,他性子直,就說好,我趕快想找一個地方。他心裡就在想,要找的話,找看看有沒有房東比較好的,心底這樣想,他那時後沒有信佛,他就去問神,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比較好的地方,有一個宗教信仰的房東,他心底這樣想,這樣盤算了好幾天,盤算的時候,他就這樣求佛、求神,他不知道佛跟神有何差別,但他總是這樣求。

  可能,因為他這個人的心地不錯,只是一時的迷糊,說起來真不可思議,我們蓮社有一個蓮友,叫阿盆居士,這是女居士,她有受過菩薩戒,她有一間房子本來已租給人,租給人之後,向她租房子的人後來買了一間房子,於是搬到自己的房子住,因此,她這間房子就空下來了,沒有租人。經過五、六個月,她想,這間房子閒置著都沒租給人,該租給人,也有個伴,不然大家都出去上班了,留下自己一個人很孤單,她先生在教書,就說好啊!我來寫,寫吉屋出租。寫完後,當天下午就張貼出去。

  這個林居士他想,人家要把房子要回去了,現在閒閒的,不然就到街上繞一圈,騎上鐡馬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個比較好的地方。恰巧,他就看到一張吉屋出租,字又寫得很漂亮,這個人可能有修養,不然,這個字怎麼這麼漂亮,那我就來去問問看,就騎著鐡馬去問,一到達,這個阿盆居士不在,她先生也不在,只有她女兒在。

他就問說,你們這間房子要出租嗎?

她女兒說:,是啊!

要租人多少?

她女兒說:這個我不知道,你要跟我媽媽講。

妳媽媽不在家嗎?

她女兒說:不在!她去蓮社,去和人家共修。

他說:什麼是蓮社?

蓮社就是人家在拜佛的地方。

這個林居士聽了心裡很高興,這個蓮社在拜佛,這個一定不錯。隔天早上,他又去阿盆居士家,

去時就問,你們這間房子是要出租嗎?

她說:是啊!

他說:我是看到紅紙,上面的字又很漂亮,昨天來時,妳女兒在家,說要我跟妳講。妳要租人多少?

她說:看你要租多少?

他說:怎麼有人這樣?人家都是房東說要租多少?我們怎麼跟妳說多少?

她說:一個月三仟塊就好。

他說:怎麼這麼便宜。

她說:這樣就好了,就當是做伴。

他說:要壓金嗎?

她說:不用了。

他說:房租是一年還是六個月?

她說:隨便你啦!

他說:這樣我每個月給妳好嗎?

她說:好啦!

  他聽了心裡很高興,我現在才在缺錢,若是要我一年或是六個月,三六就要一萬八仟元,對我來說一萬八仟是很多,我跟她講每個月給,她都說好,這個房東確實不錯。

他又說:我跟妳租,那要不要簽合約?

她說:你若高興就寫吧!若不要也沒關係。

他說:妳這個人怎麼這麼好。

她說:沒關係,這個房子自己的。

他說:那我看個日子就搬進來。

她說:好啊!你要看就看吧!看是要什麼時候。

他就去看,看看結果說是那個月的十三。

他說:我十三搬進來好嗎?

她說:好啊!

他說:我十三搬進來,房租是不是要從十三號算起?

她說:不用了,從下個月一號算起啦!

他說:妳的人怎麼這麼好!

她說:那樣算太囉嗦,從下個月初一算起就好啦!

    林居士就覺得這個房東真的是很好,就準備搬家,搬好後,他覺得跟這種信佛的人住在一起,覺得很有趣。就這樣,碰到房東太太時,

他就叫:厝頭家娘。

她說:你叫這樣不好聽,什麼厝頭家娘。

他說:那要怎麼叫?

她說:我叫阿盆,就叫我阿盆就好。

他說:不要啦!這樣我叫不習慣。

她說:那你叫我阿彌陀佛好了,我們是信佛的,你就叫我阿彌陀佛好了。

從此,他叫阿盆居士就叫阿彌陀佛,他這個人在還沒有信佛之前,就有這樣的因緣。

每當看到阿盆居士回來,他就喊著:阿彌陀佛回來了。

當她要出去時,他就說:阿彌陀佛啊!妳要去哪裡?

