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李老先生往生記

鑑因法師講述

 

  現在所要說的這位亡者,是住在彰化縣北斗鎮文昌里後溪巷,這篇文,是他的大兒子看到感應這麼多,親自寫下來的,這文章寫的很好,學人(鑑因法師自稱)就照這個文章念一遍,他這麼說:

  『爸爸臨終感應記』:

  他爸爸今年六十八歲,於民國七十六年二月,因為胃的消化不好,住院檢查,結果,診斷為胃癌,需要手術治療,當時,因為考慮到他有高血壓,以及其他的病症,所以,因為這樣,而改吃中藥治療,此後三年之間,都覺得比以前更瘦,一直到民國七十九年二月,時常有嘔吐的現象。

  還有一次住院檢查,檢查結果,那個瘤已經腫大,而且,十二指腸也已經堵塞了,不得不手術治療,手術的結果一切都很順利,恢復了平常的生活情形,心情也充滿希望,因為,他沒有告訴他爸爸瘤還在肚子內,手術只是手術一部份,而那個瘤沒有進行手術,因為,他爸爸宿具善根,很勤於拜佛,雖然癌細胞已經擴散到每一個器官,雖然身體漸漸的消瘦,體力也一日不如一日,卻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這可能是他勤於拜佛所感得的。

  一直農曆的九月十八日晚上,發覺情形不對勁,就打電話請教一位堂姊,這位堂姊在竹山寺出家,他就感謝堂姊介紹員林蓮社鑑因法師,看鑑因法師能不能到他家裡為他父親開示,教他們的這些兄弟姊妹一家人念佛。學人剛在蓮因寺出家,到淨律寺結夏安居時,這個竹山寺都住著尼師,這些尼師都要依止比丘,所以,她們就依止淨律寺,每年結夏安居,都要到那裡請戒,請戒時,淨律寺的住持照因法師,要學人為竹山寺說一些助念的情形,以及如何念佛,學人曾經到過竹山寺好幾次,所以,竹山寺的尼師與學人很熟,他的堂姊就是在竹山寺出家,看到他父親病情這麼嚴重,她就為這個堂弟介紹我們蓮社。

  在念阿彌陀佛的佛聲中,他爸爸的心跳就漸漸的微弱,平常睡覺時,眼睛就沒有閉起來,他的眼睛瘦到兩個眼窩都下凹,但是,為他念佛後,剛臨終時,眼睛也沒有閉起來,那天晚上很冷,是九月十八日半夜十二點多,電話響起來,我(鑑因法師自稱)就去接,說他爸爸很危急,希望學人為他開示,我說好啊!你開車來載我。從北斗開車到員林,可能要花半小時,學人到他家時,這個老人坐在椅子上躺著,他要求說要躺在椅子上臨終。我看到他坐著顯的很痛苦,頭低低的,我就說,我們將他扶到床上,然後大家一起念佛。於是,就將他扶到床上,為他助念約十五分鐘,開示之後,再為他助念十五分鐘,他就臨終了,學人在那裡念到約三點時,我說,我要回去做早課了,你們今天一整天都要為他助念,於是,他就載我回去蓮社。

  這段時間,剛臨終時,眼睛睜著,嘴巴開開的,臉色蒼白,病了很久,臉色很難看,雖然很安詳,但是,瑞相不是很好,所以,我說,你們都不要為他更衣,都不要碰他,要虔誠為他念佛,然後,為他蓋上陀羅尼被後,我就要回去了,並交代說,明天才將陀羅尼被翻開看,臉色一定會變紅潤,眼睛和嘴巴一定會閉上,還會轉成笑臉。隔天,他們就翻開來看,果然,都和我說的一樣。

  他爸爸臨終後,照這張來念,他說:

  鑑因法師特別交代我們,在這八小時內,不可以去動他,大家真的很誠心,在他的身邊念阿彌陀佛的佛號,因此,一家人都依照法師的交代,輪流助念。一直到上午九點多,才為他父親更衣,這個時候,全身都軟綿綿,連一點點硬的感覺都沒有,到他父親入殮的時間,是選在農曆十月初三下午,剛好距離死已經有十多天,十九的子時死,到農曆十月初三,十多天了,必須要租冷凍棺木來冷凍,所以,在農曆九月十九日的下午七點多,就將屍體移到冰櫃內。此時,身體一樣軟軟的,沒有硬的感覺,牽起他的雙手時,還活動自如,這個時候距離臨終,已經十九小時了。

在租冰櫃要將他冷凍前,他有打電話給學人,

他說:農曆十月初三的下午要入殮,師父!可不可以租冰櫃來冷凍?

我說:可以,但是,你們要在冷凍棺木旁為他念阿彌陀佛,你們這樣念的話,不管經過多久,身體就會柔軟,臉就會紅潤,嘴就會笑笑的。

他說:這麼好啊!師父!

我說:是啊!你要聽師父的話,要在他旁邊念佛哦!

