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聖賢錄易解

(往生女人第九)

 慧律法師著

 

往生女人第九

 

韋提希夫人、五百侍女

 

韋提希。摩竭提國頻婆娑羅王的夫人。他們有一位太子,名阿闍世,因隨順調達(提婆達多)惡友的教唆,而將父王關置於七重的室內。並且限制群臣,任何人都不得前往探視。當時韋提希夫人恭敬大王,於是澡浴清淨後,以酥蜜和著麵,塗抹在自己身體上,並在諸瓔珞中盛裝葡萄漿,然後秘密地讓頻婆娑羅王飲食,國王於是才得以不死。後來,阿闍世聽聞此事,即拿著利劍,想要殺害其母。但為二位大臣勸諫阻止,阿闍世於是將母親關在深宮,不再讓她出來。當時韋提希被幽禁之後,心中愁憂憔悴,於是遙向耆闍崛山,對著釋迦牟尼佛所在之處至誠頂禮,而說此言:「如來世尊,在往昔的時候,常常派遣阿難尊者來慰問我,如今我心中愁憂,世尊的威德望重,不敢請世尊相見。所以願佛陀派遣目連、阿難兩位尊者與我相見。」說完話後,悲泣雨淚,遙向釋迦牟尼佛頂禮。

 

這時,世尊在耆闍崛山,知曉韋提希夫人心中之念,即敕令大目犍連以及阿難,從空而來。釋迦牟尼佛本人則從耆闍崛山隱沒,而出現於王宮中。此時韋提希頂禮佛足之後,便舉起頭仰望世尊釋迦牟尼佛,世尊身紫金色,坐在百寶蓮華上,而目連尊者隨侍於左,阿難尊者則隨侍於右,帝釋梵王護世諸天,在虛空中,普雨天華。此時韋提希對著佛陀哭泣,稟告佛陀說:「世尊,我宿世以前是犯何罪,生此忤逆不孝的惡子。唯願世尊,為我廣說沒有憂愁苦惱的世界,我當往生其處,不樂閻浮提濁惡痛苦的世界。此五濁惡世,地獄餓鬼畜生盈滿,眾多不善之事聚集。願我未來,不聞惡聲,不見惡人。於今向世尊,求哀懺悔。唯願佛陀慈悲如日,教我觀想充滿清淨善業的世界。」

 

此時世尊,眉間白毫放大光明,其光金色,遍照十方無量世界,然後返回住於佛頂,化為金臺,十方諸佛淨妙國土,皆於其中顯現出來。韋提希夫人見到此勝妙的聖境之後,稟告佛陀說:「此諸佛土雖然也是莊嚴清淨,皆有光明,但我現今樂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所。唯願世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佛告韋提希:「阿彌陀佛去此不遠,你應當一心繫念,仔細觀想彼國。我現在為妳廣分別說,也令未來凡夫、修習淨土法門的人,令其得生西方極樂國土。想要往生彼極樂國的人,應當修習三種福德。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導策勵眾人修行佛道。如是三事,名為淨業正因。」

 

佛又為韋提希說十六種觀法之後,韋提希與五百侍女,聞佛所說,應時即見極樂世界廣大無邊之相,得見阿彌陀佛相好光明及二大菩薩。此時韋提希夫人心生歡喜,讚歎未曾得見如是不可思議之境界。心中於是豁然大悟,證得無生法忍。而五百侍女,則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願生彼國極樂世界。世尊為她們全部授記,皆當往生西方淨土。往生彼國後,獲得諸佛現前三昧。(觀無量壽佛經)

 

佛世 樂音老母

 

佛陀在維耶羅國(在今日中印度)時,其所停留的地方,名為『樂音』。當時有一位貧窮的老母來請示佛陀,說:「生老病死,從何所來,去至何所?乃至六識、六根、五大,從何所來,去至何所?」佛回答說:「生老病死,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乃至六識、六根、五大,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譬如兩木相鑽出火,火還燒木,木盡火便滅。諸法亦如是,因緣合會乃成,因緣離散即滅,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佛陀並且為她廣說種種譬喻,老母聞法心開悟解,證得法眼。佛陀說:「我前世發菩薩心時,曾經是她的兒子,今此老母,壽終後當生阿彌陀佛國中,供養諸佛。於往後的六十億劫,當得作佛,名『扶波犍』,其國土名為『化作』。」(佛說老母經)

 

劉宋 紀氏

 

紀氏。句容(江蘇)葛濟之的妻子,劉宋時代的人。葛濟之是葛洪的後代,其家族世代學習神仙術,只有紀氏至心信樂奉持佛法,虔誠恭敬從不改變。有一天,紀氏正在紡織的時候,仰起頭來望見天空雲日開朗,空中清徹光明燦爛,忽然有寶蓋幢旛自西方而來,其中擁簇著一尊如來,金色晃耀,照徹雲間。紀氏因此停止紡織仔細地注視觀察,心中歡喜踴躍地說:「經典上說有無量壽佛,難道這就是嗎?」說著便頭面頂禮,並拉著葛濟之,向他指示阿彌陀佛出現的地方。而葛濟之只見到佛的半身,及諸旛蓋,不久所見的聖境就隱沒了。當時鄉里老幼,都一起親賭此事,因此跟從她歸依佛門的人有很多。(冥祥記)

 

劉宋 魏世子女

 

魏世子的女兒。梁郡(安徽合肥東北一帶)人。她的父親魏世子(參見本書二二八頁)及兄長都修習淨土法門,而女兒也一心一意要往生西方淨土。不久之後,女無疾往生,七日後又再甦醒過來,隨即登上高座,持誦《無量壽經》。誦經完畢後,女下座告訴父親說:「我逝去後,便往生無量壽國。在七寶池中,我及父親兄長,各有一朵大蓮華,大家都將生於其內。唯獨母親沒有,對此我感到非常地悲傷,所以特來告訴您們。」說完後即往生。其母親從此以後也很恭敬地奉持佛法。(冥祥記)

 

隋 獨孤皇后

 

獨孤皇后。河南洛陽人,北周大司馬河內公獨孤信的女兒。隋文帝尚未登基為皇帝時,就已經娶她為夫人,等到文帝登基為皇帝時,便敕封為皇后。獨孤皇后生性賢明,對朝廷的政事,有很大的助益。但是性情頗為妒忌,因而後宮的妃子很少得以親近皇帝。文帝弘揚護持佛法,敕令諸州郡,於各地遍造佛塔,安置舍利子,很多都有感應的瑞相。皇后也恭敬仰慕大乘,時常持念佛名。每當她持念佛名時,必定先更換清淨的衣裳,並以沈香水漱口,如此習以為常。

 

隋文帝仁壽二年(西元六○二年)八月的甲子日,皇后崩逝於永安宮,時年五十歲,當時異香滿室,天樂振響。隋文帝問梵僧闍提斯那說:「這是什麼祥瑞的徵兆呢?」僧答:「西方極樂淨土有佛,名阿彌陀,現今皇后往生彼國,所以示現這種瑞相。」(隋書。續高僧傳。佛祖統紀)

 

唐 王氏

 

王氏。隋朝人,薛翁的妻子,僧頂蓋的母親。王氏平日讀誦經典,勤修懺法,一心求生極樂淨土。唐太宗貞觀十一年(西元六三七年)生病,因而更加勤奮懇切地念佛。不久,王氏看見前有紅色蓮華,其形狀大如五斗的甕子。後來又見到青色蓮華充滿整個室內,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降臨空中。其孫子大興隨侍左側,見到佛身高大,且高出二位菩薩之上,很久之後才隱沒,而王氏早已經往生了。(續高僧傳)

 

唐 姚婆

 

姚婆。上黨(山西長治市)人,與范婆交往親近。有一天,范婆勸她念阿彌陀佛,姚婆於是隨她念佛。從此以後摒除家務,一心念佛。後來臨命終時,見到阿彌陀佛降臨空中,二大菩薩隨侍左右。姚婆於是稟白阿彌陀佛說:「假使我沒有遇到范婆,哪堹鄖ㄗ鴞簼O?所以請佛稍待一下,等我向她辭別。」等到范婆來時,佛菩薩依然清晰可見,接著姚婆就立化往生。(淨土文)

 

唐 溫靜文妻

 