她就說:我要去蓮社。

他說:那這隻馬我幫妳牽。

她騎摩托車,有時騎指腳踏車。
他都說:這隻寶馬我幫妳牽,阿彌陀佛,妳這隻馬放那裡,我幫妳牽就好。

當她要出去時,就幫她牽出去,摩托車總是幫她牽出牽入。從此,也都叫阿盆居士,叫阿彌陀佛。

 

  所以,就是這樣,自從租她的房子以來,他就『阿彌陀佛』時常掛在嘴上。看到阿盆居士,就說『阿彌陀佛』。就是這樣結這麼好的因緣,所以,在臨終時,非常殊勝。

  他在阿盆居士做不到兩年,玩大家樂輸掉一百八十多萬的錢,就都還完了。有一天,阿盆居士去台北看她媽媽,她媽媽住在她娘家,就是住在他哥哥家,她媽媽生病,她去看她,去一個星期才回來,回來後,林居士就責怪阿盆居士。

他說:阿彌陀佛,她都沒有保佑我。

她說:為什麼我沒有保佑你?我怎麼有能力保佑你?你應該叫阿彌陀佛保佑你,我怎麼有能力保佑你?

他說:妳一去台北七天,我就生病了,妳在家時,我都沒有病。

她說:你應該叫阿彌陀佛保佑你,你就是七天都沒有念阿彌陀佛,你才會生病。不然這樣,我來幫你收驚收一收,收一收看會不會快點好起來。

  阿盆居士會幫人收驚,我曾教她這個收驚要怎麼收,要念觀世音菩薩,念大悲咒,然後,拍一拍,叫一叫。好比說,藥吃的沒效,或是真的嚇到,就會好起來。一幫他收驚後,本來早上不是很早來,隔天早上一大早就來了,來了就站在她家大門口,她家門都還沒開,就很大聲的叫喊著,於是,她就打開二樓的窗戶。

他在樓下大喊著:阿彌陀佛,我都好了,我都好了。

  經過三個月之後,阿盆居士又去台北看她媽媽,這個林居士又同時生病了,真的是太剛好了,都利用她不在時生病。這回生病,就和上一次不同,他去三家醫院檢查,三家醫院的醫生所說的病都不一樣,三個醫生說三種,有的說他得了胃炎,有的說他得了腸炎,一人說一種。

  他就要求阿盆居士,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妳再幫我收收驚,上回我生病,妳幫我收收驚,隔天就好了,這回醫生每人說一種,不知道倒底生什麼病,妳再幫我收一收,看能不能快點好。她說:好啊!於是,她又幫他收一收驚,收完後,阿盆居士就對他說:

  我看你這個病,三個醫生說的都不一樣,我看你這種病不是子病,應該給醫生做一次徹底的檢查,看結果是生什麼病。

他說:有理。

  之後,他就到台大檢查,檢查結果是得了肝癌,肝是三片還是四片,每一片都感染癌細胞,可以說病得很嚴重,他知道這個結果後,就從台北打電話給阿盆居士,打回來時,哭的很傷心,邊說邊哭。

她說:你是怎麼了,怎麼哭成這樣。

他說:不好了,醫生把我切片檢查,說我的肝得了肝癌,整個肝都被癌細胞感染,還說,一定要開刀,啊開刀也沒有人照顧我,這怎麼行。

她說:沒關係,我去照顧你。

他說:啊!妳來照顧我。

她說:沒關係,如果真的需要開刀,我一定去照顧你。

他說:那好啊!

  他就跟醫生說,幫我開刀。過兩天後,又打電話回來,邊哭邊說,說不能開刀,說很嚴重,不能開刀。之後,就送回我們員林的醫院靜養,也就是等死。當他在員林的醫院靜養時,那時阿盆居士就不時跟學人(鑑因法師自稱)講,

講說:租我們房子的林先生,病的很嚴重,不知道哪一天會死?師父您慈悲,去醫院幫他皈依。

我說(鑑因法師自稱):好啊!去幫他皈依,好啊!

