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媱居士往生記

鑑因法師講述

 

  我們蓮社有林松喜、林松堅這兩個兄弟,都在做老師,他們的母親臨終後,有很多事蹟,學人請他們寫出來,總是做老師的人,文筆很好,刊在我們的普明裡面,這個感應也很殊勝,學人就照這個感應念給大家聽。他這麼說:

  因為鑑因法師的分付,今天將先母林老媱居士信佛經過,及往生瑞相,簡述於後,以為修持淨土法門,必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做為見證,並與蓮友、大德大家一起共免。

  先母從二十多歲就開始吃素,逢迎神拜佛(逢神就拜),特別虔誠,不是專一的信仰跟修持,(不是專門信佛的,不是的,是看到神就拜。)五十多歲時,經隔壁的人介紹後,信了一貫道,從此,時常到一貫道的道場禮拜,不久,我也在他的要求之下,也加入一貫道。由於一貫道的教義,無法滿足我的信仰及需求,我就在民國六十七年皈依佛法,自此,有機會慢慢介紹母親認識佛法。

  (你看看,他和他母親都入一貫道去了。)

  四年前,我對於佛法就比較瞭解,於是,就為她介紹淨土法門,勸請母親求生極樂世界,她也真的樂意信受,所以,開始念佛。最初,每天念一、兩百聲的佛號,漸漸進步,增至一千、兩千,臨終前一個月,就每日至少念三千聲的『阿彌陀佛』。

  七十八年六月九日,我在往員林蓮社蓮友林太太她家的時候,請回一幅『西方三聖』回來供奉,並且,準備有人助念時,做接引聖眾之用,想不到請回來的西方三聖,隔天早上,母親就突然逝世,成為被接引的第一人,這可以說是很巧合的事,在冥冥中,佛祖都有安排。

  六月十日上午九點半,家母覺得肚子痛,以為是平常的胃痛,吃了藥總是無效,疼痛加劇的時候,就請本地的西醫來為她把脈,把脈結果顯示脈膊微弱,就不敢為她打針施救,於是,轉送員林民營綜合醫院急救,結果不治,就臨終了,死因是急性腹膜炎,引起心臟衰竭而亡,這個時候她是七十一歲,母親生前說她時常求佛菩薩,保祐她臨終時要走得很快,不用脫磨這些兒女,這樣在床上躺太久,脫累這些兒女,佛菩薩果然慈悲,給她如願,但是,想不到是這樣的死法,實在是嗚呼哀哉,真是使人嘆息。母親從發病到逝世,只有兩個半鐘頭而已,這個事情真的很突然,以致於我們大家沒想到她臨終前的開示和助念,實在覺得很慚愧,不過,喪事一切都依佛教臨終的助念常規,盡量如法辦理。

  從醫院回到家裡的路上,開始一直到火化為止,這段期間,除了承蒙員林蓮社及社頭蓮社多位蓮友前來助念,並做普佛的儀式以外,七天之中,日夜不停由家人輪流助念『阿彌陀佛』的聖號,制喪期間,全家都吃素,並由兄弟姊妹集資,為母親供養三寶,救濟貧病,捐獻給道場做功德,喪禮的儀式,遵照母親生前的意願,一切從簡(一切都做的很簡單,他母親生前就這樣交代),做法事沒有用擴音機,(有的做法事用擴音機開的很大聲,人家說吵死人,連活人都被吵到)出殯的隊伍,也沒有請製造噪音防害安寧的電子琴、花車、或其他的陣頭,通通都沒有,(他們這樣很如法,能做到這樣的人,可以說很少很少,現在的人,都只顧活人的面子,死人管他去死,管活人的面子就好,弄的熱熱鬧鬧,這樣死人一點利益都沒有,大家都這麼做。而人家他們會這樣如法的做,對他母親有利益的就去做,沒有利益的就節省,可以做為我們的模範),喪事是如法舉行,母親是否確實有往生極樂世界,從下面這三件事情看起來,這答案是肯定的,確實真的往生極樂世界。