溫靜文之妻,并州(河北正定縣一帶)人,因久病臥床,所以溫靜文教她念阿彌陀佛,妻子因此而跟著念佛。平日默誦佛名,歷經二年而不間斷。有一天,妻忽然告訴丈夫溫靜文說:「我已經見到阿彌陀佛了,下個月中我一定往生。」往生的前三日,蓮華現前,其形狀大如日輪。往生那一天,妻準備豐盛的食物供養父母,並說道:「如今我很幸運能往生極樂淨土,願父母及丈夫,專念阿彌陀佛,不久便當相見於淨土。」說完後即往生。(淨土文)

 

宋 任氏

 

鍾離夫人任氏,宋朝開封府知府鍾離瑾(會稽人)(參見本書一七五頁)的母親。任氏平生專志於淨土法門,雕刻栴檀木為阿彌陀佛的聖像,並時常恭敬地禮拜、旋繞。年九十八歲,其生活起居仍如平常之時。有一天,忽然告誡鍾離瑾說:「人人有個彌陀,奈何拋去。處處無非極樂,不解歸來。我將往生,希望你要念佛。」隔天,任氏早晨起來,燒香供佛,持念佛名。過了一會兒,即合掌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王氏、侍妾

 

越國夫人王氏,宋哲宗之叔父荊王的妻子。王氏專修淨土法門,不論晝夜從不間斷。王氏引導諸侍妾婢女,一同發願求生西方淨土。其中有一侍妾特別懈怠散慢,於是夫人說:「不可因妳一人,壞我規矩。」便將她驅擯。妾因此感到驚懼後悔,於是發奮精進,從不倦怠。有一天,妾告訴其他的侍妾說:「我要走了!」當天夜裡大家都聞到異香滿室,而妾已經無疾往生。隔天晚上,其同事的侍妾告訴夫人說:「昨天晚上我夢見往生的侍妾,叫我代替她向夫人致謝,幸蒙夫人的訓示教誨,而得以往生西方淨土,無盡地感謝妳的恩德。」夫人卻說:「她若能入我夢中,我才相信妳說的話。」當天夜裡,夫人夢見亡妾,向她致謝,就和前述的情況一樣。夫人說:「我可以到西方淨土嗎?」妾答:「可以!」於是引導夫人行走。一會兒,看見一大池,池中有蓮華,其中大大小小交相錯雜,有的茂美也有的枯萎。夫人問其原因,妾說:「世間修行要往生西方淨土的人,才發一念,此蓮池中便生出一朵蓮華,然而因各人的勤奮、怠惰不同,其蓮華的茂美或枯萎也不相同,精進修行的人其蓮華美麗盛開,怠惰荒廢的人其蓮華則衰殘枯萎。若精進修行且歷久而不間斷的人,等到憶念純熟觀想成就,其人形體消亡而神識離世的時候,決定往生於其蓮華苞中。」

 

後來,看見有一人穿著官服而坐,並以寶冠瓔珞莊嚴其身,夫人問:「這是什麼人?」妾答:「楊傑。」另外又有一人穿著官服而坐,其蓮華頗為衰殘,夫人又問:「是什麼人?」答:「馬玗。」(此二人都是修習淨土法門,其事蹟已記載於本傳一六七及一七六頁中。)夫人說:「我應當生於何處?」妾引導她行走,大約數里,望見有一蓮華臺,金碧輝煌,光明透徹。妾說:「此是夫人的生處,乃是金臺上品上生啊!」夫人醒來後,悲喜交至。就在同一年夫人生日的那天,夫人早晨起來之後,拿著香爐燒香,並望著觀音閣而站立。諸位眷屬正要向前為她祝壽時,只見她已立化往生了。(樂邦文類)

 

宋 陳媼

 

陳媼(媼,音ㄠˇ,指年老的婦人)。錢塘人。依止靈芝律師受菩薩戒,平日一心念佛,每日禮佛千拜。有一天,放經典的桌子堸n出舍利子。陳媼臨命終,見到佛來接引。於是回頭向旁人說話,尚未說完話,便寂然往生。(佛祖統紀)

 

宋 袁媼

 

袁媼。錢塘人。依止靈芝律師受菩薩戒,隨即斷絕葷腥之食及飲酒,並且堅志修習淨土法門,其家人都受到她的感化,如此歷經二十年。有一天,得疾病,於是請圓淨律師為她說法。才一會兒,袁媼即見到佛菩薩眾現前來接引,接著就端坐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陳媼

 

陳媼。長蘆宗賾禪師的母親。宗賾曾經著作《蓮華勝會錄》,普勸僧、俗二眾求生西方淨土。他居住在廣平的普會寺,因此迎接母親到方丈室東邊的屋子居住,陳媼早晚都很精進地持念佛名。後來陳媼得疾病,因而集合大眾唱念佛號。念滿兩天,陳媼突然合掌瞻視佛像,然後安詳地往生。往生的前一天,宗賾禪師夢見母親告訴他說:「我見到十多位尼師來召喚我。」宗賾說:「這是往生的瑞相啊!」說完後,陳媼坐化往生,其臉潔白如玉。後來陳媼往生後的第二天,頭頂仍留有餘溫,其臉色潔白就如宗賾禪師在夢裡所見的樣子。(佛祖統紀)

 

宋 于媼

 

于媼。浙江錢塘秦氏的女兒。其夫以賣魚為業。于媼有一個兒子惹上官司,因此全家破產。于媼心中憂愁苦惱,想要投江自盡,正好遇到淨住寺的照法師,勸她說:「這是宿世的業緣,總是應該逆來順受,若是白白地投江枉死,不如念佛求生西方。」于媼突然省悟,隨即燃一指於佛前,發願要長年持齋,每日稱念佛名,如是歷經十年而不懈怠。于媼凡是看見一切的人,皆稱之為佛子。有一天,請僧人持誦《觀無量壽佛經》,她自己則拿著念珠誦念佛名,當僧眾誦經,誦到十六觀中觀阿彌陀佛聖像的那一章時,便安詳地往生。(佛祖統紀)

 

宋 王氏

 

王氏。安徽合肥人馬永逸的妻子。馬永逸修習淨土法門,其事蹟記載於《馬玗傳》。其妻王氏也持念佛名,修行十念念佛法門。又曾持誦(破地獄偈),此偈出自於《華嚴經》,偈頌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有一天晚上,王氏夢見地獄主者來感謝她說:「承蒙您持偈的功德,因此地獄中的眾生,有很多都往生善道了!」後來王氏臥病在床,仍然持念佛名不絕於口。往生後,諸位親屬及其侍女,都夢到王氏回來告訴他們說:「我已得生極樂淨土。」(樂邦文類)

 

宋 馮氏

 

馮氏。廣平郡(河北永年縣東南)夫人馮氏,名法信,贈少師馮珣的女兒,鎮洮軍承宣使陳思恭之妻。馮氏年少時多病,等到嫁入陳家之後,病情日漸加重。當時慈受深禪師居住在王城,倡導佛法,馮氏為他闢建一間修行的淨室,並向他求取治病的藥方。慈受禪師教她奉持齋戒、誦念西方阿彌陀佛名號。夫人歡喜地信受奉行,回家不到一個月便摒除葷腥肉食,捨棄胭脂膏粉,穿著掃塔修行的衣服,修西方淨土的觀想。自己閱經、繞佛,行住坐臥起居動靜之間,一心一意繫念西方。不久,馮氏的病就痊癒了,可以像從前一樣地料理家事,但是她未因此而停止修習淨土法門。如是歷經十年,而沒有怠惰的容色,也沒有自誇的神情,心地安詳身體舒適,神氣一日比一日旺盛。

 

有一天,馮氏取筆書寫偈頌曰:「隨緣任業許多年,枉作耕牛大可憐。打疊身心早脫去,免將鼻孔被人牽。」見到此偈的人都覺得奇怪。而夫人又說:「本來是在清淨界中,由於一時失念而至此世界。支那(中國)的緣已盡,即刻就要向西歸去。此事正合我願,有什麼好奇怪的!」那年九月,得疾病。到了十二月的某天晚上,告訴侍者說:「我已神遊極樂淨土,面禮阿彌陀佛大慈悲父,觀世音菩薩在左顧視,大勢至菩薩在右流盼,百千萬億的清淨佛子,都作禮慶賀我得生極樂國。至於極樂淨土的宮殿樓閣園林池沼,清淨光明神妙美麗,與《十六觀經》所說的無二無別。到過淨土的人才能了解,不是可以用言語形容告訴你們的。」侍者趕緊呼叫其丈夫陳思恭前來,告訴他馮氏將要往生的情形,於是夫妻二人相對合掌誦念佛名。到了隔天的早晨,馮氏吉祥臥而往生。三天之後入殮,家人聞到奇妙的異香。後來荼毗火化之前,開棺一看,仍然栩栩如生。時年三十六歲。(樂邦文類)

