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心聲

法蓮法師講

法師慈悲鑒照:

  末學法蓮在講堂出家,承蒙師父上人及講堂照顧,四事供養無缺,得安穩修行。但想想也應該瞭解各方學習佛法情形,在向大眾告假之前,寫了這封信,針對目前從各方知識著作書上接觸及聽聞之佛法,提出個人的看法。

  記得八十七年時,養德禪寺辨齋戒學會,末學有緣參加而與學生共研佛法。那時逄甲大學有很多學生參加此次齋戒學會,與他們談話中,知其學校佛學社常到各方參訪高僧大德及善知識,也參加過埔里中台禪寺打禪七。那時末學曾好奇問他們:「你們打禪七,曾悟到釋迦牟尼佛所傳不生不滅本心嗎?」回答說有,末學更好奇的問:「是哪個心呢?」他們回答:「就是這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處處作主的心,只是我們定力比較差,沒有老和尚那種功夫。」末學聽了很驚訝!怎麼會是這個心呢?心媟t想,以為只有我悟錯,原來此法師也悟錯(惟覺法師以此心印證學人開悟)。

  因為末學以前也認為這個是真心,只要遇到境界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起貪瞋痴,不起分別,就是真心。一切法生起都是生滅無常,壞滅歸空,幻化不實,只有此心永恆不滅,起貪瞋痴都是個人習氣,只要把習氣淨化就能解脫,但心總有疑問,只要一看經典,有些經文好像懂,有些經文又不通,但心媟Q:「可能是文字障」。看公案時,這個公案好像會,換個公案又迷糊了,總有隔礙,心埵蛬{為:「公案可能是祖師故弄玄虛,應該還是在講這個心吧。」以此修行,不捨此見解。一直看到了唯識三十頌,才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前六識,巳經是第三能變識了;處處作主之第七識(意根)為第二能變識,都是阿賴耶識如來藏本心所生之功能,那堿O真心?以妄為真,難怪經典不通,公案看不懂。(公案是祖師證悟本心後,為接引學人,令知有第八識本心,及尋覓本心所施設接引學人入此法門的敲門磚,非故弄玄虛)。

  唯識三十頌說:「意識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四禪上之無想天),及無心二定(四禪上之無想定、滅盡定)睡眠與悶絕(是說如果睡著無夢,意識不現起,不了別境界;意識心如果是恆常不滅、清楚分明,應該不可能睡著;如果睡著了,就表示此心沒有出現,沒有了別境界。所以此心不是恆常不滅真心,有間斷故。昏倒悶絕也是這個道理)。」

  唯識三十頌說前六識是本心所生功能,而且前五識與意識功能有差異,像眼識只能了別青、黃、赤、白(顯色),不能了別遠、近、高、低、長、短、方、圓(形色),也不了別行、住、坐、臥、屈、伸、俯、仰(表色),更不能了別姿態、神韻、氣質、粗獷等無表色,意識才有這種功能。而且眼識不能了別聲塵、耳識不能了別色塵、、、乃至身識不能了別色塵。十八界都有不同功能差別。譬如駕車到了十字路口,遇到紅燈,緣眼與色接觸,眼識及意識便生起了別紅綠燈境界,眼識只能了別紅色,意識了別遠、近、快、慢而觀察分析:「應該停車了」,意根第七識才作主決定踏煞車。綠燈亮時,眼識了別綠色,意識分析觀察清楚明白後,意根才作主決定加油繼續上路。如果意識沒有觀察清楚分明,意根便不敢作主加油。由此可知前六識是無常生滅分別妄心,不是常住真心,不是無分別於六塵的本心,即使是意根第七識作主之心,都不是本心,何況是前六識呢?後來又看了【雜阿含經】,才知道世尊在【阿含經】埵韭N說了:前六識與意根是分別變異,依他而起、沒有自性,生滅無常、苦、無我。