  就這樣一天又過一天,也沒去。到了有一天,他的病變成不開刀不行,為什麼不開刀不行,因為他的血管破掉了,血流出來,不開刀的話,血流在腹腔裡面,所以,不得不開刀,將血清出來,不是將肝開刀,是為血管破掉開刀。然後,就開刀,開刀之後,過第二天,我就去幫他皈依。他這人很有福報,本來我們蓮社是有學人和溥因師,那幾天,剛好純因師也在員林蓮社,他住了一個多月,所以,我們三個去醫院幫他皈依,可以說,我們員林,三個師父幫人家皈依,他是第一個,所以,他這人很有福報。一去到時,看這個人體格很好,滿面紅光,身體很強壯,手臂身體都很強壯,體型很大,不是那種肥胖,是很壯的那種體格,若不是很了肝癌,這種人一看也知道能活上百歲,結果,現在三十六歲就變成這樣,人生實在無常。於是就幫他皈依,他痛的唉唉叫!若需要什麼,他就叫阿盆居士,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妳幫我弄高一點,師父在幫我皈依,幫我弄高一點。阿盆居士說實在的,比他的太太還好,他太太很軟弱,阿盆居士時常照顧病人,所以,她對病人很體貼,她就幫他弄高一點,然後,就幫他皈依,他就一句一句跟著念,大懺悔文也跟著念,皈依也跟著我們念,在發願時,也都跟著念,發願完後,他嘴笑笑的,

並說:師父,師父,還有什麼願可以發?我還要發。

我說:有啊!你如果還有發,還有啊!你就發願說,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生到阿彌陀佛的身邊。你就這樣發願。

我們本來只發四弘誓願而已。

他說:這樣啊!那我會,我會。

然後,他就說:阿彌陀佛啊!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生到你阿彌陀佛的身邊,要學你度一切的眾生。

  他就很高興。皈依後,就為他開示,說這個娑婆世界的痛苦,生老病死的苦,像你這樣三十多歲,身體這麼強壯,你看,才沒有幾天,就病在床上,這就是佛祖說我們世間無常,他才會為我們介紹西方極樂世界。我就為他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生到那裡的人,有無量的光明,有無量的壽命,到那裡的人,都沒有煩惱,也沒有是是非非,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所以名為極樂。這麼好的世界要怎麼去呢?要念阿彌陀佛,所以,你得這種病,你自己也知道,你從現在起,要更虔誠的念阿彌陀佛,不管多痛,你就是要念。他就說:我知道,我知道。然後,他就很高興。幫他皈依完後,我們就回去了。

  開刀完後,醫生這樣說,若沒有開刀,今晚就會死;若有開刀,可能還可以活九個月,所以,不得不開刀。要開刀前,將他推入手術室,一路上,就對阿盆居士,說:阿彌陀佛啊,妳不要離開我哦!

她說:不會啦!阿彌陀佛不會離開你啦!你放心去開刀,阿彌陀佛不會離開你。

  他就拉著她的手,隨著手術床推入手術室,當然阿盆居士不能進去,就站在外面的窗戶前給他看,給他看我阿彌陀佛沒有離開你,他被邊推進去邊看,進了手術室,他就邊念阿彌陀佛,醫生邊麻醉他,直到他不醒人事。手術完後,他就被推出來,推出來還很迷糊,一醒過來時,看到阿盆居士在身邊,第一句話就說:阿彌陀佛,妳在我的身邊。所以,他一直將『阿彌陀佛』的掛在嘴上。經過兩天後,阿盆居士就到蓮社共修,共修那天下午去看他時,她覺得不太對勁,覺得很嚴重。他說:阿彌陀佛啊!我很痛苦。他說他一痛苦起來,手術的縫線都斷掉,內外的縫線都斷掉,因為斷掉,所以很痛,他都一直在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到那天,也就是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五點時,他就看到阿彌陀佛。阿盆居士都在旁邊照顧他,他太太也在那裡,還有他一位朋友,也都很盡責,都在那裡照顧他。阿盆居士是坐在他的旁邊,他就在一直唉叫,及一直念阿彌陀佛,一直唉,直念阿彌陀佛。那時,他都是躺著,無法起來坐著,把他扶也無法坐起來,因為,他的傷口已經裂開,所以,都一直躺著,

嘴裡邊唉邊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啊!阿彌陀佛喔!阿彌陀佛啊!.....