 

宋 吳氏、二侍女

 

吳氏。都官(掌理軍事刑獄)員外郎呂宏的妻子。呂宏早就明瞭佛教義理,與吳氏同一志向清淨修行。吳氏有二位侍女,也斷絕葷腥肉食,其中一位喜好修禪,不久之後生病,在談笑中坐化往生,如蟬脫殼般地自在解脫。另一位侍女,則奉持戒律刻苦修行,有時整天不吃飯,每天只喝吳氏持誦的大悲咒水一小杯而已。

 

有一天,此侍女忽然見到金色蓮華現前,在蓮華上有佛趺坐的雙腿隱約可見。數日後,看見膝蓋。又過數日,看見身體。再數日,頭部及面容完全可以看到,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完全具足,阿彌陀佛端坐在蓮華當中,左右則是觀世音、大勢至兩大菩薩。後來,極樂世界的宮殿樹林,也看得清楚明白瞭如指掌,無數的清淨男子,經行於其間。如此三年從不間斷。有人問:「妳曾聽聞阿彌陀佛說法嗎?」侍女回答:「我只證得天眼通,尚未證得天耳通,因此阿彌陀佛所說的法,尚未能夠聽聞。」不久之後,此侍女自言往生的時候到了,於是就安然往生。

 

吳氏平日供奉觀世音菩薩非常虔誠,房室中陳列淨瓶數十隻,均注入淨水。吳氏每日持誦大悲咒,則見觀世音菩薩放光照入瓶中,凡是有病的人,喝了此水即可痊癒。此淨水放置整年,水的顏色及味道仍不改變,即使在大寒的嚴冬裡也不凍結,所以當時的人稱吳氏為『觀音縣君』。(淨土文)

 

宋 龔氏、妾于氏

 

龔氏。錢塘(浙江)人,是孫忭居士(本書二三五頁)的母親。龔氏平日持誦《阿彌陀經》,並且經常持念佛名。有一天,龔氏生病,請清照律師來,稱揚宣說極樂淨土清淨莊嚴之事。清照律師尚未說完,龔氏就已經端坐往生了。其家有一位老妾于氏,也經常持念佛號。不久之後,夢見龔氏告訴她說:「我已往生極樂淨土。七日以後,妳將來此。」七日後,于氏也安然往生。(佛祖統紀)

 

宋 孫氏女

 

孫氏女。錢塘人。平時經常持念佛名,並且學習持咒。後來孫氏女生病,請清照律師前來,孫氏女稟告律師說:「我因久病而厭世,如何才能脫離五濁惡世,受諸妙樂呢?」清照律師於是為她稱揚宣說極樂淨土的殊勝因緣,孫氏女非常喜悅。當天晚上,孫氏女夢見清照律師給她一小杯藥,孫氏女將藥服下,於是疾病就頓時痊癒了。三日之後,孫氏女告訴她的侍女說:「迦葉尊者現在在此,有大好的金色蓮華座,我要走了。」說完之後隨即結手印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郭氏

 

郭氏。名妙圓,仁和(杭州)人,是清照律師(見第一冊三一二頁)的妹妹。郭氏長年持齋,稱念佛名,並且課誦《法華經》及《阿彌陀經》兩部經典,同時兼修方等懺法,常常諦觀落日,全心全意地專注觀想西方淨土。有一天,忽然聽到空中有聲音說:「郭妙圓,決定往生極樂淨土。」郭氏曾經到清照律師的道場,舉行繫念會,並齋僧百人。郭氏臨命終時,請清照律師為她說法,然後隨即坐化往生。(佛祖統紀)

 

宋 施氏、夫沈銓

 

施氏。浙江錢塘沈銓的妻子。施氏與丈夫一同修習淨土法門,曾經請清照律師依《十六觀經》,繪畫九品往生圖,用來幫助觀想。施氏平日時常供佛齋僧,並且印行布施《大般若經》。同時興建徑山、天寧等寺院大殿,而將所有善法功德皆迴向往生西方淨土。施氏與丈夫先後往生,他們臨終時都見到化佛垂手接引,然後面向西方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姚婆

 

姚婆。不清楚她的出身。姚婆專修淨土法門,並且觀想憶念西方阿彌陀佛從不間斷。有一天,姚婆正向著西方念佛,忽然見到日輪中現出阿彌陀佛,相好光明悉皆具足,於是請僧思淨繪畫阿彌陀佛聖像。法怡法師並為之作讚曰:「極樂世界實在是有這個地方,就只在平常日落的方向。所以釋迦牟尼佛教韋提希,要仔細地觀想落日就如同高懸的大鼓。善哉!姚氏這一位老太太,能以此心求生西方淨土。黃昏時作觀、清晨時憶想,已不知此是何年何月。行時也持誦、坐時也稱念,早就忘了冷熱寒暑。阿彌陀佛忽然從心想而生,在恍惚之間,突然明白清楚地面睹了相好莊嚴。此時虛空晴朗毫無雲霧,桑榆樹上還駐留著落日的光芒。而阿彌陀佛的慈光晃耀比太陽更燦爛輝煌,紺目澄清、白毫宛轉,種種的妙相全部具足。眼睛見到此聖相內心感到既驚喜又悲歎,於是走告導師『喻彌陀』。(思淨法師人稱『喻彌陀』見《淨土聖賢錄易解一》頁二九二),將其所見希有難得之事全部描述出來,並祈願法師能將佛的金容以紙筆繪畫下來。我聽聞此殊勝之事而讚歎善哉,要我說偈頌,可惜我也沒開悟。應當了知我們離佛本來就不遠,但斷善根的眾生哪裡能明白這個道理呢?雖然極樂世界遠在十萬億的國土之外,其實只在我們心中的一念之間即可超越,猶如跨出一步那麼容易。若有迷途之人問起路頭,只要向他說這麼直直地往西方去即可!」(樂邦文類)

 

宋 王氏

 

王氏。明州(浙江寧波市)人,每日持誦《金剛經》。王氏懷孕二十八個月仍未生產,身體日漸瘦弱。有一天,靠著門而站著休息,忽然一位奇異的僧人經過,對她說:「妳有善根,何不印行布施《金剛經》千部呢?」王氏於是依照他的指示去做。後來又齋僧千人,並且持誦《金剛經》千部。有一天的深夜,夢見金剛神以杵指著她的腹部。醒來之後,已生下兩個男孩在床上了。王氏因此持齋誦經從不間斷。

 

年六十一歲時,突然暴斃,有二位使者為她引見冥王,王氏自己說她從小就持誦《金剛經》。冥王於是賜給她金色的床座,命令她坐在宮殿的側邊,朗誦《金剛經》一遍。冥王問她:「妳為何不念咒呢?」王氏答:「世間沒有此咒的版本。」冥王於是令鬼吏於藏經中取出咒本給她,並且囑咐說:「妳到陽間,將此咒本輾轉流通,切勿遺失。妳以後壽終,直接往生極樂世界,不必再來此處了。」王氏於是甦醒過來。後來到了九十一歲時,毫無疾苦而坐化往生。其補闕真言曰:『唵!呼呼,社曳穆契莎訶。』此事發生於南宋高宗紹興九年(西元一一三九年)。(金剛證果)

 

宋 王百娘

 

王百娘。明州人。年少時喪父,嫁人沒多久就守寡了。於是王百娘跟著她的舅舅舍人(掌管詔告或侍從的官員)陳安行,一起居住在官舍。南宋高宗紹興二年(西元一一三二年)夏天,王百娘忽然生病而變成聾啞,因此如果想要什麼,就只能寫在紙上。舅舅陳安行教她至心歸依觀音大士,王百娘遵照其言早晚恭敬禮拜。

 

有一天,在小睡的時候,忽然見到觀世音菩薩現身,指示她修行的捷徑,教導她每日面向西方,頂禮阿彌陀佛。並且授以偈頌曰:「淨土周沙界,云何獨禮西。但能回一念,觸處是菩提。」又說:「妳可普遍勸人持誦此偈頌。」後來,不到一個月,聾啞二病突然痊癒。舅舅陳安行說這是因為她的念力精純懇切,因此佛菩薩的感應就如同山谷的回響般應聲而至。並將此事刻印記載下來,以廣泛流傳她感應的事蹟。(夷堅志)

 

宋 朱氏

 

