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一貫道

  一貫道在中國大陸雖然已經被取締了將近半個世紀,但是它的殘餘勢力仍然不時進行復辟活動,境外的一貫道也不斷派人到內地進行滲透。更值得注意的是,以 一貫道為代表的會道門組織,雖然在整體上已經不復存在,但在它們腐爛的屍體上仍然不時發出陣陣惡臭,毒害善良的人民。

  一貫道等會道門組織所繼承的實際上是中國文化傳統中的封建糟粕。這種封建糟粕一旦遇到適當的土壤和氣候便會再次冒出地面,毒害人們的心靈,殘害人們的身體。對此我們不可掉以輕心。

  一貫道的道統函蓋:東方十八代、西方二十八代及佛、儒、道各家。他們認為自從伏羲氏創造八卦,揭開天地奧秘後,天道便開始降世在人間,因此他們將伏羲氏尊為第一代道統祖師,緊接著是神農、黃帝、少昊、顓頊、帝嚳、堯、舜、夏禹、伊尹、商湯、姜尚、文王、武王、周公、老子、孔子、顏子、曾子、子思、孟子等上古帝王與先賢,統稱為東方十八代。

  但「無極老母」是一貫道的最高崇拜物件,是統領神、仙、聖、佛的神,為創育宇宙的主宰,又稱「無生老母」、「瑤池金母」、「明明上帝 」等,簡稱「老母」。老母住在「無極理天」,這是一貫道徒的最終歸向,即所謂的「歸根認母」。

  可見嚴格說來一貫道應屬一神論宗教,它以老母的母愛為立教之根本,強調在混亂的世界中,老母要救兒女脫離世上的災難,這些災難是老母為了使墮落的人們有所畏懼、進而回轉歸向她所降下的,稱 「三期末劫」,三期末劫最後以老母普渡、信徒歸根為最終結局,其他各宗教所敬奉的神、仙、佛等,在一貫道徒眼中只不過是老母普渡眾生的差役罷了。

  它有以下特點:

  1、打著某一宗教的旗號貶低該宗教

  明代中葉出現的秘密教門羅教(一貫道的前身之一),自稱是佛教祥宗的一支,但是他卻創造出「無生老母」這個邪神,把她淩駕在佛祖釋迦牟尼之上,說釋迦牟尼是受無生老母的派遣,來到塵世拯救眾生的。一貫道的另一前身黃天教在經卷中,甚至說釋迦牟尼是 「人面獸心」。

  2、宣揚 「末劫說」與「救世論」

  一貫道等會道門所宣揚的「末劫說」稱為「三期末劫」,內容是:宇宙和人類都是由「無生老母」所創造的,她居住在天宮「雲城」,共生育了96億皇胎兒女。因為看到塵世的眾生被魔鬼迷失了本性,變得陰險狡詐,道德淪喪,於是派這些兒女們下凡到塵世,恢復人類的本性。可是他們來到塵世後,又被酒色財氣所迷惑,成了 「失鄉兒女」,無法再回到天宮「雲城」。

  無生老母日夜思念他們,便先後派遣燃燈佛、釋迦佛和彌勒佛到塵世拯救這些失鄉兒女。一貫道等會道門還說宇宙從產生到最後毀滅,共經歷了青陽、紅陽和白陽三個劫期。在青陽劫期,無生老母派遺燃燈佛到塵世拯救失鄉兒女時,僅救回了2億;在紅陽劫期,又派釋迦佛來到塵世,但也僅救回2億,還有92億留在人間經受折磨,將由彌勒佛在紅陽劫之末,乃是人類歷史上最大和最後一次劫期,人類將要遭受水火刀兵等三災八難,乃是人類歷史上最大和最後一次劫期,人類將要遭受水火刀兵等三災八難,世界也將毀滅,所以又叫做 「三期末劫」。

  只有加入一貫道等會道門,在劫難來臨時才能得到無生老母的拯救。在現存世界毀滅之後,彌勒佛將降生塵世,但是他不再把失鄉兒女度回雲城,而是把 「雲城」帶到塵世,在塵世創造一個幸福美好的「白陽世界」。而降生塵世的彌勒佛即未來「白陽世界」的統治者,便是他們的教主。由此可見,秘密教門宣揚該說的宗旨,就是要奪取政權,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神權王國。

