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怡君12歲 ─ 與癌症搏鬥的真正勇者

張瑞琪居士著述

 

 

 

我姓張、名瑞琪、是陳怡君的媽媽,怡君是我的長女,法名—妙音,生於民國七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一直都是乖巧文靜、懂事聽話、聰明機靈、富有仁慈心。上學期間,功課都是保持前三名,在校期間,經常主動的安慰需要幫助的同學。

 

記得二年級開家長會的時候,老師談到怡君說:「怡君擔任班上的小老師,協助我處理很多班上的事務,而且她心地非常的慈悲善良,經常將走道上的蝸牛,移置到安全的角落,以免被路過的行人踩死或弄傷了,君君這小孩,真是具有菩薩心腸啊!」,我聽了之後,心中感到非常的安慰。

 

在怡君放學回家或上學的路上,我一直陪同她一起上下學,不管君君多麼的堅持,不要我接送,怕我太累,我仍然持之以恆的接送,每次怡君對我說:「媽媽,非常謝謝您,除了做家事外,還要送我上下學,真是太辛苦了,我可以自己回家和上學,請不要這麼辛苦,我會注意安全的。」聽了怡君這句話,我的心堣虓P動了!不過身為媽媽的人,總是不放心讓怡君一個人單獨上下學;就叮嚀哥哥在上下學的時候,一定要等怡君一同上下學。想起君君國小三年級參加各項美術畫圖比賽,不是佳作,就是得名次;我在家閒著的時候,就會翻一翻君君比賽的畫和相片。君君做學校規定的家庭作業,總是自動自發,不用大人提醒,她所用的、穿的......,都是整理的有條不紊,乾乾淨淨的,不用父母操心。而且她非常的善解人意,沒有一絲一毫的私心。

 

在八十四年九月上旬,君君就讀四年級上學期的時候,食慾不振,全身發高燒不退,幾乎都在攝氏四十度上下,經過診治也不見退燒下來,後來到台北榮民總醫院,經過詳細的檢驗,如驗血、驗尿、細菌培養等都無法查出病因;最後由血液科主治醫師謝大夫於十月二十三日下午三時,抽取骨髓檢驗後;謝醫師從病房對講機傳來召喚家長的聲音,請我們到護理站談話。我在前往談話時,心堳D常的緊張,祈盼君君得的只是小病。在主治醫生的告知下,得知君君患的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也就是「血癌」——最難治的癌症。瞬時之間,我的眼淚如洪水般地湧出來,當時的心情,就如同被判了死刑一樣,經過先生的安慰(還是有治癒的機會),我才故做鎮靜的聽醫生的說明,以及治療過程應該注意的細節。

 

接著,第一個化學治療的療程開始,不習慣這種治療方式的怡君,知道爸爸公務繁忙,只要求爸爸將身上穿的白色運動外套留下來陪君君,讓爸爸專心上班,並照顧在家的哥哥及妹妹,有多餘的時間,才來陪君君,讓媽媽能替換回家照顧哥哥跟妹妹。怡君在打化學藥物非常痛苦的時候,叫著爸爸、爸爸,並抱著爸爸的外套忍受著痛苦,接受治療。君君在住院期間,一下子就忍過了三個療程。君君的勇氣和忍耐力,實在是令我們和醫護人員感到驚訝!

 

隨後她就主動的到同病房與各床的小朋友談話,關心病童的病情,並且安慰她們。我先生在君君病情較重的時候,為了讓她開心,就做出各種動物的樣子給君君開心,結果做到蟑螂的模樣時,君君忽然笑了,剛好值班護士走進病房,也笑了;就將我先生取了「蟑螂爸爸」的外號。

 

在化學藥物注射的空檔,君君要求到醫院的湖旁,餵食小鳥、看湖中的魚兒及鵝,有一次看到一位小朋友用腳去踏鵝,君君急忙叫著:「不要踏牠,不要踏牠,媽!妳趕快過去跟那位小朋友說:『你這樣踏鵝,鵝會受傷的,不要踏了。』」在餵小鳥吃麵包時,我發覺鳥兒並不怕我們,而其他的人餵小鳥食物時,小鳥都是趁人們走了以後,再回到地面覓食,而君君餵食小鳥、魚兒或是鵝,總是念念有詞,好像是在念阿彌陀佛。

 