朱氏。名如一,明州薛生的妻子。年二十多歲就過著衣著樸素、奉持齋戒的日子,並且虔誠地修習淨土法門。朱氏曾經用黃色的絹布,請善於書寫的人恭寫《法華經》,自己再以鮮綠色的絲線刺繡經文,一針一線之間綿綿密密毫無間斷,經文的字體一筆一劃非常清晰明朗,如是歷經了十年才完成。朱氏這十年中唱念及頂禮佛名,共八萬四千遍。後來,又刺繡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像。學習《法華經》,過了三個月便會背誦。接著,又閱讀《華嚴經》、《大般若經》、《楞嚴經》及《圓覺經》都能貫徹通達其義理。又刻鏤木版為圖,勸人念阿彌陀佛。接受其圖的人,必須念滿十萬聲,然後迴向西方淨土。受她感化的人達到二十萬人之多。不久,建造茅屋於墳墓旁邊,其中的一室用來供奉佛像,一室用來靜坐,另一室則用來抄寫經典。供給服侍她的只有一位婢女,茅屋內只有主僕二人一起同共甘苦。

 

南宋光宗紹熙四年(西元一一九三年)春天,朱氏把她所有陪嫁的東西全部賣掉,拿來作三日的法會、齋請一千位比丘。且集合僧俗二眾一萬人,一起唱念西方阿彌陀佛名號。同時製造寶幢,將她刺繡的經典裝在七個卷軸中,並寫上參與念佛法會者的姓名,然後送到羅羅道場的僧堂中供奉。十二月,朱氏現出小病,將要命終時,自己起來端身趺坐。她的丈夫薛生說:「我們薛家沒有這種坐著往生的方式。」於是請她就寢,然後吉祥臥而往生。時年三十七歲。(樂邦文類)

 

宋 陸氏

 

王宜人(古代官員之母或妻的封號)陸氏。浙江錢塘人,朝請大夫王璵的妻子。陸氏時常持誦《法華經》,一心一意求生淨土。平日每當拜懺一次,就同時唱念佛名萬聲,如是歷經三十年。有一天,突然得了小病,聽到天鼓自鳴,隨即面向西方端坐,雙手結印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蔡氏

 

蔡氏。錢塘人。很早就喪夫寡居,平日持誦經典稱念佛名,並且每日至誠禮拜,如是精進修行超過二十年。有一天,蔡氏忽然見到金色蓮華出現於空中,急忙拿出平時修行的課目成績將它放在懷中,然後安詳坐化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項氏

 

項氏。名妙智,浙江鄞縣人。丈夫逝世後,非常殷勤恭敬地奉持佛法,平日時常持念佛名。項氏有兩個女兒,後來都讓她們出家為比丘尼。項氏曾預先訂做一個棺木,等到即將往生時告訴女兒們說:「我想要坐化往生,用棺木如何能坐化往生呢?」女兒們說:「佛也是用金棺吉祥臥而逝,沒有什麼不好啊!」項氏於是諷頌《觀無量壽經》(上品往生章)然後轉身向著西方,兩手結印,微笑而往生。此事發生於南宋理宗紹定六年(西元一二三三年)。(佛祖統紀)

 

宋 沈氏

 

沈氏。名妙智,浙江慈溪人,年長後嫁給章姓人家。沈氏從小就持長齋,每日課誦佛號,嫁人之後,仍然堅志佛道從不改變。沈氏心地慈悲憐憫有情的眾生,時常救濟飢寒的人。後來患得輕微的疾病,反而更加懇切地念佛。有一次,忽然見到阿彌陀佛踴現於虛空中,菩薩聖眾左右圍繞,並放白毫光來到沈氏的處所,就好像長虹駕凌於空中,如千燈普照一般地光明。過了一會兒,沈氏即安然而往生。此事發生於南宋理宗端平二年(西元一二三五年)。(佛祖統紀)

 

宋 鍾婆

 

鍾婆。嘉禾(福建建陽縣)人。每日持誦《阿彌陀經》,並稱念佛號,達二十年之久。有一天,鍾婆告訴兒子說:「西方極樂世界的聖眾遍滿虛空並且有大白蓮華,清淨光明普遍照耀,我要走了!」說完就端身正坐,合掌而往生。(佛祖統紀)宋 梁氏女梁氏女。山西汾陽人。年少時眼睛就瞎了,後來遇到一位僧人,教她持念阿彌陀佛。過了三年,雙眼忽然復明,梁氏女因此持念佛名從不間斷。有一天,見到空中幢旛寶蓋下臨,阿彌陀佛及諸大菩薩同來接引,接著就往生了。(佛祖統紀)

 

宋 黃婆

 

黃婆。潮山(廣東潮安縣)人。平日專持佛號,同時兼誦《法華經》及《金剛經》。有一天,突然得下痢病,自知往生的時候已到,於是斷食,每天只飲水數杯。有一天晚上,鄰庵的僧人善修夢見黃婆來辭別說:「我將往生西方淨土。」兩天以後,黃婆向著西方念佛,端坐而往生。此時天空中有紅色雲霞光彩顯耀,覆蓋在她的房屋上,村里的人都看得很清楚。(佛祖統紀)

 

宋 崔婆

 

崔婆。山東X川縣人,是東平梁氏的乳母。崔婆為人純樸敦厚,很早就斷絕葷腥血肉之食。雇主的母親晁氏,比較喜好禪學,而崔婆在旁邊每日只是誦念阿彌陀佛,從來不曾間斷,也不計算念佛的次數。年七十二歲患得下痢,反而更加努力持念佛號。有一天,忽然唱念一偈頌云:「西方一路好修行,上無條嶺下無坑。去時不用著鞋襪,為有蓮華步步生。」有人問:「崔婆你何時將往生呢?」婆答:「申時(下午三~五時)。」後來果然如此。荼毗後,唯獨舌頭沒有被火化,其形狀如蓮華的樣子。(往生集)

 

宋 陶氏

 

陶氏。江蘇常熟人。陶氏自從喪夫後便一人獨居,平日時常持誦(普門品),曾經夢見觀世音菩薩以蓮華授之。又夢見梵僧傳授給她一卷經典,打開來看,乃是《阿彌陀經》。醒來後,取出《阿彌陀經》來持誦,宛如宿世以來就曾經學習過一樣。有一天晚上,陶氏的房中有光,其光明照耀如白天一般,而阿彌陀佛就現身站立於經典的封套上。陶氏因此更加虔誠地持誦《阿彌陀經》,後來經卷上竟然迸出舍利子,總共超過十分之一升。(佛祖統紀)

 

宋 李氏

 

李氏。上虞(浙江)胡生的妻子。丈夫逝世後,每日持誦佛名及《阿彌陀經》,日以繼夜,聲音響徹房屋的內外,如是達十多年之久。有一天,李氏正端坐著念佛,突然有一位僧人現前,以粉紅色的寶蓋覆蓋在她身上,並說道:「十五日子時,妳將會往生。」李氏問:「法師您是什麼人?」僧人答:「妳所誦念的人。」李氏於是辭別諸親好友。到了十五日的那一天,奇異的香氣芬芳濃厚,光明照耀整個室內,李氏則正身端坐安詳地往生。經過七天後火化,其牙齒、舌頭及眼睛都沒有損壞,並獲得舍利子無數。隔天,火化的地方生出一朵白色的花,大小約二寸多,但不知此花的名字。(佛祖統紀)

 

宋 盛媼

 

盛媼(媼,音ㄠˇ,年老的婦人)。錢塘人。每日誦念佛名,同時課誦《觀無量壽佛經》。後來,無緣無故突然生病。有一天,自己坐起來,命令旁人準備熱水。沐浴完畢後,面向西方端坐,然後問旁人說:「你們有聽到大磬的聲音嗎?西方淨土的眾聖將要來了!」不久,盛媼合掌,笑著說:「佛、菩薩都已經到了,金臺也現前了,我要走了。」說完後便往生。(佛祖統紀)

 

宋 黃氏

 

黃氏。浙江明州人,很早就喪夫,因此回娘家依靠父親,並且精進修行淨土法門。後來,黃氏臨命終,看見佛來接引,於是結手印而慢慢地跟隨行走,接著突然站立往生。其家人用竹器過濾石灰灑在地上,看她是否回魂回到家裡,第二天早上起來察看,發現地上生出蓮華一朵。(佛祖統紀)

 

宋 王氏女

 

王氏女。江西吉安縣人,年少仰慕淨土法門,每日誦持《阿彌陀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及《金剛經》等諸經典。後來王氏女的母親病亡,即將入殮時,流血覆蓋其遺體上,王氏女於是發誓說:「若我的孝心真實,願母親的遺體不生臭穢。」發誓完,流血隨即停止。等到入殮時,接近其遺體,已經完全聞不到臭穢之氣。不久,父親又娶繼室,而王氏女則跟繼母一同修習淨土法門。