  他就依學人交代的話去做,在農曆十月初三要入殮前的那天早上,那個出租冰櫃的老闆打電話來,說入殮前六小時,要將電源關掉,將下面的門打開,上面的門也要打開,並用大支的電風扇由下面的門吹進去,空氣讓它對流,讓他解凍後,再抬出來入殮。此時,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將電源關掉,很難下決定,他看兩次他父親的瑞相都很好,於是,對於佛的感應就很有信心,他就求佛來為他父親保祐,在這段時間,每天二十四小時,他都播放著『阿彌陀佛』佛號的錄音帶,全家人若有時間,就陪在他父親身邊,為他念佛,他下意識決定,不到最後一刻,電源決不關掉,雖然,租冰櫃的老闆說,要在入殮前六小時,要將電源關掉,並用電風扇吹,但是,他看兩次他父親的瑞相都很好,他下意識決定電源不關掉。

到了那天下午三點多時,說要開車去載學人。

我說:你們自己入殮幫他念佛就好了。

他說:師父!你再來為我們指導啦!

  他懇切的要請,我就答應了,並且,要請很多位蓮友去,去了之後,大家一起為他助念,大概念了二十多分鐘,他爸爸的棺木就運來了,運來後,都準備好了,要入殮了。

我說:你電源有沒有關掉?

他說:沒有。

  我想,這下遭了,冰了十多天,可能冰的硬梆梆的。我說,快點關掉,快點關掉。他這個時候才去關掉電源,然後,將他爸爸的屍體,從冰櫃裡拉出來,拉出來時,學人第一個靠過去,將他爸爸的手牽起來,看是不是已經硬梆梆的,冰十多天了,就連電源都沒關掉,學人在想可能硬梆梆的,所以,在剛拉出來時,我就將他的手牽起來看看,耶!整隻手竟然軟綿綿的,全家人看到這個手怎麼軟成這樣,又把他牽起來好幾次,然後搖搖看,搖給大家看,全部的人,連親朋好友都來看,看得都很高興,看到他爸爸的手,從冰櫃拉出來,電源也沒有關掉,手竟然軟綿綿,還可以這樣搖動。

  他和他的弟弟想說,手是軟軟的,脖子是不是硬的,結果脖子也都沒有一點硬的感覺。然後,幫他爸爸戴手錶、念珠,在戴的時候,他的身體都很活動自如,都很柔軟,他說,竟然在冷凍冰櫃中,冷凍了十四天,從冰櫃拉出來時,連一點疆硬的感覺都沒有,還可以活動自如,他覺得很不可思議。

  他住的房子是新蓋的,是別墅,很舒適,很大間,搬進去住才不到幾天,他爸爸在臨終前三天,琉理台的地板都濕濕的,臨終後,濕濕的情形更嚴重,一天都要擦好幾次,甚至,有時候這個水像小河在流一般,流到地板,流到排水孔裡,還發出水流的聲音,這種情形持續了好幾天。家人說,遭了,這個水槽太低,水龍頭太高,洗手的時候,水才會噴到外面。有的說,是水管安裝不好,破掉了。他媽媽說,這和你爸爸有關係。大家議論紛紛,感覺身體會起雞皮疙瘩,不是滋味。一直到出殯的前三、四天,這個地板的水才漸漸的減少,到了出殯時,這個水竟乾掉了,沒有水了,這種現像,他們覺得疑雲重重,都藏在心中。

  到了喪事做完後,全家人來到我們蓮社,到蓮社時,他媽媽和他大兒子才問說:,他爸爸死時放在琉理台的前面,我媽媽說,這個水流和我爸爸的死有關係,可能是我爸爸的眼淚。

我說:不是啦!這就是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這是一種很好的瑞相。

他們聽了之後,心情都開了,疑雲這才開朗,真的是不可思議。

  在守喪的期間,他們二十四小時都用錄音帶放著『阿彌陀佛』的佛號,全家人有時間的,就會去助念,沒時間的,就去工作,有時間時,全家人一定不敢亂跑,都會在他爸爸的棺木旁,為他念阿彌陀佛,在念佛聲中,時常就夾雜著一個念佛的聲音,第一次,是他太太和他有這種感覺,他太太就將念佛的聲音停下來,注意聽聽看那個聲音從哪裡來,原來,這個念佛的聲音,是從他爸爸的身邊發出來的,人死之後,還會跟隨我們大家一起念佛,要不是自己親身經歷,說實在的,別人說的話,我還不會相信,親自聽到從他爸爸發出念阿彌陀佛的聲音,說實在,確實死人會跟著人家念阿彌陀佛。這種現象,竟然給他們這家人遇上了,真是不可思議,真是幸運。

  農曆十月初六的早上,也就是出殯後隔天的早上六點多,他太太很早就起床了,也就是寫這篇文章的亡者大兒子的太太,就是大媳婦,在洗衣服,洗好衣服後,走到門口,忽然聽到一陣非常美妙,很悅耳的音樂聲,她感到很好奇,就向著音樂聲的方向走去,走了大約五、六百公尺遠,四周都沒有人演奏或播放音樂,因為,他們的工廠是在一條很長的路裡面,他們的工廠是專門在做彈簧床,行銷全省,在距離五、六百公尺的地方,音樂聲宛然就在身邊的周圍演奏,忽然,前面有個老人騎著腳踏車,和他太太打招呼,他太太就順便問這個老人,

她問說:你有聽到很好聽的音樂聲嗎?