  『佛光大藏經阿含藏 雜阿含經』卷九第250經,尊者純陀及尊者阿難問答對話中,就說得很明白:「緣六根及六識,六識才能生起了別境界」,六根六塵都是無常變異,何況六識?【雜阿含經】都如此敘述可查:「緣六根及六塵故六識生,三事合和生觸,緣觸生受,緣受生愛,…..乃至純大苦集生。」也就是說:六識生起了別,才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受是無常生滅的,苦受若是「我」的話,樂受來時苦受就消失了,所以苦受不是「我」。樂受是「我」的話,苦受來時樂受就消失了,所以樂受不是「我」。不苦不樂受是「我」的話,苦受或樂受來時不苦不樂受就消失了,所以不苦不樂受也不是「我」。六根六塵六識是無我無我所的,依他而起,緣起性空。現在惟覺法師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前六識及處處作主第七識意根,說這個心就是世尊所傳涅槃實相妙心第八識。自己大妄語,也讓眾生犯大妄語業(以此心印證學人開悟故)。就像紅豆餅,要有兩片皮,中間有餡,才具足紅豆餅實質及名,我們吃了才說這是紅豆餅味道,惟覺法師只取一片皮為恆常不生滅本心,整個紅豆餅十八界都無我、無我所,何況只取一片皮呢?

  世尊在經典埵頂﹛G真心不即不離能所,不是能所也不離能所。現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處處作主之心具足能所,墮入能知心及所知境中?怎會是真心呢?所以說:不是把這個心修到遇到境界時,如如不動,不分別,不妄想就變成真心,意識心的本質就是了別境界的心,是第八識本心所生之功能,不是真心。(有的修行人把貪瞋痴的念稱為意識,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稱為第八識,那是錯解經義)。如果以此妄心為真心,佛說的第八識,你再怎麼排都排不好:如何是眼識?耳識?……如何是意根?到了第八識就不知如何安佈。法師如果認為此覺知心是真心,請自行排列八識?就知道末學所說非虛妄。若以清楚明白作主的心為本心,於小乘經典、大乘經典都將違背不通,而此法師竟然能擁有那麼大的道場,而教界都沒有人說其非法,為何會這樣呢?內心至今不能釋懷。這是接觸外面佛法的一段因緣。

  另一段因緣是接觸外面書籍而來,這時末學巳經在六龜觀靜寺,因回到講堂看到一本從外面來的書,書名為『走出彌陀的光環』(這本書末學這埵部^,堶惜漁e敘述:有一居士,學佛之初虔誠念佛,求生淨土,後來親近印順法師,思想因而轉變之過程。書婸’L順法師在『淨土與禪』這本書堙A表現法師個人對淨土的「獨到見解」,說阿彌陀佛是太陽神崇拜思想的轉化,是印度婆羅門教思想……是佛弟子為了度眾生,應機方便施設。真是不可思議,竟然說出這樣的見解,果真如此的話,大乘經典從【華嚴經、楞嚴經、楞伽經(入楞伽經及大乘入楞伽經二譯本都記載龍樹菩薩往生安樂國)、無量壽經……法華經】都變成方便施設了?那大乘經典就變成後來弟子所創造,非佛所說,非真有西方極樂世界淨土。難怪有的修行人看了印順法師的書後說:「大乘非佛說,沒有西方極樂世界淨土。」

  後來又翻了印順法師著作,書堻變相暗示如來藏(第八識、阿賴耶識、如來)是外道梵我思想,暗示如來藏即是外道我見,暗示第三轉法輪如來藏系經典非佛所說,如是破壞佛法的謬見邪見,於彼諸多著作中,處處可拾。心堳D常納悶:為何有此全然違佛所說的思想呢?再翻其著作,印順法師自己說:早期因看了藏密黃教中觀應成派(宗喀巴所弘之思想即是此派),對空宗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而受影響(詳見印順法師著作『中觀今論』序文)。藏密宗咯巴弘傳中觀應成派思想,在他的著作堙i入中論善顯密義疏】294—296頁堙]這本書在我們講堂圖書館有存放,請查閱)說世尊於『楞伽經』中言:「如來藏阿賴耶識是為了度眾方便施設,非具有此心,是名詞而已(宗咯巴這本書都是在說如來藏系唯識學經典是不了義教)。宗咯巴那段經文的解釋剛好與【楞伽經】中佛意相違背」。

  【楞伽經】所說那段經文如下:佛告大慧:「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大慧!有時說空、無相、無願、如、實際、法性、法身、涅槃、離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以是因緣故,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是名說如來藏。……是故大慧!為離外道見故,當依無我如來之藏。」(詳見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第二)觀此經文,與宗喀巴及印順法師所解說者完全不同。此段經文佛說確實有這個如來藏心,不是方便施設,不是只有名詞而已。