  第一點,母親預知時至,他的家母逝世,隔壁的余太太和邱太太證實了這件事。

  這個邱太太這樣說:你母親逝世的前三天,就來我們家和我聊天,她跟我說,不久就要和妳們離開了,並且還談了很多話。

  而余太太這樣說:伯母死的前一天,進來我的家裡,厝前厝後巡視了一遍,我覺得今天來我這裡怎麼怪怪,怎麼把我家厝前厝後巡視了一遍,叫我不要光只顧賺錢,要相信因果,要多念佛,要多跟我們去聽經聞法。伯母死後,我才想到飼料店的陳太太,有一天向我提起,說伯母跟她說,妳女兒死了,不久我也要走了。使她很擔心。

  因邱太太和余太太的話,他才知道他媽媽確車預知時至。

  第二點,全身柔軟,我們在家母逝世三十小時,才為她淨身換衣服,身體仍然柔軟,真的很軟,因為天氣很熱,向殯儀館租了冷凍冰箱來冷凍屍體,温度維持在攝氏二度到四度,以防止屍體敗壞腐臭,在六月十六日家母逝世第七天時,遺體才從冷凍冰箱搬出來入殮,臉色比生前還要紅潤,四肢身體關節非常柔軟,不像經過冰箱冷凍過一樣,和生前一樣柔軟,還很紅潤。

  第三點,累聞天樂鳴空,大哥及大嫂晚上輪班念佛完畢,開車回家的路上(他大哥大嫂是住在員林,林松喜老師是住在永靖,在永靖國小的前面,林松堅老師是他的大哥,他大哥大嫂晚上輪到他們念,念完就開車回員林),在路上,兩人都聽到非常清楚的念佛聲,也有很多次聽到母親念佛的聲音,(你們看看,死了還在念佛哦!)他太太固定於每晚三點半左右一醒來,就聽到清析的窗外,天上都傳來念佛的音樂,音調優美輕柔,無比動聽,只覺得這個聲音遍滿了外面的天空,不知發自何方,仔細的分別起來,絶不是來自靈堂的念佛聲,因為家人助念有敲引罄的聲音,而所聽到的梵貝音樂則沒有引罄的聲音。在六月二十八日安放骨灰的前一天,延請八卦寺的師父去做法會一天,拜三昧水懺,並且做施食,會場設在他所住樓房的客廳,花了一翻的苦心,自行設計和佈置,尚稱榮重莊嚴,(靈堂是自己設計,自己佈置,他們這些兄弟當老師,很有才華,我們蓮社的普明都請他做,現在改為蓮訊,都請林松喜老師編輯,都是由他寫出來的)那天晚上全家十一點就去睡了,正好睡時,睡到天亮,二十九日早上,隔壁漢堡店的老闆娘王太太就去問林松喜他太太,他問說:昨晚你們是整晚都沒睡嗎?整晚都在拜嗎?

  林松喜他太太就說:沒有啊!

  王太太又問:那為何我和我先生,今天早上三點半醒來時,聽到你家客廳一直在念阿彌陀佛的聲音。

  根據她說,念佛時,還有木魚的聲音,有男聲也有女聲,這個聲音又很大,但是他們家自從助念以來,在法會中從來沒有用過木魚,對答之下,覺得很不可思議,王先生他們夫婦倆並不是佛教徒,所以,也沒有必要來騙我們,他們聽到清清楚楚的念佛聲,應該是佛菩薩慈悲的示現,所賜給他們家母已經往生極樂世界一個肯定的見證。綜合了家母信佛的經過與往生的瑞相,證明了下面三件事:

第一件,家母確實已經蒙受佛的接引,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

第二件,家母是一貫道的信徒,信佛念佛後,也如願往生,可見雖然是其他宗教的信徒,只要對念佛法門有具足堅定的信願,肯念阿彌陀佛,也一樣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佛就是沒有分別心,佛就是平等心,雖然是其他宗教的信徒,你若肯來念這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樣會照你的願望來面前接引你。

第三件,一貫道小數的傳道師所宣傳念阿彌陀佛已經過時了,沒有用了,不能了生脫死,這句話是他們自己捏造的妄語,惡意要重傷對手的宣傳花招,千萬不要去相信(林松喜老師以前也是信一貫道的,這是他自己說的話)。

  僅以此文,報佛深恩,並供養讀者,願未信佛者,共起正信,己信佛者,信願堅強,願各位自身之外,隨緣度眾,相邀親友,同霑法益,共沐彌陀慈光,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