老人說:沒有啊!我沒有聽到。

  他太太就照原來的路走回去,這個時候,這個美妙悅耳的聲音就沒有了,後來,請教鑑因法師時,才知道這是『天樂鳴空』。這是和佛有緣,你們有福氣,才可以聽到天樂鳴空,才會遇到這種瑞相。

  他自己在他爸爸臨終後,守靈的第二個晚上,他覺得他很累,就坐在沙發上,眼睛閉著養神,忽然,眼前出現一片非常明亮的光,那個亮度比太陽亮千百倍,見到這明亮無比的光,但是,卻不刺眼,雖然很亮,卻不會刺眼,過一段時間後,這個光才慢慢消失掉,恢復成黑暗的景像,然後,他才睜開眼睛,眼前的燈光,和剛才出現的光,真是天壤之別,佛光確實光亮無比,慶幸今生真是有緣,能夠看到佛光。

  以上所說的種種瑞相,都是事實的真相,一點我都無虛言,一點都無虛構,也沒炫耀的心。

  我(指鑑因法師)知道這個人很實在,說話時,實!實!實!(台語),做事情也很實在,可以說,很虔誠,很實在。

........

  把這個事實,說給大家知道,公諸於世,願與和佛有緣的人,大家一起共勉。

  如今,我(指亡者兒子)父親已經走了,內心覺得很悲傷,實在有『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感慨,但是,也因為有這次的因緣,所以,全家人與佛才更加接近,上面所說的這些瑞相,若不是親自體驗,只是聽人家說而已,是不容易相信,如今,我已經經歷這種境界,這種情形,對於佛更加深信不移,佛法的無邊,願力的不可思議,並借此感謝鑑因法師,及所有蓮友助念的因緣,及禪公寺的師父來誦經的功德,迴向給所有知道這個感應事蹟的人、蓮友,迴向給大家,阿彌陀佛。

.......

   這個感應不只如此而以,因為,這個感應是他父親死後不久他寫出來的,學人最近在北斗,有成立一個『十方念佛會』,他這些兒子自從這些感應事蹟後,每期都有去那裡共修,到去年剛好滿一年,剛好做對年(台語)時,這個八功德水又生出來,我就說:你當初應該問我,怎麼不問我,過了這麼久才說。

他說:為什麼?

我說:你要把它裝起來啊!這個是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裝起來後,若有人中毒,或有什麼障礙、業障,喝了就會好起來。

  我舉了一個例子給他聽,我們員林蓮社有一位蓮友,他以前未信佛時,家庭不和睦,於是喝農藥自殺,送到醫院時,救了七天,救不活,七天都在昏迷狀態,在昏迷狀態中,他感覺在走路,走到一個洞裡,這個洞裡的石壁上個個台,他說台上有三個人坐在那裡,身體都是金色的,還有一個老人,鬍子長長的,進去時,這個老人叫他回去,他說:不要,世間太苦了,我不要回去,我在這裡幫你們掃地,好嗎?

老人說:我們這個地不用人掃,地是亮晶晶的,你看。

他一看,果然真的,這個地是亮晶晶的。

他說:不然,我幫你們泡茶。

老人說:我們的茶也不需要人泡,你看我們這個水是從石壁流出來的,很甘甜,很好喝,我們也不需要人泡茶,不信的話,你喝喝看。

於是,他就拿來喝,哦--!好甘,好涼!

老人說:你該回去了,你現在回去就初一了。

他不得以,地也不用人掃,茶也不用人泡,不回去不行了,他就回頭,才一回頭,他就醒了,醒來後,問他媽媽說:今天幾號。

她媽媽說:今天初一。

  耶!他說是真的,回來就初一了,他說,到現在,喝那個水的滋味還記得,好甘甜,好清涼,他問學人這是什麼水,學人告訴他,那就是八功德水,醫生救你七天救不活,你就是喝了那個八功德水才又活起來。

我跟他說完這個例子後,就說:你當初應該把它裝一點起來,將來可以救人用。

  之後,這回做對年時,這個八功德水又生出來,還會流,他爸爸死時,水是流的像小河一樣,現在做對年時,同樣又生出來,他還是不會把它裝起來,他的第二個兒子後來得了青光眼,青光眼很難醫治,他聽我說後,他就沾那個水來塗他的眼睛,兩個眼睛都塗,塗一塗後,他跟我說:師父!師父!我爸爸做對年,那個八功德水又生出來了。

我說:又生出來了,那你有沒有裝一些起來?

他說:沒有。

我說:你跟我說你有青光眼,你有沒有抹一抹?

他說:有,我有沾起來抹一抹。

我說:你應該多裝一些起來,你只是抹一抹才一點點而以。

我再問:有沒有好起來?

他說:有,好了非常多。

你看看,真是不可思議,這就是李老先生往生的事蹟,而且,都是真實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