  末學以前也對藏密很嚮往,經此仔細探討研究,才知藏人民族性與中國古時祖師差異很大。藏密依人(依金剛上師)不依法之情形很濃厚普遍,而且為了弘揚己法,把上師捧得比佛還高,高推其證量;他們不管上師所說法義是否符合經典,也不敢違背上師所言。中國祖師就很平淡老實,只講見地,以見道明心為主,再悟後起修。現在的達賴喇嘛是黃教中觀應派思想弘傳人,也是這種見解,而公開說三轉法輪所開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內容不相符合(摘自眾生出版社『揭開心智的奧祕』頁七一、七二)。印順法師因受藏密月稱及宗喀巴之應成派中觀思想影響,在其著作婸”S有第七識(他不知意根是第七識),也沒有第八識如來藏,妄說是後來大乘佛教發展之施設建立,為方便度眾而說,只是名詞,非真有第七識第八識,此說完全不符合事實,原始佛教四阿含諸經早巳說過第八識了,只是他們讀不懂,所以就否定有七八識,以方便他們弘法吧。

  世尊於大乘經典說:「寧著我見有見如須彌山,也不可著空見(執著一切法空、五蘊十八界緣起性空,而不承認有阿賴耶識,如來藏第八識,為一切染淨法所依,能含藏、集藏一切種子,貫通三世不壞滅)如芥子許。」就是在說月稱、宗喀巴、印順法師一類惡邪見斷滅思想的嚴重過失。

  以上作一些辨解,以明正義,證明確實有七、八識。在『佛光大藏經 阿含藏 雜阿含』卷五第105經記載,有差摩比丘因生重病之緣,而演此經,謹錄一段經文:「差摩比丘白言:『色非是【我】,非【我】異色;非受想行識是【我】,非【我】異識。….』差摩比丘復言:『我亦如是:非色即【我】,【我】不離色。非受想行識即【我】,【我】不離識。』……差摩比丘說法時,彼諸上座遠塵離垢,得法眼淨(見道證初果),差摩比丘不起諸漏,心得解脫(證阿羅漢果),法喜利故,身病悉除。」

  這堜畛羲滿i我】,就是講第八識、如來、實際、涅槃、如……,與五蘊十八界非一非異。意思是說:五蘊十八界(眾生都執著五蘊十八界為我)緣起無常非我、我所,非真我,緣起故其性是空,與五蘊十八界同時同處,還有個真我。此真我不即是五蘊,但也不離五蘊,真我、如來第八識與妄我五蘊在一起,互相配合運作,五蘊造業執我,我所,真我如來只是「隨緣而應」不執自我,從不作主。而五蘊所造業,由真我如來收藏,收集後又有「後有」種子,以此緣故繼續輪迴三界六道,不能解脫。就是因為有這個不會壞滅而又貫通三世真我如來本心,才能如此,假如說清楚明白及作主的心是能藏、執藏種子的心,那有情造業後,又清楚明白又可作主,那就可以自己作主把惡業丟掉就好,那就天下太平了,但是為何丟不掉呢?為何惡人造業後不想受報,卻不能不受報呢?就是因為有這個無分別,而不作主真我、如來、阿賴耶識,才有能藏、執藏的功能,因果才能成立。這個心就是『阿含經』堜珨﹛u不是五蘊妄我」的本際、我、如來、阿賴耶識、如、如來藏……

  同卷第106經:「有比丘名焰摩迦,起惡邪見(斷滅見),作如是言:『如我解佛所說法,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意思是說阿羅漢斷盡見思二惑,入涅槃後,五蘊十八界不再現起,一切都空--斷滅了,沒有真我、如來恆存)』」,彼時有眾多比丘勸諫不聽,最後請尊者舍利弗去為他說法後,焰摩迦才息此邪見。尊者舍利弗與焰摩迦反復對答也是說有「真我如來」,經文如下:『----復問:「云何焰摩迦!色是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受想行識是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云何焰摩迦!異色有如來耶?異受想行識有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色中有如來耶?受想行識中有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如來中有色耶?如來中有受想行識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如此反復使焰摩迦知五蘊十八界滅了不現起,還有如來「我」常存非斷滅,焰摩迦經此開示,知其以前知見錯誤,錯解佛意,因此而捨邪見斷滅見,而證初果乃至阿羅漢果。此篇經文與差摩比丘那篇義理完全相同,說「真我、如來」與五蘊(妄我)非一非異、不即不離的道理。