化學治療到八十五年八月上旬,經主治大夫診斷之後說:「陳怡君的癌細胞已經環結了,必須要找異體骨髓來移植,才有治癒的機會。」於是經由我跟我先生,還有家堣p孩的抽血來檢驗,是否有符合標準的骨髓可以移植,結果是沒有。在情況急迫下,只好做君君的自體骨髓移植。從八十五年九月中旬起,到十月初,在無菌室治療,接受骨髓自體移植的怡君,堅強的接受第一次不在媽媽照顧下的無菌室隔離的療程;而我只能透過一面透明的大窗子,看著君君,用對講機和她談話;第五天,君君接受了最有摧毀性的強力化學藥物療法,痛苦之際,忽然聽到專責照顧的護士阿姨,播放「觀世音菩薩」的佛號聲音,君君精神為之一振,並請求護士阿姨放大聲一點,於是護士小姐將錄音機放置在君君的病床旁,讓君君聽得更清楚;她就露出平靜喜悅的表情,並且跟著錄音機念佛號。

 

出了無菌室,在半年觀察的期間內,總是一星期接著兩星期的回醫院做追蹤檢查。一直到八十六年三月上旬,君君忽然肚子痛,腳也酸痛,整天不能進食及睡覺,一直到天亮;我直覺的感覺到情況不對,並且經量出的溫度竟然是三十九度,經住院檢查,得知君君病情復發,必須再做化學治療,甚至只有異體骨髓移植才有救,熱心的謝大夫、護士、社工小姐等人,就積極的去找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透過國際骨髓移植單位,尋找合適異體骨髓移植的人們。當時我得知君君病情又復發時,一直都不敢告訴她;那種感覺令我心碎,連飯都吃不下。只有眼看著癌細胞到處吞食君君全身的筋骨;疼痛的位置一下子腳、一下子手,飄忽不定,經過強力的化療及藥劑,才稍微的把病情控制下來。而君君卻忍著痛苦,隨著「觀世音菩薩」及「阿彌陀佛」佛號,用念佛來忘記痛苦。

 

一直到八十六年五月中旬,主治大夫宣布:「君君只剩二個月的生命,妳跟妳先生要有心理準備。」我聽了心情十分沈重,立刻打電話給我先生,我先生告訴我:「要請出家師父,為怡君皈依,並且我認識王居士,要請王居士過來,為君君開示,這樣君君才有救。」過了兩天,王居士親自到病房開導君君,得知君君發願要蓋間醫院,來照顧病童,王居士就說:「君君!你要放下;要知道輪迴的恐怖,三惡道的痛苦;人身一失,萬劫難復!你這個善願無法完成;不如發願求生西方,乘願再來;那時你就有觀音菩薩的神通道力,千百億化身,這樣才能救渡一切眾生,所以你從現在開始,要專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否則錯失了這個因緣,那就要等到無量劫後了啊!」君君聽了點頭同意,王居士然後說明西方極樂世界的情形,並請了「了凡四訓」及「阿彌陀經」有聲書給君君聽。君君聽了「了凡四訓」,覺得以前曾經對不起某位同學,想要向那位同學道歉懺悔,王居士說:「念佛就是大懺悔,況且以你現在的狀況,也不方便道歉!」君君聽了之後,就安心的念佛了。王居士公務繁忙,不能常來,就請了黃師姐陪君君念佛,並轉請新店李居士前往教導君君認識淨土,李居士告訴君君說:「君君啊!妳要發堅固誓願,決心往生,決不能求人天福報或盼望藉著醫療產生奇蹟,使自己病癒;若是有此念頭,則會影響往生;如果有人前來為妳說法,叫妳不要念佛求生西方,妳可千萬別動搖,一定要堅定信心誓願,就像是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所說的:『就算是古佛前來向妳開示:君君,我教妳比求生西方更殊勝的法門。你也要向佛說:謝謝您老人家的好意,我只專念阿彌陀佛,一心求生西方。』這才是真正的淨土行人,千萬別改變啊!」君君聽了之後,信心更趨堅定。而黃師姐則是風雨無阻,每天騎著機車到榮總陪君君念佛,並為君君請了她心目中最喜歡的穿著金黃色袍子的阿彌陀佛佛像。

 

君君在經過王居士、李居士、黃師姐、鍾居士等善友的陪同及開導下,悲欣交集,於是發了大願,要往生西方極樂國土,親近阿彌陀佛,要學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要將所存下來的玩具、禮物義賣來蓋醫院,印經書〔阿彌陀經有聲書〕、阿彌陀佛佛號、印阿彌陀佛佛像、做CD帶子等,要渡君君累劫累世的冤親債主、六道四生、法界一切眾生及恩人、朋友,直到渡完。

 

