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三昧摸象記 ─ 解行法要

許大至老師著
 

緣 起

 

末學是念佛人,念佛共修有年。常有念佛人,念佛漸入佳境而不自知,反而慌亂 不已,不知如何應對。後經一再曉以正確知見,始得安心,從此提升念佛層次,大得法益。

茲擇四列供請參考:

1、 羅居士參加殯儀館助念,念佛聲揚,便自攝心,六字佛號念過,同修們皆已循例  坐下並輕碰羅師兄,請其坐下,羅居士卻不自知,繼續站立念佛而不動。待至共修完畢。同修們問彼何不坐下?彼亦不知何以如此?有人請教某居士,承告:大概被XX附身迷了心。

2、 李居士體究「南無阿彌陀佛」之意義,用心深切而不自知,突覺四肢不能動彈,  大為慌亂,以為被xx鎖住,倉惶間,猛念自已名號,以免失心。

3、 周居士持名念佛甚為用功,常覺佛號提不起來,乃至不想以語言文字念佛,而其  所得知見,認為必須持佛名號,遂心覺煩亂,慚愧不已,以為定力不足,不知何以自修?

4、 曾居士持名念佛、持咒、拜懺,非常用功,每日皆有定課,數度於念佛或持咒時  與定相應,渾然忘我。迨至退出,發現自己口中還在念佛或持咒,此等念佛功夫雖然 修來不易,但仍不能自得心開。蓋因不諳「憶佛念佛」之行門,以致不得止觀均等、  定慧均等之境界,而偏定少慧,故難以契入「憶佛念佛……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之「理一心」境界,極為可惜。

其實四位蓮友念佛漸漸得力,念佛心統一,妄念不起,故身心與定相應,當下如有     正確知見,正好提升念佛工夫。不意卻因缺乏正確知見,或將佳境誤作魔境,或住     足不前,真是冤枉!相信還有許多念佛人亦如是。思之令人惋惜不已!嗣讀印光法師    文鈔卷四附錄--念佛三昧摸象記,亦發現啟請者:「念佛一法,已修持二十餘年,生  信發願修行,非不真切,而業障深重,終未能到一心不亂境界,窺吾根性只合帶業     往生......」讀之令人扼腕!為什么要讓彼等念佛人有此缺撼呢!是故不揣鄙陋,冒昧     為文,簡介念佛三昧修行次第及方法,期能助益吾等念佛人,念佛悟無生、念佛生     淨土;冀能拋磚引玉,同登聖境!  阿彌陀佛!   許大至  謹識 
 


『印光大師念佛三昧摸象記....解行法要』

【歲在丙午,予掩關於慈溪之寶慶寺,謝絕世緣,修習淨業。值寺主延諦閑法師講彌陀疏鈔于關旁,予遂效匡衡鑿壁故事,開一小竇,不離當處,常參講筵。從茲念佛愈覺親切,佛號一舉妄念全消,透體清涼,中懷悅豫,直同甘露灌頂,醍醐沃心,其為樂也,莫能喻焉。】

持名念佛時,若能不急不徐,將六根之作用統攝在意根,以歡喜心、親切心,憶佛念佛,自然入此境。在此境界中,可以深深體會,一切世間緣務,乃人為之施設與造作,了無實義,為何顛顛倒倒的闖入這個婆娑世界!古德曾言,百年枯木,斷垣殘壁,都會開花。您相信嗎?念佛到此地步時,心花朵朵開,當下直覺佛在眼前,佛    在心中,何等歡喜,何等自在。

【一日,有客指關而問曰:念佛一法,吾已修持二十餘年。予生信發願修行,非不真切,而業障深重,終未能到一心不亂境界。窺吾根性只合帶業往生。雖念佛三昧非此生所敢冀,其能得之法與所得之相,師其為我言之。】

生信發願修行,持名二十餘年而不退,極為能可貴,只可惜未遇過來人開示教導,提升念佛層次;聞之不禁扼腕,思之令人心酸。若能持名憶想念佛,(持名念佛時,同時反觀自心,攝住意根),從有相念佛(心中尚有佛號)到無相念佛(念佛與定相應時,佛號不起,但心不離佛,佛不離心,當下雖無語言文字,但彼佛充滿心中,一念相續,清晰了然),乃至返念念自性,自然不假方便,自得心開(明心見性),進入實相念佛三昧境界。念佛三昧,廣有多種,說之不盡。簡而言之,層次有三:

1、 持名念佛至一心不亂,佛號時時在心,沒有昏沈妄想,不念而自念,因尚有佛號名相故,為有相念佛三昧。

2、 念佛人從持名念佛,憶想不斷,漸次進入無相念佛境界,心中已無佛號、佛形,而念佛之一念,相續不斷,此名無相念佛,才是淨念相繼,此即無相念佛三昧。以上兩種屬事一心念佛境界,惟層次有別。

3、 若到無相念佛時,返念念自性,忽然不假方便,自得心開(明心見性),時時親見諸佛法身,此後不論持名念佛或無相念佛,均名實相念佛、亦是念佛三昧。此實相念佛三昧,即是印光大師本文所述之念佛三味,層次最高,屬理一心念佛境界。

佛是覺者,萬德莊嚴,隨眾生心,應所知量,作無窮無盡之佈施,眾生若有需求,即設因緣,方便度化。近代及當代之大德,彼等念佛由有相入無相,從權巧入實相者,頗不乏其人。而本省念佛人,持名一、二十年信心不退者甚多,故提升時下念佛層次之因緣日漸成熟,有益更上一層樓之念佛人及念佛尚不得力之念佛人,敬請珍惜,善自修習。

【予曰:三昧境相,唯證方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既未證,焉能宣說?】

三味者正定也、正受也。此境界唯親證者能知,不能宣說。大師在文後表示唯有家堣H,方知家堥ヾA語于門外漢,遭謗定無疑,為免眾生譭謗造業,故大師謙稱未證。既稱念佛三昧,可知入此三昧之念佛人,於念佛之時必有正受,與「定」相應。念佛之時雖不住定相,但總在定中。譬如蓮宗初袓--慧遠大師「…從(憶佛)定中起,見阿彌陀佛,遍滿虛空…。」

坊間印行印光大師文鈔所集之大師開示,往往系大師對當時一般念佛人之個別問題給予回答,多勸人執持名號,從稱佛名號下手,此為事持。實因初學念佛,若不由此,不易入門,至其所論深妙境界,如實相念佛三昧等,篇幅極少。若謂:「印光大師畢生只提倡持名念佛」,是棄大師開示之精華而不顧,智者務請斟酌。

【客固請不已,予曰:若論其法,必須當念佛時,即念返觀,專注一境,毋使外馳。念念照顧心源,心心契合佛體。】

明蓮池大師所著:佛說阿彌陀經疏鈔云:「…聞佛名號,不惟憶念,即念反觀,體察究審,鞫其根源,體究之極,于自本心,忽然契合…」,大師引申上文並加演義,茲次第分述於後,請念佛人多予體會、修習。
於持名念佛時,攝住意根,功夫日深,驀然息卻佛號。佛號雖息,而心中憶佛之淨念依舊清晰分明,此時但只觀照這憶佛之一念,專注於此一境界,心不外緣,念念觀照這憶佛之一念所生之處,即是照顧心源。念之起處即念之源頭,念之源頭即本真心,此心體性與諸佛同體性,不增不減,無有差別。

【返念自念,返觀自觀。】

此二句是念佛人從有相念佛,入無相念佛之關鍵,然而一般念佛人並不暸解,甚是可惜。

蓮池大師於彌陀經疏鈔云:「今念佛人,初以耳識聞彼佛名(第一階段:稱佛名號)次以意識專注憶念(第二階段:憶佛念佛。念佛之重要轉折處),以專念故,總攝六根,眼鼻舌身,如是六識,皆悉不行,念之不已,念極而忘,所謂睄f思量者,其思寂焉,忘之不已,忘極而化。所謂真妄和合者,其妄消焉,則七識八識亦悉不行,主既不存,從者焉附。」

亦即印光大師複戚智周書中所謂:「反念念自性,性成無上道」(明心見性)之謂也。亦即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中所謂之「憶佛念佛」。