  『雜阿含經』中講此正見的有太多篇了,都說五蘊十八界是依他而起,緣起無自性,無常、苦、無我、無我所。眾生無始劫來因不知覺觀心以外還有「本際、如來、我」才是永恆不滅壞心,因愚痴無聞無智慧而錯誤執著五蘊十八界為我、我所,貪著三界虛妄不實有為法而不知出離。佛說:只要可以現前觀察五蘊十八界確實無常、苦、無我,知有「本際、真我、如來」才是永恆不壞滅心,斷了見思二惑三界煩惱就可以入涅槃。

  在『佛光大藏經 阿含藏 雜阿含經』卷十三第325經與326經也說:「識有故名色有,識緣故有名色有。…..名色緣識生,識緣名色生,展轉相依,而得生長。」識就是第八識如來、真我;名色就是五蘊,也是在講如來真我與五蘊妄我互相攀緣的關係。五蘊妄我造業,如來、真我第八識收集後有種子,死後便又入胎,藉父母因緣,又由第八識如來聚集四大為色身,便又生起名(前七識及受想行),所以名色緣第八識如來而生;第八識如來則又因名色五蘊造業熏習,而使得自己所藏種子生長廣大,所以說識緣名色生;這些經文也是在說識與名色五蘊非一非異,不即不離道理。確實講有第八識、如來、我不是五蘊妄我。

  在印度時,龍樹菩薩造「中論」闡揚中道,也是以「如來、我」及其所生法而造論,也說蘊處界及煩惱等一切法空,緣起無自性,五蘊十八界同時同處還有「本際、如來、我」。證此心時才是中道,不落有、無、斷、常、一、異、生、滅、來、去。印順法師也弘揚中觀般若,為何所說與龍樹菩薩說法顛倒違背呢?而印順法師否定有第八識如來藏,妄稱阿賴耶識只是方便施設名詞,甚至說是外道梵我思想,講得實在太荒唐了。

  龍樹菩薩是印度禪宗第十四代祖師,菩提達磨是第二十八代祖師(中國禪宗初祖),傳『楞伽經』印證眾生都有不生不滅第八識、如來本心,傳至六祖慧能法師時,改以『金剛經』印心,也就是說以經典來印證,確實有第八識如來藏本心,非虛妄想像,可以觸證觀察體驗。六祖開悟找到本心如來時也曾說偈:「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不是說明清楚了嗎?確有此第八識如來藏本心,而本心如來能生萬法(五蘊十八界及衍生之一切法),本心如來確實可經由參禪找到,非虛妄想像只是名詞施設,確實可以觸證現前觀察體驗。怎麼印順法師竟然妄說是後來大乘佛教發展後之施設建立,為方便度眾而說,只是名詞而否定有第八識如來藏呢?

  唐朝三藏法師玄奘菩薩,造『成唯識論』,也廣引小乘、大乘經典,證明確有此心「如來藏、阿賴耶識、第八識」,也有說明如何找到本心如來的知見。對於觸證本心後,從見道位、通達位,修道位、究竟位至佛地,都有其次第過程。怎麼印順法師竟然否定第七識?(他不知第七識是意根),他又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甚至說如來藏是梵我外道思想。然而在小乘經典『雜阿含經』中,佛再強調有此心:「我、如來、涅槃本際」,印順法師竟然不見不聞,這是為何呢?應該是先入為主觀念,受應成中觀(如月稱『入中論』及宗喀巴『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等思想所誤導所害,而否定本心如來藏第八識吧!

  世尊講經有其善巧方便,先講『華嚴經』為修菩薩道者而說,根以熟故,次講『阿含經』使弟子知道五蘊緣起性空、無常、苦、無我。又說有「涅槃本際、如來、我」與五蘊非一非異,不即不離,讓弟子不落常見(五蘊常,尤其是說七轉識常),不墮斷見(五蘊壞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而修解脫道,之後再講『般若經』廣說此心體性,使弟子可找到本心如來(阿含經很少提到本心如來體性)。