 

有一天,王氏女生病,請僧前來開示淨土觀門。王氏女突然起身要衣服穿,然後吉祥臥,手塈黖袸[世音菩薩聖像前的寶幡,稍後安然地往生。即將入殮時,其繼母用竹器過濾石灰灑於室中,後來現出蓮華數朵。(佛祖統紀)

 

宋 樓氏、女妙聰

 

樓氏。名靜慧,寺簿(掌管文狀、簿書的官吏)周元卿的妻子。樓氏曾經閱讀《傳燈錄》,發明見地。後來,恆心淨土法門,念佛不斷。晚年生病,有一天,突然見到蓮臺現前,化佛無數,異香滿室,才過了一會兒樓氏就往生了。

 

樓氏有一個女兒名妙聰,因為母親的教化而發心學佛,同樣也一心一意堅志念佛。後來生病,請僧行懺法,妙聰在恍惚中看見己身穿著新的淨衣,登上七寶樓閣,繞佛並且頂禮。於是妙聰告訴家人說:「我勤修淨土法門,西方已經現前了。」說完便向著西方吉祥臥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周婆

 

周婆。安徽太平縣人。早年就修習淨土法門,一直到晚年更加精進虔誠。有一天晚上,周婆胡跪稱念佛名,接著就安然往生。當時鄰居看見有數位僧人振錫而行走,周婆跟隨在他們的後面。轉瞬之間,只見他們慢慢地騰空而上,向著西方飛去漸漸隱沒。(佛祖統紀)

 

宋 朱氏

 

朱氏。浙江吳興縣人,持念佛名達三十年之久。同時持誦《金剛經》,每當打開經卷時,常常說有眾聖降臨監顧,因而不敢坐著。有一天,朱氏忽然斷食,每日只飲清水數杯,經過四十天,夢見三位比丘,手堮陬蛗炸堙A告訴她說:「我以前為妳栽種此蓮華,今日將要盛開,所以來迎接妳。」醒來後,迎請僧人前來一同唱念佛名,朱氏則端坐念佛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裴氏女

 

裴氏女。山西汾陽人。裴女不事婚嫁清淨自居,至誠懇切專志念佛。臨命終時,取火燒香並說道:「阿彌陀佛來迎接我,我將要往生了。」不久,天華從空飛落下來,裴女即安詳地坐化往生。(佛祖統紀)

 

宋 孫媼

 

孫媼。浙江明州人。孫媼守寡三十年,平日常常持念佛名。同時親手縫製衣服、棉被及鞋襪,供養諸比丘僧。有一天,得輕微的疾病,夢見自己到了懺悔堂,身上披著縵衣,隨著諸比丘經行繞佛。醒來後,即沐浴更換清淨的衣服,並請僧人行懺法,而孫媼自己則親自到佛像前,誦持《阿彌陀經》,誦到經文中的『一心不亂』時,突然左手結手印,安然地坐化往生。此時,空中奏出天樂聲,無論遠近都聽得到。(佛祖統紀)

 

宋 秦媼

 

秦媼。名淨堅,松江(江蘇)人。秦媼立志仰慕佛法,並厭惡女人身。所以與丈夫分開居處,嚴格持守清淨戒法。秦媼每天早晚修行淨土懺儀,禮佛千拜。同時閱讀《華嚴經》、《大般若經》、《法華經》、《金光明經》等諸大乘經典,每天都如是精進修行而沒有一時一刻的懈怠。有一天,正當她端身靜坐於房屋的時候,忽然有光芒照耀空中,其光明勝過皎潔的太陽,然後秦媼就面向西方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蔣十八妻、夫蔣十八

 

蔣十八之妻。浙江海X人。中年時,跟丈夫一起立志修行,從此斷除愛慾,每日持誦大乘經典,如是經過四十多年。有一天,夫妻倆各自盥洗漱口,更換新衣,燃香後一起唱念佛名,並各自書寫一首偈頌,然後同時往生。蔣十八所寫的偈頌曰:「這個幻身,四大合成。今日分散,各歸其根。諸幻既滅,灰飛煙絕。如空中風,猶碧天月。既無障礙,又能皎潔。一切永斷,無有言說。四十年來,脫離嗜慾。惟闡大乘,朝誦暮讀。今朝撒手西歸,自有現成果足。」其妻偈頌曰:「看過蓮經萬四千,平生香火有因緣。西方自是吾歸路,風月同乘般若船。」(閒窗括異志)

 

宋 沈媼

 

沈媼。錢塘人,持念佛號十多年,一天比一天精進修行。曾經請畫師,繪畫八尺的阿彌陀佛像。等到生病時,沈媼便將佛像安設在床前,早晚一心繫念阿彌陀佛,並請僧人前來一同持念佛號。大眾正在念佛時,忽然告訴大眾說:「有一位高大莊嚴的僧人,授我金色的蓮華座,我將乘坐之。」於是端身於佛像的供桌前。大眾因此更加努力地唱念佛號,此時沈媼說:「念佛的功德,已經讓我登上蓮台,我要往生了。」說完後即閉上雙眼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孟氏

 

孟氏。陝西醴泉縣人。嫁人之後,才患得長期難治的疾病,後來有位僧人教她專念佛名。孟氏依此修行三年,有一天,忽然告訴丈夫說:「你趕快通知諸位親屬,我將要去了!」等到為她送別的人都聚集而來之後,孟氏燒香供佛,與大眾一起唱念佛名。一會兒,孟氏見到一位法師振錫於空中,並說道:「妳將往生。」突然之間旛蓋從空中翩翻而至,阿彌陀佛與菩薩同時都來到,孟氏於是隨佛往生。(佛祖統紀)

 

宋 陳氏

 

陳氏。江蘇吳興縣人。受持齋戒,以禪坐課誦為樂。持念佛名達三十年之久,同時持誦《法華經》五千部;《金剛經》、《阿彌陀經》各五千四十八部。有一天,陳氏突然不飲食,其家人問她是什麼緣故,她回答說:「想要求見佛!」說完後即吉祥臥而往生。(佛祖統紀)

 

宋 胡媼

 

胡媼。名淨安,浙江會稽人。平日專修淨土法門,頂禮阿彌陀佛八萬四千相好,每一相好各頂禮一拜,如此頂禮共有四遍之多。後來,突然得輕微的疾病,胡媼見到阿彌陀佛前來迎接,於是安詳坐化而往生。當時路過她家的人都聽聞空中有天樂之聲,隱隱約約地向西方而去。(佛祖統紀)

 

宋 周氏、公婆

 

周氏。福建建陽縣人,嫁給孫氏,與公婆一同修習淨土法門。曾經感應到房屋中的佛像現出光明,香華盈滿桌上。有時空中顯現諸佛菩薩,有時則聽到天樂。或者聽到空中誦經的聲音等種種的感應瑞相。(佛祖統紀)

 

宋 鄭氏

 

鄭氏。名淨安,浙江錢塘人,平日時常持念佛名。有一天,鄭氏突然生病,聽到空中有聲音說:「妳再過不久就可往生西方,千萬不要妄自懈怠。」後來,佛現於她前面,身真金色。鄭氏隨即從床上起身,面向西方端坐。鄭氏有一位兒子名義修已經出家為僧,於是召喚他回來,請他諷誦《阿彌陀經》,鄭氏即安然而往生。後來,她的女兒夜裡夢見鄭氏告訴她說:「我已得生極樂淨土了!」(佛祖統紀)

 

元 周婆

 

周婆。浙江鄞縣人,精進修習淨土法門。遇到每年的正月初一,周婆時常持禁語戒,並且晝夜端坐,一直到正月結束後才停止。到了每年夏天七、八月則布施茶水,如是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不改變。有一天晚上,周婆夢見巨大的蓮華遍覆於整個街道,自己手堮陬菮嶸],經行於蓮葉上。不久之後,周婆患得輕微的疾病,她的鄰居在夜裡,看見寶蓋幢旛自空中而來,進入周婆的大門內。天亮後,周婆即合掌唱念佛號而往生。(往生集)

 

元 張夫人

 

張夫人。不清楚她居住的地方。晚年持長齋,每日誦念西方阿彌陀佛名號。到了年七十九歲,還每天晚上熄滅蠟燭而靜坐,靜坐時四面牆壁皆放光,並顯現出諸瓔珞。張夫人臨命終時,燒香的桌上,有如篆字形狀的輕煙盤旋圍繞而形成佛的形像。一會兒,變成真金色,佛像的眉毛及眼睛如圖畫般的清晰,一手下垂好像接引的樣子。香的輕煙才一消失,張夫人也即刻往生了!(淨土節要)