「憶念」是從意根入手之念佛法門(善導大師觀經四帖疏中載:「…又真實心中,意業思想、觀察、憶念彼阿彌陀佛及依正二報,如現目前。」),所謂憶念是心懸一處而不忘,蓮池大師在阿彌陀經疏鈔中表示,觀經云:「但聞佛及二菩薩名,能滅無量生死之罪,何況憶念。憶念者:且指事一心也。」所以憶念念佛是契入「事一心」之功夫,也是漸次契入「理一心」所須具備之行門功夫,但一般念佛人,卻難以得聞契入之行門方法及次第,故於書末附上修學實例供行者研習,敬請念佛人珍惜。又憶念之「一心不亂者:定善也。又以一心而分定散:事一心者,定善中之散善也。理一心者,定善中之定善也。」此亦是向內念「自性」之用功方法。

或謂「自性」無形無相,無語言文字,離意識分別,當如何念?事實上、只要經過一番方便善巧的訓練及不斷的練習,即可學會。亦即在一念將生之際,看住這「念」的前頭,譬如「阿彌陀佛」四字是一句話,將要從心中出來之剎那,已經在心中看住它,也就是看見話之前頭,念之前頭(詳閱蕭平實老師所著《無相念佛》一書)。念之前頭,話之前頭,皆無表相、行相可得。即「介爾初心」:不假外緣,自生一念也。

大寶積經曰:「言無相者,所謂無身及身施設,無名無句,亦無示現。」就相上而言,持名念佛是有相,憶佛念佛是無相;持名念佛所得之三昧亦是有相,以有相故,若不突破,難入實相念佛境界。何以故?實相無相故。憶佛念佛之無相念佛三昧則易入實相念佛境界,因為此法與「實相無相」易相應故。

念佛人若欲達到實相念佛之境界,當增長念佛之動中定力,從有相念佛轉入無相念佛,再契入實相念佛。實相念佛三昧是有相無相不二,故契合中道。執著有相是凡夫,執著無相是小乘。實相念佛者,明心見性,空有不二是大乘。

念佛人若欲修成無相念佛三昧,並不困難。難,是難在缺乏正確的知見,沒有善知識或過來人指導,不知如何下手?若能正確的深入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及「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之意旨,運用方便善巧來學習,並不難入。

所謂如子「憶」母:當母親不在時、遠離時,子女心中想念深切,以此一念來「憶念」佛,來「惦念」佛。或者如母「憶」子:譬如兒女遠行,行期久遠,母親念子情深,即以此心,想念佛便是。此時並不需要語言文字來稱念母親或兒女之名號,而是直接想念他即可,每日並把憶佛念佛功德回向極樂,發願往土、又如周宣德居士在「廣公上人事蹟」一書中,亦指出廣欽老和尚是
心想憶念阿彌陀佛。《請見廣公上人事蹟一書,承天禪寺編印》

以歡喜心憶佛,或看住想佛的這一念,讓這一念相續不斷,即是淨念相繼;到這地步便知「淨念相繼」是一念相續,而不是一念不生;蕭平實老師所著《無相念佛》書中對此法門有極為詳細之解說,並介紹入門之方便善巧及步驟,讀者可以徑自索閱,深入探討,身體力行,欲成就無相念佛三昧,並非難事;憶佛念佛自得心開,證入實相念佛三昧,亦有可能,誠如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第十三觀云:「......如先所說無量壽佛身量無邊,非是凡夫心力所及。然彼佛如來宿願力故,
有憶想者必得成就……。」

末學持名念佛多年,其情形與「念佛三昧摸象記」之啟請者一樣,總覺不甚得力;幸於民國八十年學會此法門,決心傾畢生之力,專修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法門,末學于念佛得力之後,偶然得閱印光法師文鈔「念佛三昧摸象記」,初讀覺得十分親切,再細讀文鈔中所述「若論其法......返念自念,返觀自觀,即念即觀,即觀即念......」,赫然發現,該內容即是大師在文鈔中所謂:「返念念自性,性成無上道」之方法,亦即是末學與同修們走過的路:「憶佛念佛,自得心開」之方法;也可以說是進入「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 入念佛三昧之方法。名相雖異,卻可互相貫通,不謀而合,難怪大師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等並入淨土經典,合稱「淨土五經」。唉!大師文鈔之精華在此,念佛人提升念佛層次之行門關鍵在此,以前怎麼都沒發現!欣喜之餘,當下發願,將本記摘錄並說明行門契入法要,讓有緣人,追隨袓師大德之腳步前進,信解行證,做個「家堣H」,親知「家堥ヾv,一覽「本來風光」,念佛悟無生,念佛歸淨土,乃不揣鄙陋,作此解行法要。敬請有緣,珍重索閱《無相念佛》一書,殷勤練習,獲益不可思議。