  譬如『心經、金剛經、維摩詰經』尤其是『維摩詰經』講最多,略舉如下:「法常寂然,滅諸相故……法無有說,離覺觀故(意識能覺觀),法無分別,離諸識故(不分別六塵)……法常住不動,法離一切觀行……無為是菩提,無生住滅故;知是菩提,了眾生心行故(菩提本心本來就有知,但此知非前七識,所以說無分別心分別無窮。菩提心是八識,即然是識就有了別性,但不是前七識的了別性,也就是廣欽老和尚所講:靈靈覺覺不生不滅的東西『開示錄196頁』)。….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不觀是菩提,離諸緣故。」而使弟子循指見月可以找到「本心、如來、法、菩提」,此經典禪宗祖師引用最多。

  譬如近代高僧廣欽老和尚,因念佛開悟明心,雖然不認識字,但所說見地與此經完全相同,列舉如下:「老和尚與金博士對談之中,連續說了三次:『你來以前,我莫知你來,你走了,我也莫知你到哪堨h。』老和尚是在講真我、如來本心的體性:不觀六入、不會六塵【廣欽老和尚開示錄29—30頁】」。

  世尊講『般若經』,目的是讓弟子可證大乘見道。小乘見道只要現觀五蘊十八界無常、苦、無我、無我所,定知有「涅槃本際、我、如來」非斷滅,於四聖諦不懷疑,信佛、法、僧、戒,只要斷了三界煩惱即可入涅槃,而不把本心找出來。(初果七次人天往返證阿羅漢果,二果薄貪瞋痴,一次人天往返證阿羅漢果。)大乘見道差別,是把本心如來找出來,可現前觀察證驗其體性,及本心與五蘊十八界配合運作情形(如六祖開悟偈)只是智慧比小乘見道還好,但不一定於此世就了盡生死。廣欽老和尚有說:「開悟不一定了生死,了生死要得阿羅漢,斷見思惑,即無我相。」【開示錄205頁】。『菩薩瓔珞本業經』也說大乘見道為習種性七住位菩薩。

  世尊講『般若經』後,因有弟子找到如來本心了,再講『如來藏唯識經』,廣說如來本心體性及其所含藏一切種子功能差別,使弟子們更深入了知。如『楞嚴經、楞伽經、解深密經』從見道位到通達位、修道位、究竟位的次第過程及轉進都有詳述,使弟子可一步一步循其次第而至成佛,常樂我淨。這是世尊大慈大悲觀察因緣弘演之教,從(一)於『阿含經』說:五蘊十八界依他而起,緣起性空、無常、苦、無我、無我所。又說有「本際、如來、我」與五蘊妄我非一非異,不即不離的道理,使弟子能修解脫道。(二)於『般若經』說:因如來本心才有十八界功能現起,五蘊幻化不實如夢如電,使弟子能遠離對五蘊的執著,及說如來本心體性,使弟子找到本心而修菩提道。(三)於『如來藏唯識經』更廣泛深入說如來本心的深細體性及其所生功能的深妙微細關係,引導鼓勵弟子,邁向佛道究竟菩提,稱為一切種智(如來本心及其所含一切種子功能差別的智慧)。是一脈相連貫通的,哪媟|有違背呢?(達賴喇嘛卻說三乘法教互相違背,矛盾,不相符合。)『法華經』說:「十方國土中,唯有一乘教。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都是成就佛道之法,只因眾生根機不同,佛才施設方便次第引導,豈有矛盾違背呢?

  印順法師及其徒眾,否定有第八識如來藏及第七識,他們所度化的佛學院學生也是如此,難怪他們會說禪宗公案是無頭公案;譬如有些小孩子,沒看過水牛及大象,但曾聽人講:大象是如何的雄壯有力威武,心堳D常嚮往大象。有一天與老師郊遊至鄉下,看到了一頭大水牛,就高興的拍手說:「老師!快看快看!有大象!有大象!」老師笑著說:「那是水牛,不是大象。」但這小孩子因根深柢固及先入為主觀念,心媮椄O認為那是頭大象,只是常迷惑:為何大象的鼻子那麼短呢?到了後來,由於福德因緣不夠,見不到大象,又怕人笑他沒知識及落伍,只好說根本沒有大象,大象只是名詞施設,月稱、宗喀巴、達賴、印順等人,就像這個小孩子,只一提起「大象」這件事,疑情常存不斷:「哪一種動物才是大象呢?」他一直探究下去,未來(今生或來世)遲早會找到大象,他對大象(第八識般若)就不會再有迷惑了,大象現前故。