  3、創教者都是弱勢族群中不滿現實的人

  會道門的創始人基本上都屬於弱勢族群,他們缺少必要的謀生技能,又不甘心生活在社會的下層,於是便糾集其中的一些「勇敢分子」,創立會道門這類組織,以圖改變自己的地位與處境,最後達到躋身社會上層甚至奪取政權的目的。他們由於出身低微,缺乏必要的政治資本和社會影響,只好編造出各種神話故事來神化自己,稱自己是某某神靈轉世或化身,或曾經得到過某異人的 「真傳」以騙取信徒的信任,從而對他盲目崇拜。他們還雜糅各種宗教的教義來迷惑徒眾。

  可是,他們又大多識字不多,知識有限,對於正宗宗教的教義一知半解,在借用這些教義時,便隨心所欲,任意曲解,納入自己的思想體系。由於信奉者經過教主的 「洗腦」和嚴格的思想控制,對教主大多產生狂熱的盲目崇拜,以至明知謬誤卻深信不疑。

  明代秘密教門羅教創始人羅夢鴻,14歲應徵入伍,在今天的密雲縣司馬台當兵,後來又充當運糧軍人,退役後,生活無著,便走上傳徒斂錢創教的道路。他雜糅儒釋道三教的典籍,創造出一套自己的信仰體系。他識字不多,只能 「汪經」,即由他口述、弟子記錄整理;這便是經卷《五部六冊》的由來。他在引用儒釋道三家經典時,大多斷章取義,任意歪曲,往往與原意大相徑庭。他還神化自己,自稱一次在夢中受到了 「虛空老真空」的點化而「悟道」;後來,又編造了一個所謂他幫助明朝皇帝,以神力「智退」吐魯番僧人而挽救明朝朝廷的故事。

  再如聞香教創始人王森,是個熟皮工匠。他自稱一次在廟中避雨時,有一隻被追的狐狸逃入廟內,他便藏匿了狐狸並騙走獵人。狐狸感激便對他「斷尾相謝」。狐尾具有異香,故稱所創的教門為 「聞香教」。清代八卦教創始人李廷玉自稱12歲時曾受到無生老母的點化,並且得到太上老君傳授的坐功運氣功夫,而「明心見性」,悟道成真。

  4、利用醫治疾病或傳授巫術化氣功武術吸引信徒

  會道門創立者在開始傳徒時,大多利用巫醫治病或把氣功巫術化,作為吸引徒眾的重要方法。

  如明清時期的一炷香教,根據病人有病部位判斷身患何病。如系頭疼,便稱因為不孝順父母;手足痛,則為兄弟不和睦;肚腹疼,則因為 「良心不善」等等。治病的辦法是讓病人向北磕頭,訴述平生罪過,給予短香一炷,令其對香長跪,懺悔已過,說如此便可痊癒。

  清代乾隆年間山東清水教的教首王倫,「無以為生,遂抄撮方書(按:醫書),為人治癰瘍」,又 「以教拳棒往來兗東諸邑,陰以白蓮教誘人練氣,稱煉氣數十日不死,可避劫。以十日不食為小功,八十一日不食為大功。煉氣為文弟子,拳棒為武弟子。」

  再如清末民初的同善社,宣稱「坐功運氣」和「懺悔己過消罪」,可以被動病延年。「悟善社」也鼓吹通過「坐功運氣」,可以祛病延年,再通過修習功德,可以長生不老。救世新教聲言凡入道者通過修煉,能積累功德,可以消解以前的罪孽因果, 「減免惡報」,甚至可以「福報及後身子孫。」李宏志的「法輪大法」與這些秘密結社說法與做法如出一轍。

  5、通過傳徒大肆斂錢

  斂錢乃是會道門初創時期的主要目的,因此都規定教徒入教時需要交納一份「功績錢」或「種福錢」,表示日後可以得到幸福。後來,斂錢的名目越來越多,如一貫道表面上說入道不收錢,實際上卻列有功德費、供果費、獻心費、印書費、濟貧費、施茶費、辦義學費、超度亡靈費、渡大仙費、開辦壇堂費、外出辦道開荒費等十多種斂錢的名目。

  6、企圖通過社會上層或社會名人取得合法地位

  明代的紅陽教創始人韓太湖,為了取得合法地位,從家鄉曲州縣來到北京,攀附權貴勾結太監。他在北京「先投奶子府,轉送石府宅中,定府護持大興隆 」,又通過「御馬監程公公、內經廠石公,盔甲場張公」,不僅在官方的印經廠刻印了大量經卷,而且得到高層的茲護。