【即念即觀,即觀即念。務使全念即觀,念外無觀;全觀即念,觀外無念。】

憶佛念佛(無相念佛)是念法身佛,念佛法身。諸佛法身無形無相,離語言文字,非見聞覺知。大而無外,小而無內。非是虛空,亦非虛空中之能量,卻隨緣赴感彌不周,畬伄M緣一切境、一切法界。無處不至,無時不有。若具此知見,並以巧慧加行,不斷練習,則憶佛時不起妄念,憶佛之念相續不斷,心中亦無名號、聲音、形像,此即無相念佛三昧,此時既是觀也是念,觀與念,合而為一。

【觀念雖同水乳,尚未鞫到根源。須向者「一念」南無阿彌陀佛上重重體究,切切提撕。】

此際之觀與念,猶如水與乳互相融合,不分彼此。也就是說在無相念佛三昧之中,心媯L佛號及形像,猶在憶念佛,雖然己到止觀雙運、定慧等持之境界;但是對於生命之根源尚無法體察親見,便須向「南無阿彌陀佛」這一個「念頭」上去體會:究竟「南無阿彌陀佛」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蓮池大師彌陀疏鈔演義中所謂之體究念佛。此是「不假方便,自得心開」之關鍵所在,而不是要我們去念這一句佛號。

南無阿彌陀佛,即是「皈依無量覺、皈依無量光覺、皈依無量壽覺」。念佛人如已純熟無相念佛工夫,當於行、住、坐、臥四威儀中,繼續用功,迨修學憶佛念佛約一、二月乃至一、二年以後,即可能出現憶佛之念猶如泉湧之現象。此時,行者已入憶佛念佛之行門,繼續一門深入,方可能有憶佛心謝(亦即憶佛念佛之念消失,念極而忘)之狀況出現,行者初入此境界,此時請勿駑慌。憶佛心謝(或念極而忘)即是禪宗四袓--道信禪師開示之「常憶念佛,攀緣不起,泯然無相,平等不二」之境界。此後仍不斷憶佛,待憶佛心謝之境界常常出現後,即可於日常生活中,以見聞覺知,從六根門頭去體究、去覺察甚麼是「南無阿彌陀佛」之真正意旨。此時之功夫已經可以不必依賴語言文字,而以直覺去思惟「如何是皈依無量光覺、皈依無量壽覺、皈依無量覺呢?」方可用同一方法在動、靜之中去體究「念佛者是誰?」至誠懇切的體究下去,若未一念相應,究得真正意旨,誓不罷休。

由於行者具有憶佛之念如泉湧出或「憶佛心謝」(念極而忘)之定慧工夫,據末學之教、學經驗,只要是知所「轉折」並懇切體究的念佛者,一旦因緣成熟,即可自得心開,親見本來,或遇善知識引導,亦有可能心開。蓮池大師於《竹窗隨筆》一書「參究念佛」一則中指示:「……蓋念佛人見性,正上品上生事……」,能明見心性,再求生極樂淨土,即可上品上生,據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表示:「生彼國已,見佛色身,眾相具足;見諸菩薩,色相具足。光明寶林,演說妙法,聞已即悟無生法忍。經須臾間,曆事諸佛,遍十方界。於諸佛前,次第受記,還至本國,得無量百千陀羅尼門,是名上品上生。」何等殊勝、自在?深盼行者起堅固清淨信心,一心決定依照大師所示力行,當可契入。

【越究越切,愈提愈親,及至力極功純,豁然和念脫落,證入無念無不念的境界。】

初時體究,但覺索然無味,隨後複覺煩悶,不知何時可以究得真正之意旨?往往就此作罷,又複退回無相念佛三昧之中。若有志有願之人,不達目的,絕不終止,越體究越深入,疑情越強越親切。猶如口含滾燙美味,吞不下又捨不得,終日堙A疑團掛心。到了功夫純熟之時,突然之間,因緣成熟,不論是撞著磕著,熱著冷著,看著癢著,就只是「一念相應」,然後整個念頭和著疑團一起脫落,此時無念(常寂)無不念(常照),只一個「覺」字可以形容,卻又連這個「覺」字都沒有。即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中所謂「寂照不二,言思路絕,無可名狀,故唯一心。」此即理一心。恍然大悟道:父母未生前之本來面目,原來如此。便知諸佛法身與眾生無二無別,契入中道實相而不離空有兩邊。亦即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所說「現前當來,必定見佛」。這個見佛是見法身佛,一切諸佛之法身,一切眾生之法身,而非應、化身佛。這個過程即是「不暇方便,自得心開」。到此地步便進入實相念佛層次了,這就是印光大師所說的念佛三昧。