 

明 薛氏

 

薛氏。是武塘(江蘇六和縣)一帶世家的女兒。當年其母親夢見星星進入懷中,然後薛氏就出生。薛氏後來嫁入周家,生下五個兒子之後就守寡了。平日專心修習淨土法門,樂善好施從不厭倦。薛氏的房屋中供奉觀音大士,燒香吐出的煙,盤結成蓮華的形狀,旁人都見到此殊勝的景像。明神宗萬曆十五年(西元一五八七年)五月生病,家人請人為她醫治並以稀飯給她食用,薛氏拒絕,從此開始斷食,到了九月六日,延請僧人禮懺,薛氏說:「拜滿了四天,我的事就完成了。」於是設立西方阿彌陀佛像,晝夜不斷地念佛,命令諸位兒子們一同唱念佛名,而婦女不得進入室內。

 

到第五天早上起來,要清水來盥洗雙手,誦持『甘露真言』,穿著新的淨衣,戴上誌公帽,長跪於佛前,又唱香讚、讚佛偈及三自皈依,並頂禮三拜,然後誦念佛名一百零八聲。到了正午,薛氏跏趺結手印而往生。其神情氣色看起來很和樂的樣子,家人都聞到蓮華的香味充滿整個房屋之中。薛氏留下遺言要準備坐龕,不要用棺材,不准迎請鬼神,不准燒紙錢,也不要殺生來祭祀,後來諸位兒子都遵從她的的遺言。(往生集)

 

明 方氏

 

方氏。安徽桐城縣秀才吳應賓的妻子。年三十歲即守寡,堅守貞節以自誓,並專修淨土法門。家有一位老婦也持戒,朝夕隨侍在方氏的旁邊。明神宗萬曆十三年(西元一五八五年)方氏已經五十歲了,患得輕微的疾病,於是呼喚老婦兩人相對唱念佛名,早晚從不間斷。後來自己沐浴更衣,清晨起來,燃香禮佛後,退回坐在床榻上,安然而往生。(往生集)

 

明 徐氏

 

徐氏。嘉定(江蘇)陸生的妻子。徐氏喪夫後,堅志修行淨土法門。徐氏以前曾經把千金借給他人,後來自己將債券燒掉,不向人追討。衣箱裡面的衣服、物品全部都用來布施。早晚皆在佛前禮拜課誦,如此歷經十年。有一天晚上,徐氏忽然呼喚侍者說:「你看看東方的天空亮了嗎?我往生的時候到了!」說完後就高聲唱念佛號,合掌而往生。(往生集)

 

明 許氏婦

 

許氏婦。杭州人。為人謹慎敦厚,每日課誦佛名,學佛愈久愈是堅定念佛。有一天,召喚家人前來,與他們訣別說:「我將去了!」然後穿著潔淨的衣服端身正坐,拿了一朵天目白華插在頭髮上,隨即安然而往生。(往生集)

 

明 于媼

 

于媼。河北昌平縣于貴的母親。于媼專修淨土法門,到了晚年更加堅定念佛法門。有一天,于媼拿著她自己所穿的衣服,將衣服洗得非常乾淨,並告訴他的兒子說:「我將於某日往生極樂淨土。」兒子並未相信。等日期一到,于媼把小茶几放在庭院中,然後就在茶几上坐化往生,此時空中隱隱約約有天樂的聲音,同鄉的人都聽到了。(往生集)

 

明 潘氏

 

潘氏。名廣潭,工部(掌管工役營造的官府)的主管浙江餘杭人李陽春的妻子。李陽春一向喜好布施,晚年時常誦念阿彌陀佛名號。李陽春往生一年多之後,現神識於潘氏面前,並登上樓閣打開窗戶,大聲說:「要修行!要修行!」潘氏精通古今之學,剛開始喜好詆毀佛教,到了晚年皈禮雲棲大師,從此以後便斷絕葷腥血肉等食物,並學習禪定,夜裡時常跏趺靜坐一直到天亮。同時修諸功德,布施錢財無數。

 

明神宗萬曆三十九年(西元一六一一年)冬天,得疾病。隔年正月,潘氏自知已經一病不起,於是遺囑交待家堛滌]產。不久之後,告訴家人說:「我是三世的清淨僧,今天將偕同觀音大士往生西方去了。」然後稱念佛名不絕於口,屈三根指頭而後往生。入殮時,遺體輕軟,面貌仍然栩栩如生。(虞德園集)

 

明 朱氏

 

朱氏。仁和(浙江杭州)秀才孫標的妻子。平生奉持齋戒,專修淨土法門。曾經有一次燃燈禮佛時,燈光的光彩燦爛耀眼,化成五彩色,並有佛跏趺其上。後來,朱氏即將臨命終時,端坐合掌且不斷地稱念佛名。到入殮之時,其面貌仍然栩栩如生。(學佛考訓)

 

明 祝氏

 

祝氏。湖北公安縣龔仲淳的妻子。其外甥袁宏道兄弟喜好談論佛法,祝氏聽聞淨土法門後,即深信之,於是專持佛名,同時持誦《金剛經》。有一天,祝氏告訴他的兒子們說:「佛說三天後將要來接引我。」等時間一到,自己沐浴更衣,然後坐在廳堂內,所有的眷屬呈拱形排列。過了一段時間,祝氏自言:「阿彌陀佛到了!眉間放白毫光,長達數丈。」又說:「我見到一僧,相好莊嚴,自稱是須菩提,然後剎那間化為一百多位僧人。」有人從旁告訴她說:「《金剛經》中總共提到過一百三十八次的須菩提,就是這位尊者了。」諸眷屬一起燒香供佛、誦念佛名,祝氏即微笑而往生。當時閣房中有一位九歲的婢女,此時正臥倒在地上,忽然大喊地站起來,說她見到數位戴著金甲的巨人,拿著幢旛為夫人的前導,其幢柄掠過她的臉頰,痛得不自覺地叫出聲。大家察看婢女的臉,有傷痕清清楚楚地在臉上。入殮完後,棺木中時時散發出奇異的香氣。(袁中郎集)

 

明 張太宜人

 

張太宜人。(明、清五品官吏之母或妻的封贈)金氏。綿州(四川綿陽縣)人,普安知府張懷麓的妻子。其家世雖然富貴豐裕,但對自己卻非常地節儉。金氏中年喪偶,教導兒子們都極有法度規矩,兒子正道及正學,皆以中科舉而揚名。張太宜人晚年獲得有關西方淨土的書籍,閱讀之後,一心嚮往西方極樂世界,早晚不斷地禮拜課誦。有一天晚上,告誡孫子們說:「你們要好好地讀祖父收藏的書,我要走了!」說完後即呼喚侍女燒香供佛,然後端坐而往生。數日後,托夢給孫子說:「我剛從西方來。」大家才知道張太宜人真的往生極樂淨土了!(白蘇齋集)

 

明 楊選一妻

 

楊選一的妻子。南昌人,寄居於南京。年三十歲生下兒子之後,就和丈夫分居了,任由丈夫再娶侍妾,自己從此以後持長齋念佛。經過十五年之後,那一年的八月,楊妻背上長疽,痛入骨髓,看見有一惡鬼持刀追殺她,但有大力神趕走惡鬼,從此她的疼痛就頓時止息了。事後,隨即告訴丈夫說:「我將往生了,有四位童子來迎接我,請用清茶供養他們。」丈夫問:「將往生何處?」楊妻答:「往西方淨土。」說完後即合掌,唱念佛名而往生。(淨土晨鐘)

 

明 鍾氏

 

鍾氏。仁和(杭州)人,是張後溪續娶的妻子。年四十歲喪夫,於是持長齋,鍾氏每日誦念西方阿彌陀佛名號,如此持續四十多年。其住處時常可以聽聞天樂鳴空及唱念佛號的聲音。明光宗泰昌元年(西元一六二○年)十二月,鍾氏臥病數日,每日只喝一碗湯。到了隔年的元旦,對家人說:「蓮華布滿於地上,幢旛寶蓋懸於空中,你們也見到了嗎?」說完後就口中一直唱念佛名而不停止。到了黃昏時,鍾氏吉祥安然地往生。(淨土全書)

 

明 吳氏女

 