這樣念著阿彌陀佛,到了五點突然爬起來坐,說著:阿彌陀佛在那裡!阿彌陀佛在那裡!阿彌陀佛在那裡!阿彌陀佛在那裡!

手一直比著那裡,比著門那裡,比說,阿彌陀佛在那裡!

阿盆居士沒有看到阿彌陀佛,她就說:你不要激動,躺著,躺著。

都不理她,手比完後,雙手就合掌,又說:阿彌陀佛來了!阿彌陀佛來了!阿彌陀佛來了!....

  就這樣念著阿彌陀佛來了!阿彌陀佛來了!念了約五分鐘,念到沒有力氣,漸漸的躺下去,漸漸的躺下去,最後都沒有力氣了。那天晚上剛好九點鐘,他又第二次看到佛來了,在還沒有臨終以前,阿盆居士因為下午看到他在比說阿彌陀佛來了,也沒覺得有什麼,因為他都稱她為阿彌陀佛,她認為他在叫阿彌陀佛是在叫她,所以,她也沒有多想,她只想要到蓮社共修,共修完後再回來看他,但是,她去蓮社前,先來看他。自從他那天下午五點看到阿彌陀佛後,

他就跟阿盆居士講說:從現在起,妳都不要離開我,阿彌陀佛,妳都不要離開我。

她就說:好啦!好啦!我不會離開你啦!

    結果,她就回去吃飯了,我們蓮社七點半共修,她就七點半以前先到醫院看他,去看他的時候,他又跟她要求說:阿彌陀佛啊!妳不要離開我,妳今晚都不能走,都不要離開我。

她說:不會啦!不會啦!我不會離開你啦!

  她心裡想要到蓮社共修完後,回來再來看他,結果一看,很嚴重,所以,那一晚就沒有到蓮社,就在那裡陪他。剛剛好九點整時,第二次又看到阿彌陀佛了,手就這樣比。

他說:他下午有看到阿彌陀佛來,他的手在比在拜,那時候很激動,就是阿彌陀佛來了。

她說:阿彌陀佛來時,你怎麼不跟他去?

他說:我怎麼知道?

阿盆居士就教他,如果你再看到阿彌陀佛來時,你要跟著衪去。

他說:我怎麼跟著衪去?

她說:阿彌陀佛手伸這樣,拿著蓮花,你就要著跟他去。

他說:好,那我知道了。

  九點整看到阿彌陀佛來時,這個林居士手就比這樣,比著接引印,眼睛撐向上看,嘴笑著,眼睛漸漸眯上,就往生了。我們蓮社平常是七點半共修到九點,他剛好在九點死掉。九點的時候,我們的電話就響了,就請學人去聽,那時候剛好結束,就請學人去聽,

阿盆居士就說:鑑因師,你前幾天來皈依的林居士現在臨終了,請你向大家宣佈,讓這些蓮友來幫他助念。

  他這個人很有福報,今晚人特別多,一群人就這樣到他家那邊幫他助念,因為他家就在醫院後面,說起來也很有趣,這林居士還未死時,

他曾對阿盆居士說:我若是死掉了,我的後事希望妳阿盆居士幫我發落。

她說:你也好了,你有老爸,也有老母,也有太太,叫我幫你發落,那你老爸老母也要同意,你太太也要同意。

他說:無論如何,妳一定要幫我發落,妳若幫我發落,我會笑給妳看,我嘴會笑給妳看。

她說:好啊!那你要先跟你老爸老母,跟你太太講好。

他說:好,我會跟他們講。

  真的,就在他死時,他的眼睛睜大,阿彌陀佛看完後,漸漸眯下來,眼睛漸漸眯下來,嘴一直笑,就把他扶到他家,之後,我們就趕到林居士家去,在醫院後面,博愛巷那邊,去他家助念。我們都有個習慣,尚未念佛之前,先翻開來看一看,開示完後,念完,再翻開來看,去的時候一看,臉紅潤紅潤,嘴笑笑的,確實真的,他的嘴有笑給阿盆居士看,這樣笑笑的。助念一陣子之後,再開示,重新再開示一次,那天晚上,大家一直助念,念到十一點時,