又:印光大師此文中雖然謙稱「我既未證,焉能宣說」,然此段敘述將體究念佛之實際過程和盤托出,尤其「豁然和念脫落」之現象,是一切體究念佛而得心開者,或參禪者見性時之重要過程(明心而未見性者則無);而此過程之時間極為短暫,證悟者往往略而未談,今大師文鈔中既能宣說此過程之微細處,足見是親身經驗之過來人。大師將此文取名念佛三昧「摸象記」,應係法師慈悲,期能以平實的方式出現於有緣人面前, 並避免引起其他人之煩惱或批評。

【所謂「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
但離妄念即如如佛」者,此之謂也,工夫至此,念佛得法,感應道交,正好著力。】

印光大師隨即引述百丈大師門下神贊禪師的偈來說明實相念佛之境界:『靈光照耀,唯「我」獨尊,天上天下,無有一物可以比擬,超越眼耳鼻舌身意,超越色聲香味觸法,不受彼等障礙。佛性本體顯露無遺,它是永恆的真實的,常住於一切世間,永無生死,雖然真實的存在,卻不能用語言文字來說明敘述。這個佛性本心,清淨無染,猶如虛空(但非虛空,亦非虛空中之能量;若作此說,即墮佛所訶斥之勝論外道見中)不可塗染,本來就那樣圓滿現成的存在著。只要能夠遠離妄想、妄念,不被六根六塵所矇騙,便可親見佛性,當下便同諸佛如如,覺明在前,覺性宛然。』這就是念佛三昧,實相念佛。到此地步的念佛人,不論是有相念佛也好,無相念佛也好,都叫做實相念佛。從此,時時刻刻隨時隨地不離念佛,這樣念佛,才能稱為「念佛得法」,與佛道相應交感,修行到此,最是得力。趟州禪師曰:「悟前被菩提使,悟後使得菩提」,此時正好修行。

【其相:如雲散長空,青天徹露。親見本來,本無所見。無見是真見,
有見即隨塵。到此,則山色溪聲,咸是第一義諦,鴉鳴鵲噪,無非最上真乘。活潑潑應諸法而不住一法,光皎皎照諸境而了無一物。】

此種實相念佛三昧之境相,猶如萬里晴空,清澈澄湛,沒有片雲阻隔一般。心眼洞開,明見本來面目,而實在卻無有形相可見;這種見無所見,才是真實的見
(此須明心而且見性者,始能真實了知,若僅明心而不見性,則僅能知其部份。未親見者,不須揣摩,精進修持,他日亦可親見)若有所見即不是親見,不是真見,而是被六塵境界所轉。到此情景時,山光翠色都是究竟絕待,無法可說之第一義聖諦;烏鴉哀鳴,喜鵲恬噪,無非是最高無上之真實大乘。活潑生動地自然可以應對一切法而又不執著任何一法;心光明亮鑒照一切境界而不被任何一個境界所轉,心中也不牽掛一切事物。所謂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但能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依舊工作,照樣上班;住水月道場,作夢中佛事。