吳氏女。太倉(江蘇)人,出生時是端坐而被生下。年紀稍長,專心於佛事,事奉雙親非常孝順,不願嫁人。若有人勸她婚嫁,她就指著天發誓。最初跟隨她的兄弟學習文字之義理,後來誦持佛經,都完全能通曉其大意,朝夕禮拜極為虔誠。有一天,突然夢見天神教她以梵文書寫的準提神咒,若是有病苦的人,以梵字的準提神咒治療,其病痛立刻痊癒。吳女曾經在夢中得知宿世之命,自己告訴人說:「我以前曾是宋代的高僧,此次轉生是專為報答父母之恩而來的。年二十三歲時當能成就道果。」

 

明思宗崇禎四年(西元一六三一年),時年已經二十三歲了,閉關於一間室內,專修淨土法門。仲冬十一月的月底,現出輕微疾病,自己作偈頌辭別世間,勉勵雙親堅定修行慎勿懈怠,到了正午,叫人找出戒指將它戴上,然後吉祥臥而往生。後來,將入棺時,紅光滿面。母親為她整理頭髮時,有異香從頭頂中散發出來,一直飄到戶外,整個晚上都沒有消散。經過四年後荼毗,骨頭晶瑩如玉,而頭頂則呈黃金色,後來家人建造一座塔來供奉她。(續往生集)

 

明 盧氏

 

盧氏。名智福,徽州(安徽歙縣)人程季清的妻子,晚年遷居於湖州。程季清奉持佛法極為虔誠,努力地修習種種的福德善業,而盧氏也竭盡財力來幫助他。盧氏長年持齋,每日課誦佛名二、三萬聲。盧氏律己甚嚴而慈悲恩惠下人,從來不曾惡言罵過人。明思宗崇禎五年(西元一六三二年)患重病,請古德法師為她授五戒,並向法師詢問淨土法門的法要,盧氏聽聞後即一心一意求生西方淨土。其夫程季清為她誦《華嚴經》至入法界品的五十三參時,為她一一講解說明,盧氏全都能領悟了解。程季清又勉勵她說:「百劫千生的生死大事,就在此一舉。妳要努力直往,不要猶豫。」盧氏於是高聲念佛,夜以繼日地不斷念佛。如此經過半個月,她的母親及女兒來探視她,盧氏都婉謝拒絕請她們回去,並且說道:「不要擾亂我的意念。」

 

十一月八日,盧氏突然見到蓮華現前,阿彌陀佛化身垂手接引,盧氏的身心雀躍不已,急忙索取香水沐浴,面向西方恭敬合掌,一直不斷稱念佛名,然後吉祥臥而往生,當時剛好是正午。到了傍晚,摸她的頭頂,其頭頂溫熱而可灼手,時年三十九歲。

 

後來,蕅益大師為她著作傳記,並且作讚曰:「令人哀痛的三界生死,是以愛慾為根。此根本若不拔除,哪裡能希望往生西方淨土。西方清淨的蓮華世界,永遠脫離塵緣俗情,此塵世的情緣若能斷除,則淨土的形質才可成就。真是勇猛啊!智福居士,實在是女中英豪。在一日一夜之間,能淨念相繼成就不可思議功德。極樂世界的蓮華臺來接引時,正念分明眼裡看得清清楚楚。對於子母之間的恩愛,能以大智慧如枯木寒冰般地放下。命終時吉祥臥而平靜地往生,永遠地辭別痛苦的六道輪迴。我今隨喜其功德,願共一切的眾生,頓時斷除愛慾的情網,而證入不可思議之門。」(靈宗論)

 

明 費氏

 

費氏。湖州(江蘇吳興縣)雙林鎮沈春郊的妻子。費氏年輕時就守寡,以紡織來維持自己的生活,持齋數十年。費氏供養三世佛的畫像及以檀木雕刻而成的觀音大士像。每天誦持《金剛經》一部,及念佛號千聲,無論寒暑都不間斷。明思宗崇禎十一年(西元一六三八年)湖州一帶有大的流行性傳染病,女婿張世茂迎接費氏到他家中居住,而她只攜帶觀音大士的聖像同行。費氏獨自居住一層樓,將每日持經及稱念佛名的功德迴向,祝願此香能夠直達佛的淨土。這樣過了三年,有一天空中有香氣環繞著樓房數日,粉牆上突然湧現出三世佛像,殊勝莊嚴精巧美妙。遠近之人莫不感到驚訝而競相走告,因此前來瞻禮的人日益增多。有的人以清淨的巾布擦拭之,其色澤愈顯光明。又過四年,有一天費氏告訴女婿說:「我想返回故居。」回到故鄉後,費氏便灑掃燒香,禮佛誦經。直到第三天早晨,自己沐浴更衣之後,端坐念佛。到了中午時刻忽然大聲呼喚:「佛來了!我要走了。」接著向大眾告別而後往生。時年七十三歲。(巾馭乘續集)

 

明 李氏

 

李氏。劉道隆的母親。李氏年四十歲時,開始持長齋奉持佛法,並開闢靜室一間,供奉觀音大士。李氏每天早晚禮拜佛像,並持念佛號千聲,即使是在大寒大暑的天氣堣]不中斷。曾經刻印《金剛經》布施給他人。每次遇到生日,就告誡兒子及媳婦不要買酒,並且禮懺一日或三日,如此歷經二十五年。李氏即將往生的前一年,曾經延請僧人誦經七天七夜。後來,李氏夢見所供奉的觀世音菩薩拿一串念珠,展示給她看並說道:「這串念珠送給妳,而念珠的數目,就是妳往生極樂淨土的日期。」仔細一算念珠的數目,是五十三,李氏醒來仍記得夢中的情形。到了明年五月十三日,李氏忽然告訴家人說:「我今天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請為我同聲唱念佛名,助我往生。」於是兒子媳婦們便坐在她床榻前念佛。李氏自己則面向西方,端坐而往生。其子劉道隆敘述其事蹟,以勸勉世人修行。(金剛持驗記)

 

明 李氏

 

李氏。黃太宜人(明清五品官吏之母或妻的封贈)李氏。是南京儀制主事(主儀禮制度之官員)建昌人黃端伯的母親。李氏賢明仁慈,志心信樂佛法。晚年時則誦持《金剛經》、《地藏經》日益虔誠。有一天晚上,李氏夢見自己端坐於山頂上,而佛光照臨其身。醒來後告訴兒子說:「我往生西方淨土的時候到了!」不久之後,現出輕微疾病,端坐而往生。(建昌志懸榻編)

 

清 陳嫗

 

陳嫗。江蘇常熟縣人。居住在城南,以紡織為業,堅信佛法。平日隨著紡織車的聲音而唱念阿彌陀佛,整天不絕於口,如是三十年而不變。有一天,陳嫗忽然召喚其子前來,告訴他說:「你沒有看見空中的寶蓋幢旛嗎?我將要往生了。」說著便拍手大笑。自己取熱水沐浴完之後,即合掌念佛而往生。此事發生在清世祖順治十年(西元一六五三年)。尚書翁叔元正好微服出巡到此地,聽聞此事,便親自前往探視。只見陳嫗神情專注地端坐著,而房室中彌漫著襲人的香氣。後來,翁尚書於晚年著作的《淨土約說》中,記載其事蹟以做為證明。(淨土約說書後)

 

清 張寡婦

 

張寡婦。江蘇常熟縣人。居住在小東門外,平日安於貧苦堅守貞節,一心一意專持佛號,不論在清淨或污穢地方都一心念佛,不曾有絲毫的間斷。後來,張寡婦因下痢病而往生。往生後只遺留下一條破裙,臭不可聞,有人將它丟棄到河流之中,忽然見到蓮華互相交錯盛開,五色光彩燦爛耀眼,散布於水面上。看見的人覺得很驚異,而將裙子取回,並送給某庵,作為佛像前供桌的圍布。此事發生於清世祖順治年間(西元一六四四~一六六一年)。(果報聞見錄)

 

清 陸寡婦

 

陸寡婦。江蘇常熟人。年二十歲,喪夫,於是奉持齋戒,一心念佛,從來不曾與人爭執。年六十七歲往生。往生以後,焚燒其衣裙,當餘火燒燼時,忽然見到金光迸出,灰燼中很清楚地有佛像在裡面,共有數十尊。鄉里的人聚集圍觀,看到的人都燒香膜拜。當時是清聖祖康熙三年(西元一六六四年)。(果報聞見錄)

 

清 楊氏

 