阿盆居士就說:鑑因師,這麼晚了,你先回去,我們幾個住附近的,繼續助念,你都那麼早就要起來做早課,你先回去。

  我就要回去了,回去之前,十一點時,陀羅尼被再翻開,再開一次,現在看時,比剛才笑的更大,我才講完比剛才笑的更大後,他的嘴又再一直笑,我就叫大家一起來看,看他嘴又再一直笑起來,全部的人都圍過來看,他太太、他老爸、他老母還有蓮友,大家都圍過來,說我們要看,他又再一直笑,笑到牙齒都跑出來,這可以說真不可思議的事情。

  之後,就都用佛制來做,做的非常莊嚴。去火化後,也有舍利花。從此以後,他老爸是信天主教,結果,也在念阿彌陀佛。他的阿姊,現在深信,以前不信,現在深信阿彌陀佛,當她(指阿姊)丈人死時,不但他阿姊深信,連他阿姊全家人,都深信阿彌陀佛,深信到什麼程度呢?他阿姊的丈人死時,請學人(鑑因法師自稱)去為他開示,未死就去為他開示,死後又去為他開示,我都有個習慣,就是為亡者開示完後,要再為家屬開示,為家屬開示就是告訴他們說:

  你們要用佛制來為他做,亡者才會得到利益。一般道教都迷信,都請道士,我說,如果你們要有真正的功德,就要去請出家人,專門在修行,有在吃素,有在念經,有在修行,那就有無上的功德。根據經上這樣講,說我們人死時,像活龜在脫殼這麼痛苦,地藏經說我們人死,像是絶糧七天,肩擔百斤的重擔,經歷泥濘千里之路,也就是說,我們人死,沒有吃飯七天,擔那個重擔,就是擔我們的罪業,走在爛泥巴中,走幾千里路,可以說,餓饑失頓,寸步難行,這麼痛苦。又說,我們人死,八小時內,神識還沒脫離,不要去摸他,不要哭他,要為他念佛。


  經上又說,說我們人死,叫做中陰身,中陰身的壽命有四十九天,經過七個七天,第一個七,若沒有去投胎轉世,就要等第二個七,第二個七若沒有去,就要第三個七,最慢到第七個七一定要投胎轉世。所以說,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被這個罪業牽去投胎轉世,所以閻羅王在審判,七七四十九天內在審判,很恐怖很痛苦。
  我們若在這段期間,會為他做功德,他就會得到我們為他做的功德的利益,照地藏經中說,我們為他做七壇功德,亡者可得一壇,我們為他做的人得六壇,能找到幾個為亡者做七壇功德的很少,大家都做一壇兩壇三壇都說夠足了,實在說,照經上說,不知他有沒有得到一壇,所以,換句話說,我們為他念七聲佛號,他就得一聲,念七百聲,他就得一百聲,念七千聲,他就得一千聲,何況做七壇功德,相信也要花很多錢,叫你們念經,你們也不曾念,有的字很深,你們也不會念,若請你們念阿彌陀佛,只要你們會說話就會念,還有,念這個阿彌陀佛功德最大,叫做總持,總一切義,總一切理,可以說你念阿彌陀佛,等於所有的經所有的咒通通念到,所以,我希望你們,化悲傷為力量,在這段期間來念佛。

  學人就這樣為他們開示完後,真的就按照佛制做,全家都為他念佛,念到後來,他阿姊家全部都信佛,甚至,他丈母死時,也都用佛制,也請學人去開示,同樣,感應事蹟也很好,所以,希望你們大家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