【語其用:如旭日之東升,圓明朗照。】

若說其作用,猶如旭日東升,圓滿光明,遍照一切,無處不至,無時不在,隨緣應物,平等如一。即慧遠大師於念佛三昧詩集序中所謂:智恬其照,無幽不徹也。

【語其體:猶皓月之西落,清淨寂滅。即照即寂,即寂即照。雙存雙泯】

清藕益大師所著阿彌陀佛經要解曰:「…實相之體,非寂非照,而復寂而恆照。照而恆寂,強名常寂光土。寂而照,強名清淨法身…」印光大師本段文意與其雷同,故分述於後。

若論其本體,猶如光明清淨之滿月,於黎明之前,即將落西之時,寂靜而不生紛擾。於明照之中具足寂滅,於寂靜之中不失明照。心體具足照與寂滅之特性而又無法示現與尚未見性之人,不能用任何語言、聲音、形象、符號來形容,卻又圓滿通融於一切。譬如白雪遍覆千山,唯有一種銀白之色,清淨光潔。亦如大海匯集百川,終究蔚藍一色,絲毫沒有其他雜味。沒有牽掛,沒有阻隔,自己本來就在,從來如如不動。這種理一心的念佛境界,才是「老實念佛」,若究其實,此等境界,唯證乃知。悟者縱能鼓其如簧之舌,口出蓮花,多方譬喻,聞者入耳,已非實境。雖作百千文字說明,對行者了無助益。

此小冊重點在介紹念佛人如何認識次第念佛三昧及其修行方法,一切有待行者去實修親證,做一位真正的過來人,若是教理說得天花亂墜,行門上沒有功夫,不得念佛三昧,不能心開,不入實相念佛,老是在初入手處打轉,裹足不前,縱使傾其一生,成就恐仍有限。行者當知,念佛功夫愈深入老練,心中愈覺自在,往生品位愈高。猶如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往生正因所述:「…發菩提心,持諸禁戒......『憶念』西方阿彌陀佛及彼國土,是人命終,如佛色相種種莊嚴,生寶剎中......」,何等自在!

【論其利益:現在則未離婆娑,常預海會;臨終則登上品,頓證佛乘。唯有家裡人,才知家裡事;語于門外漢,遭謗定無疑。】

若論實相念佛三昧之利益,則現在尚未往生,身在娑婆世界,就已常常參與極樂淨土之蓮池海會了。因為已入實相故,能發起至誠心,(至者,真也;誠者,實也,即真實心;真實心必須契入實相念佛三昧,親見本來真心始得。)深心而迥向發願,在極樂淨土之七寶蓮池內,您的蓮花已經光明燦爛,照耀十方。臨命終時則往生淨土,上品上生,旋即見佛聞法,悟無生法忍,位在八地,迅回娑婆,度化一切有情,亦能同時應化十方世界,荷擔如來家業。

若未心開,不得實相念佛三昧,而其無相念佛三昧者,若能誠懇在佛前發四弘誓願,具三福淨業,並深入理解第一義諦,心不驚畏,發願往生極樂,亦可得上品中生。若不能深解第一義諦而能殷切地在佛前發四弘誓願,具三福淨業,憑藉無相念佛之功夫,發願往生極樂,亦可得上品下生。因上品往生後所得果位在初地以上,證得法身,分證佛地,故名「頓證佛乘」。

若具無相念佛三昧之功夫且信願具足,欲求自了者,隨其持戒持齋(八關戒齋)等功德,亦可得中品上、中、下生,故只要信、願、行具足,斷無不生之理(詳細請見觀無量壽佛經)。願我世界一切念佛同修,俱發大願,信解證入念佛三昧。

印光大師所說實相念佛三昧之修持證入,唯有過來人方能切知。故說:「唯有家裡人,方知家裡事。」如果隨便跟門外漢說,一定會遭到毀謗。因此以「語于門外漢,遭謗定無疑」二句總結。印光大師住世之時,極少闡揚念佛三昧,及於本記中謙稱「我既未證」其故在此。

末學心中並無「毀謗」二字,為增加念佛人之信心,故再指陳一項事實,敬請參考:

目前末學認識之念佛人中,已學會無相念佛者,共有數十位,其中四位已藉著無相念佛三昧(即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法門),憶佛念佛,不暇方便,自得心開,契入大師所說之實相念佛三昧,覺明在前,覺性宛然;念念憶彌陀,信願生彼國。法本十方,故予披露,歡迎有志蓮友,由此入門,做真正家裡人。

阿彌陀佛金色慈臂,晝夜長垂,祈請我佛加被念佛人早得念佛三昧,臨終之前,預知時至,安詳捨報,上品往生。阿彌陀佛! 