  諸位法師!為何末學要勞叨的寫這封信,而不怕犯菩薩根本重戒呢?(說四眾過、自讚毀他及謗三寶戒)而評論幾位有名法師?只因末學巳經現前觀察:五蘊、十八界確實生滅無常、苦、無我、無我所,必定要有個不生不滅貫通三世的心「如來、真我」,才能成就一切法,因果才能成立,而且第八識如來是確實可以親證的。且從小乘大乘經典及祖師所造論中也證實如此說,證實了解脫道與菩提道之次第過程,不迷惑不徬徨,所以不怕犯根本重戒,而敢提筆評論。

  諸位法師或許會有疑問:「六識不是真心,應該六根性是真心,楞嚴經分明有說?」但是佛在『楞嚴經』卷二埵頂﹛G六根與如來藏本心的關係如下:『佛言:「阿難!云何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本如來藏妙真如性?……。」』經中廣演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是如來藏妙真如本心所生的功能性,與如來藏非一非異,不即不離道理。隨後又說:「地、水、火、風、空、見(見聞覺知性)及六根六識也是如來藏妙真如本心所生功能」,與如來藏本心也是非一非異,不即不離。假如說見聞覺知性(六根六識性)是如來藏真如本心,那六識也應該是了,那麼地、水、火、風、空也應該是真心,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也應該是了,那又何必要有如來藏本心,藉著種種因緣才能生起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及七大呢?又試問諸位法師!意根知性都不是不生不滅本心,何況是見性、聞性、覺性呢?慎思!慎思!再慎思!如來藏本心有其自己的體性--第八識有其自己的功能性,而且可以親證。所以六根六識見聞覺知性不是本心如來藏,是本心所生功能性,與本心非一非異,不即不離。

  現在有很多修行人,對六識的功能及六根功能沒有辦法分清楚,所以悟錯了而錯解佛意,古時也如是(如神秀法師),所以玄奘法師所造八識規矩頌早就說過:「愚者難分識與根」。根與識功能都分不清楚,何況是更微細如來藏妙真如本心呢?

  提筆至此,心媟P慨萬千,是末法,眾生善根福德因緣太差了。在此非常誠懇奉勸諸位法師:這一生五蘊生存的時間,與證解脫成菩提道的時間相比較,實在是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了,何必為了這一生的面子或先入為主觀念而不細心探討?而不肯現前觀察五蘊、六入、十二處、十八界、七大媮晹部u本心、如來、我」--世尊所示真義呢?應尋經覓論一一比對,便不懷疑;然後發願把如來本心找出來,依法修行。廣欽老和尚也有說:「我們出家了,就要找那個不生不滅的東西。」『開示錄197頁』修道次第也能了然於心(不知解脫道之理及成佛之道理,如何修行呢?),我法二執也可漸漸斷除,往生淨土品位也能提昇。

  諸位法師不是末學喜歡評論人,只因現在教界這種現象誤導眾生情形太嚴重了,以末學現在的想法,寧造殺生偷盜業,也不敢冒然犯惟覺法師過失(他犯大妄語,又印證別人開悟),更不敢冒然造下印順法師、達賴喇嘛(謗菩薩藏大乘經典,己成為一闡提人)所犯的種種過失。

  修行這條路很長遠,無量劫來於六道生死沉淪,何嘗知解脫道及菩提道之理呢?佛、世尊慈悲降生人間四十九年,四處奔波宣揚此解脫及成佛之理,也留下三轉法輪經典,護持護念苦難眾生,為何現在有些弘法人卻違背世尊所說呢?所以修習佛法知見最重要,知見對了,解脫及菩提可漸得。知見錯了八正道就變成八邪道(邪見、邪思維、邪語、邪業、邪命、邪精進、邪念、邪定),更增長無明生死而巳,豈能不小心謹慎呢?人身難得,佛法難聞,豈能不仔細深入探究?這封信是末學即將出去參學之前,對大眾師表白肺腑之言。望諸位法師慈悲,如有疑問,請不辭辛勞尋經覓論,一一對照瞭解。末學才疏學淺,文筆生澀,望眾慈悲,布施歡喜。

  敬祝

    晝吉祥,夜吉祥,晝夜六時恆吉祥

        末學 法蓮 頂禮

        九十年元月十五日

 

amitofo3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