  聞香教創始人王森,為了得到高層的茲護,來到北京後改為姓王,認王皇親為本家,改名王森。他的子孫也繼承了這一傳統,在明清戰爭之際,他們看到明王朝行將滅亡,便派信徒到關外投靠滿族貴族,「請天聰為皇帝」,以表示對滿族貴族的擁戴;後來,甚至在清軍攻打錦州時,派人到清營中,與清軍約為內應,因而被滿族貴族封為 「漢軍旗」。王家子孫中有人當上了清軍的參將。

  7、有嚴密的組織系統

  一貫道在全國各地建立了一套嚴密的組織系統。全國性組織稱為「總壇」,由「師尊」張光璧和「師母」孫素貞直接領導;各地也設有總壇,由道長或領導點傳師負責;總壇之下有分總壇,由一名領導點傳師主持道務,若干名點傳師輔助工作;道壇,也稱公共佛堂,負責人稱 「壇主」,一般由點傳師充任;家庭壇,是基層組織,多設在虔誠的道徒家中,聯繫若干名道徒。

 

日蓮正宗與一貫道也是佛教嗎?

學佛群疑 聖嚴法師著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日本興起了富士山大石寺派的日蓮正宗,亦名創價學會,其所建立的政黨則名為公明黨。該宗以日蓮(西紀1222─1282)為教祖,否定印度釋迦牟尼佛的地位,說什麼釋迦是化佛,日蓮是本佛;釋迦佛已涅槃,乃是過去的佛,日蓮才是本來佛,現在化世,而且永久化世。如今的日蓮正宗,則又以現尚健在的此派創始人池田大作教主、為永琲漲礡C其雖以高唱「南無妙法蓮華經」的經題為專修法門,對於共有二十八品的《法華經》卻只取其中的第二〈方便品〉及第十六〈如來壽量品〉,可謂斷章取義,而卻又排斥佛教的其他經論及所有的各宗各派。故有日本學者將日蓮的宗教狂熱及其排斥異己的行為,比作基督教的耶蘇;其信仰的方式,與其說是佛教,當毋寧說是神道教的亞流。其實乃是日本民族化了的神道教,當日蓮宗漸漸歸宗正統的佛教之後,便出現了日蓮正宗。如一定要說日蓮正宗與佛教有關,也可將之歸類為「附佛法的外道」,絕對不是淵源自印度的正統佛教。

  自明朝開始,中國盛行儒、釋、道三教融合之說;到了民國之後,繼承白蓮教等秘密結社的餘緒,而於民間流行儒、釋、道、耶、回的五教合一之說,他們截取各家教義,兀自融合,自圓其說,名之為一貫道。雖說主唱五教一貫,實則是以佛教的彌勒信仰、濟公傳說,及《金剛經》、《心經》、《六祖壇經》、《維摩詰經》等,作為其掛羊頭賣狗肉的理論依據。說什麼釋迦牟尼佛已經退位,現今由無生老母派彌勒掌天盤;又說什麼禪宗自六祖慧能之後,道降火宅,只傳俗人,所以一貫道亟力詆毀佛教的出家僧尼。他們對於尚未入其道門的人,每每偽稱是佛教;將奉祀天燈為中心的天壇,也偽稱為佛堂;然在入門接受點傳師點了玄關之後,即被告知他們信的是天道,其信徒之間則以道親互稱。

  他們的思想觀念和入教的儀式,均與佛教不同,他們用佛經,卻不說佛法,而是採用他們得自鸞壇及靈媒的所謂聖訓,來任意解釋佛經。 佛教的古聖先賢無不主張以佛法解釋佛法,皆謂:「依經解經是佛說,離經一字即魔說。」可見,一貫道雖唱五教一貫,實則是以佛教為其腐蝕侵吞,並圖取而代之的物件。

  他們自己沒有歷史、沒有教主、沒有教義,卻歪曲佛教的歷史、搬遷佛教的教主、混淆佛教的教義。明明自稱天道,崇拜虛構的無生老母、明明上帝,信仰靈媒、乩童所宣講的神話,竟又利用佛堂、佛像、佛名、佛經作幌子。佛教以佛、法、僧三寶為信仰的中心,是公開的、理性的;一貫道也借用三寶之名,卻以抱合同(雙掌合抱的手勢)、點玄關(眉心受點,與靈相通)、五字真言(無太佛彌勒)的口訣為三寶,乃是神秘的、感性的。

  總之,日本的日蓮正宗和中國的一貫道,既然不是正統的佛教,也永遠不可能與佛教合流;性質不同,層次不同,目的尤其不同。

 

amitofo3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