菩薩戒弟子   許大至 誠述   民國八二年三月二三日


註:1、印光大師念佛三昧摸象記摘自印光法師文鈔卷四附錄,請讀者 自行查閱。
        2、本文僅供有緣人參研,若不契機者,請勿煩惱,一笑置之可也 。 阿彌陀佛!
        3、欲索閱蕭平實老師所著之《無相念佛》一書,請依52頁之說明 

函寄:台北郵政七三 之 八十號信箱,台北市佛教正覺同 修會,寫明閣下姓名、地址等即寄。



附錄:無相念佛學習實例:

憶佛念佛不論是憶念佛之名號、佛之功德、佛之法身或佛之慈悲、智慧......等,皆可契入,而憶佛念佛(無相念佛)的方法,人人均可學會,在日常生活裡,俯首可拾,只因缺乏知見,未深入體會或被舊有之觀念、知見所囿限,以致信心不足,不敢勇於承受,事實上契入之方法很簡單,先可從「憶念佛」、「想念佛」、「看住念佛之心念」、「感覺佛在心中」、「惦念佛」等不同方式契入,茲舉十則學習實例恭請參學,只要「鍥而不拾」自然可以學會,敬請安心學習。法味無窮,更待您的實修親證。

1、劉師姊:初學憶佛念佛,一時無法契入,似懂非懂,後來在桌上寫 「阿彌陀佛」四字弘名,以手遮住文字,心想手下是麼?心 裡清楚,而不用語言文字去唸它、讀它,就是心裡清楚的 保持著,在語言文字未出來前,用心「看」著它,而看住 的間愈長,漸能一念相續,後來張師兄等也以此方法學入 。

2、許師兄:初學憶佛念佛不知如何下手,後來找到一張喜歡的「阿彌 陀佛」法相,面對佛相,細心去體會、感覺;感覺佛和顏 悅色,慈悲微笑,睜三分眼,反念自性,如如不動;隨即學佛之慈悲微笑,睜三分眼,反觀自心,不起分別妄念( 即看住意根),發現佛在心中;後又想「我就是本尊,本 尊就是我」,不必另外有形像存在,就是「自性彌陀,唯心淨土」嘛!於是終日以歡喜心憶佛念佛(無相念佛), 佛歡喜,自己歡喜,大家歡歡喜喜。後來有李師兄、羅老 師等......也以此方法學入,李師兄發現在市場買菜時憶 佛之念也在;羅老師也發現,不論行、住、坐臥或上課時 ,憶佛之念仍在。

3、周師姊:剛學時以歡喜心億佛、想佛,尚覺不夠實在,難道這樣就 是憶佛念佛了嗎?某日,其小女兒在家玩耍腳部受傷,師 姐上班時一直擔心女兒不知怎麼樣?突然「我想女兒之心是如此的迫切,可是,奇怪!又沒唸女兒的名字,也沒 想女兒的形像,喔!原來憶佛念佛(無相念佛)就是如此 直接,分明、確實」,從此信心大增,終日歡喜憶念佛, 確如經上所言:如母憶子;「惦念」著子女一般。

4、楊醫師:初學憶佛念佛,不知如何契入。突覺:既然「無相念佛」 ,佛法身一定無形無像,於是想無形無像的阿彌陀佛在虛 空中,心想著它,而不用語言文字去念它。耶!佛在嘛!的確終日在,不僅在虛空中,也在自心中。

5、楊太太:初學憶佛念佛,不知要領何在?只知不用語言、文字去想 它!但如何想?忽憶及以前約會時,回家後不是還意猶未 盡的想著他嗎?當時,的確也沒有唸他的名字,也不一定 想到他的樣子,就是「心」去自然的想著他!以此種心來 憶佛念佛不就是了嗎?就是感覺它在著!

6、邱師姊:初學無相念佛,不知如何念?後來兒子出國深造,師姐淚 灑機場,後數日,終日思念兒子,突然一念相應「我想兒 子想到痛哭流涕,不思茶飯,奇怪,我怎麼也沒唸兒子的名字,也幾乎很少想到兒子的形象?唉呀!以此心情來念 佛就是無相念佛嘛!」終於契入,雀躍不已!以無相念佛 替代思念兒子之情,並將功德迥向國外的兒子,憶佛念佛 感覺真好,真是無時不在、無處不在。