楊氏。張秩斯的妻子。楊氏的父親楊次弁,是出自於虞山嚴家的教化。由於嚴家世代學佛,所以楊氏從小就歸心於佛法。嫁到張家不久之後,禮僧德真為師,從之受持三歸五戒,並斷除愛慾。年二十七歲,病危,因而發願求生西方淨土,並在房屋中供奉阿彌陀佛聖像,高聲唱念佛名。經過五天,房屋中便聞到栴檀的香氣。到第七天,楊氏閉上眼睛,一會兒就見到觀世音菩薩告訴她說:「蓮華的種子,已成就一半,另一半就看妳的工夫了。」楊氏問:「從何處著手?」答:「撒手便行。」楊氏聽完即合掌念佛,然後趺坐而往生。(續往生集)

 

清 江氏

 

江氏。浙江餘杭縣嚴訒公續娶的妻子。訒公原本就是雲棲蓮池大師的弟子,信奉淨土宗的教法。江氏自從嫁到嚴家後,也非常堅定地信奉佛法。江氏每天早晨雞鳴便起來,然後跪在佛前唱念佛名千聲,接著又持誦諸經咒。凡是佛前供香、燃燭、供茶水等事,江氏都親自去做而不勞動侍婢。清聖祖康熙七年(西元一六六八年)三月六日,早課完畢後,突然覺得身體疲困,於是便回房休息。過了一會兒,江氏忽然大聲說:「觀世音菩薩來了!」便催促準備熱水,沐浴之後,就枕而安然往生。入棺時,臉色紅潤,手足柔軟,好像很快樂解脫的樣子。(淨土全書)

 

清 徐太宜人

 

徐太宜人,錢塘徐浩軒的母親。徐太宜人一生非常恭敬地奉持佛法,一心稱念西方阿彌陀佛名號。繪畫佛像為圖,圖的旁邊累計數千圈,以計算她誦念佛號的次數。每一幅圖圈畫完畢之後,就放入黃布袋中。如此持續了數年,而於清聖祖康熙三十四年(西元一六九五年)往生。往生的那一天,其家人在盆媯I燒其黃布袋。忽然聽到盆內有爆破的聲音,仔細一看,盆內有五色的光生起,黃袋子的布已燒成黑色而布面上出現樓閣欄楯,重疊於四周。中間湧現蓮華數十朵,華上各有一尊佛合掌趺坐。又出現諸天女恭敬圍繞,一一皆如粉色的畫本,看見的人莫不驚訝讚歎。第二天,拾取灰燼時,看見袋子的背面所現的諸形象,都與袋子的正面相同,只是佛的後面還有一位老母執拂塵隨行。其子徐浩軒為她記下此事蹟。(信徵錄)

 

清 凌氏、母葉氏

 

凌氏。法名善益,吳縣人張廷表的妻子。她的母親葉氏,持長齋達四十年,禮古潭和尚為師,每天禮拜《華嚴經》,如此循環不停共拜了三部。母親葉氏年八十一歲時,夢見羅漢現金色身,然後往生。凌氏年四十多歲也持長齋,同樣禮古潭和尚為師。凌氏日夜六時行大悲懺法,並且禮拜《華嚴經》共計二部。凌氏時常在五更起來進入佛堂,其夫張廷表則煮熱湯、準備水果給她食用。晚年專誦大悲咒及阿彌陀佛聖號,求生西方淨土。有一天,觀音大士顯現其聖相,凌氏於是現出病態,並告訴她的女兒說:「佛光滿室,我走了。」說完後即安然往生。時年六十九歲。當時是清高宗乾隆三十四年(西元一七六九年)。其女兒嫁入朱家,也很虔誠地信奉佛法。並且以持誦《法華經》,及念西方阿彌陀佛聖號為平常的功課。朱家的人也因此大多受到她的度化。(善女人傳)

 

清 余媼

 

余媼。江蘇徐州宗氏的女兒,是昭月和尚的母親。和尚後來主持揚州高旻寺,便迎接余媼到寺中,並開闢一間房間讓她居住。剛搬進寺裡時,非常地想家,每次與和尚談話,便說到家裡的事。昭月和尚便為她說世間是苦、空、無常、無我等法,勸母親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淨土,但是余媼並未省悟。和尚於是不再與她見面,即使是召請他來也不前往。余媼無可奈何,只好勉強持念佛名,但是總是沒有辦法持續不斷。住了三年之後,才稍微感到熟練,因此而發深信心受菩薩戒,早晚都很虔誠地禮拜。後來,和尚前往探視她,並問道:「是否還很想家呢?」余媼答道:「念佛好!不想家了。」有一天,余媼坐在庭園的前面,向著佛塔而唱念佛名,忽然光芒舒展開來,因而見到金色世界,光明耀眼無有邊際,而原來的牆壁樹林全部摧毀消失。余媼非常歡喜,起身想要靠近,但所見的景象即刻消失。從此以後,余媼六根寂靜,日常的行住坐臥間皆不生起第二念。

 

經過很久一段時間之後,有一天夢見到了一戶人家,有位婦女即將生產。余媼驚訝地說:「為何到此處,我是要求生西方淨土的人,入胎出胎太可怕了!」於是急忙走出來,因而驚恐地醒過來。余媼早晨起來,告訴和尚說:「我今生的塵緣已經將盡了,請為我召集僧眾唱念佛名,送我往生西方淨土。」照月和尚依從她所說的話請僧助念,余媼於是向著西方坐化往生。此事發生在清高宗乾隆二十七年(西元一七六二年)。(善女人傳)

 

清 楊媼

 

楊媼。杭州人,居住在北門外的石灰壩。年五十多歲中風,因此無法活動而僵臥在床上,並且整天呻吟。當時有一位旅亭法師,從京城要回到天目山,正好經過她所居住的地方,她的兒子設齋供養法師,並請他入內探視母親。楊媼頻頻皺眉說:「我病得很重,法師是否有好的藥方能治癒我呢?」法師說:「是有藥方,但恐怕妳不肯服用罷了!」楊媼說:「如果真的有,那有不肯服用呢?」師說:「病從色身而起,色身則由四大假合而成。妳若能捨身,病自然會痊癒。」楊媼問:「要如何捨身呢?」法師答:「妳只要將色身放下,一心一意向著西方淨土,念念不離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大醫王,能除一切眾生的病。只要能至誠念佛,阿彌陀佛自然會來救妳。」

 

楊媼又問:「佛真的會來嗎?」師答:「會來!但只怕妳念佛不懇切罷了!」法師離去之後,楊媼於是持念佛名,靜默地觀想西方淨土,一天比一天懇切至誠。過了五個月,楊媼告訴兒子說:「阿彌陀佛來了!四天後我將往生西方淨土,為我請旅亭法師來,我要與他道別。」旅亭法師當時在天目山,無法趕到。預定的時間一到,另外請僧眾十人,共同唱念佛名。楊媼起身坐著,面向西方而坐化往生。時為清高宗乾隆三十六年(西元一七七一年)。(善女人傳)

 

清 余氏

 

余氏。法名真修,吳縣人朱穎符的妻子。余氏年三十二歲守寡,到三十六歲時,開始持長齋並奉持佛法。晚年,將家事託付給媳婦,一心專修淨土法門。年七十歲,在夏秋交替的季節,余氏夢見到了一池畔遊玩。池中有一艘船,載著比丘尼及優婆夷十多人,其中有一人向余氏招手,並說道:「到西方吧!」余氏自己心想:「此時不去,等到歲暮年終時再去吧!」招手的人很快地說道:「只好等下班船了。」

 

到了九月六日夢見阿彌陀佛現身接引,醒來後自知時至,於是請她所事奉的文岐法師來與他道別。法師來到,因無法找到蓮華,而改以蓮葉送給她。余氏很高興,因而念佛更加懇切,在她的室內室外都能聞到異香。到了十一日清晨,要熱水沐浴並更換新衣,然後端坐稱念佛名。一段時間後,吉祥臥而往生。當時為清高宗乾隆三十六年(西元一七七一年)。(僧正琦述)

 

論曰:「十方莊嚴清淨的國土,只有童子身化生,沒有女人之身,而韋提希夫人,因為兒子作惡忤逆,而起心厭離五濁惡世,即得親見阿彌陀佛,受記往生。又《法華經》中,說明受持《法華經》的利益,特別授記女人往生極樂世界。由此可知娑婆世界的女人,與西方淨土,有大因緣。自從淨土宗盛行以來,婦女諸賢,往往能專志懇切於淨土法門,因而一生取辦了生脫死。那些現有丈夫相的男人,看見此事蹟能不感到慚愧嗎?」

 

amitofo3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