7、潘小妹:參加中壢永平寺無相念佛共修,不知何謂憶佛念佛?請教 某師兄,師兄說:「請你現在想媽媽,媽媽在心中嗎?」 小妹妹答:「媽媽在心中,可是有形像」。師兄說:「形 像如照片,它是你媽媽嗎?」小妹妹答:「當然不是,那 只是影像,我媽媽會吃飯、會做事,形像不會呀!」師兄 說:「既然形像不是媽媽,不要管它,只要想媽媽即可」 ,小妹妹又答:「媽媽的形像不見了,可是我還在想媽媽 呀!」師兄說:「對啦!把想媽媽的心,換成想『阿彌陀 佛』就是啦!」小妹妹好高興的坐下,真是如子「憶」母 。其實,想佛時,如有形像出現,不去管它,反正:「凡 所有相,皆是虛妄」,只要專心憶佛想佛就是!形像日久 自然消失了,不必擔心。

8、李師兄:初聞無相念佛,不知如何下手,於是唸一句:「阿彌陀佛 」,然後閉上眼睛,去感覺它在不在心中,偶發現,名號 已唸過許久,怎麼「感覺」還是「存在」著,並不一定唸佛名號時才在,未念時也可以「存在」噢!難怪人家說 :餘音繞樑三日。不是聲音在,而是心中「感覺」它在, 繼續練習,終於由「阿彌陀佛」四字之話尾,提昇至「阿彌陀佛」,四字之話頭--不必再念佛號,憶佛念佛之念整 天縈繞胸懷,感覺特別寧靜、安詳。

9、○○法師:法師修習彌陀淨土法門,持名念佛有年,深知念佛往生 淨土之教理,又念佛首在「心念」、「專精」,故平時 念佛以「心中默念」為主,但如何才能契入「都攝六根 、淨念相繼」呢?在偶爾因緣中得聞「憶佛念佛」之行 門知見及修學次第,乃於持名念佛時,嘗試去想念佛或 感覺或體會佛在心中,並以此憶佛之念,早晚憶念拜佛 (即一面意業中憶佛,一面身業去拜佛)各半小時以上, 經不斷練習後;一日,忽於念佛時,深深覺得佛在我心中 ,難怪觀無量壽佛經說:「諸佛菩薩法性身,入眾生心 想中」,於是嘗試捨棄名號(形像),發現憶佛之念猶在,它是一念一直延續不斷,比以往更微細、深入,「 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之念浮上心頭,信心大增,順利 契入淨念相繼之功夫。後有其他稱佛名號之老修行,亦 以此等方法學得憶佛念佛之行門。遇有佛七或稱佛名號 共修時,一面出聲念佛,一面心中憶佛,念佛更為攝心 、專注,法喜泉湧。

10、劉師姊:師姊白天一面工作,一面心中默念佛號,用功不懈,夜 晚時往往靜坐默念佛名,直至清晨二、三點,常常發現 心中除佛之名號外,並無其他妄念。後得聞憶佛念佛之 知見,於是當默念佛名至妄念不起時,即暫時捨棄名號 ,反觀自心,感覺「佛了然在心中」,並於每日早晚各憶 念拜佛半小時至一小時,如此反覆不斷練習,於是不藉稱 佛名號而深入憶佛念佛。蓮池大師說:「……今念佛人, 初則以耳識聞彼佛名,次以意識專注憶念,以專念故,總 攝六根……如是六識,皆悉不行(此時已無語言、文字、 名號、妄想,否則意識尚在分別)念之不已(即憶念之念 綿延不斷,一念相續)......原來是這個道理,它是「都 攝六根淨念相繼」的功夫。

結語:

以上十種實例,均是學員實修契入方法,為尊重當事人,名字未予披露,敬請自行採擇一種好好學習,並堅持非學會不可,當您學會如何去 1、「看」住念佛之念。 2、「憶念」佛。 3、「想念」佛。 4、「惦念」佛。 5、感覺佛在心中後,如有妄念、妄緣產生,請不必擔心,不去管它、不理它就是,心中只要有在憶佛念佛即可:繼而在憶佛念佛時,每日早晚無相憶念拜佛一小時左右,增強動中功夫,至此行者即已學得憶佛念佛之基本功夫,再參照無相念佛一書第六十四頁修行方法和次第之第三階段,閉目無相憶念拜佛,並於日常行、住、坐、臥中鍥而不拾的練習憶念念佛,次第前進。
 

民國82.4.27    許大至  整理

 

amitofo3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