以後君君她一念佛,就注視阿彌陀佛的佛像;常常感動的流下眼淚,但是表情則是非常的喜悅。並向我說:「媽!人生無不散的宴席!萬一我往生,不可以哭泣,一定要念佛不斷。」

 

在八十六年七月間,她曾向黃師姐說:「我夢見一朵很大很大的紫色蓮花。」並且那天晚上不睡覺,講目蓮救母、觀世音菩薩、釋迦牟尼佛、地藏菩薩及金山活佛的故事,給我和妹妹聽。我問君君:「為什麼要講這些故事?」君君回答說:「人生的苦痛實在太多了,生離、死別啊!媽!我覺得人生活在五濁惡世之中,真的是太苦了!」隔天即要求紙和筆,畫起蓮花來,其中一幅是火中紅蓮,晝旁並寫著:阿彌陀佛,願妙音諸大菩薩及一切念佛眾生,用心念阿彌陀佛,廣植七寶池,八功德水中的蓮花。此幅火中紅蓮,是代表〔清淨、慈悲與智慧〕,蓮花的微妙香潔,能莊嚴佛淨土,請勤念阿彌陀佛,必定能斷五濁惡世煩惱,增長諸福慧,華開必得見阿彌陀佛,感恩大眾。阿彌陀佛。(陳怡君)妙音合十。並寫了兩幅黃底海報,內容是:阿彌陀佛!所有來訪者,不要哭泣動情,不要雜心閒話,請至誠、老實念阿彌陀佛,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不做其他,堅持生西方,成佛道,勿違我願。感恩大眾,阿彌陀佛!請念阿彌陀佛四十九天。(陳怡君)妙音懇祈!

 

妙音往生前,白天睡覺,晚上起床,都一直念佛不斷,我問妙音為什麼,妙音回答說:「為了避免被打擾,中斷了念佛,所以白天我以睡覺的方式,謝絕訪客,而以『心』來念佛號;說話的時候,也在念佛號,這樣才來得及,不然就來不及了啊!」

 

八十六年八月五日起,君君血壓一直很低很低,雖然經過大夫以針劑來控制,還是一樣。直到八月十日晚上七時左右,君君要求回家,而且意志非常的堅定,於是叫爸爸整理病房的物品,我則向值班醫師要求自動辦理出院。途中,君君望著夜裡滿天的星星,請求救護車司機,將播放中的阿彌陀佛聖號,開大聲點,而且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罹患血癌末期的人,本來應該是全身疼痛哀嚎,但是此時的君君,卻是全然相反。一到家,進了她的房間,君君更是欣喜交加,我和先生將妙音放置在床上,並在佛前上香,播放阿彌陀佛聖號,輪流照顧,妙音則是一直念佛不斷。

 

八月十一日上午,妙音堅持要下床,腳踩著地走路,走了一陣子,就打蓮花坐,眼晴注視著阿彌陀佛佛像、念佛,甚至要學金山活佛書內所提到的站立往生;到了下午因為體力的關係,她就改以吉祥臥,臥著念佛,並將阿彌陀佛像置於妙音目視的正前方。將近下午二時二十分左右,妙音的呼吸越來越緩慢,慢慢的停下來,不久就不再呼吸了,我和我先生即刻輪流念佛敲引磬。承蒙眾多居士的助念,瑞相不斷。助念時,林師姐看到床下有很明亮的亮光,我則於第二天白天念佛時,看到不可思議的金黃色光圖案,疊起來很柔和,最上方有古時候上朝用的象芴奏摺圖形現在牆上,地板靠牆的附近,則是一圈一圈的。

 

助念一共進行了三天,多虧蘇居士、鍾居士及多位師兄、師姐的幫忙才能圓滿。經過了七十二小時的助念以後,由爸爸來探溫,由腳掌、腳背等一直到頭頂,確定都已經冰涼了,即淨身更衣,穿上妙音交代的居士服及海青,大眾跟著念佛、繞佛,唱讚佛偈,由圓慧法師率領下,大殮及封棺。在為君君淨身、更衣時,她全身柔軟,散發出檀香味,臉相在佛號聲中,一直紅潤起來,非常的安詳莊嚴,一點痛苦的表情都沒有。

 

停棺在家中,到九月十四日舉行佛事,原本下著大雨的天氣,在移棺出家門的時候,雨點很小,並且還出大太陽,而上車後,又下了一陣雨,到第二殯儀館時,要移棺到佛事會場時又不下雨,佛事都是念阿彌陀佛佛號,佛事完成,往火化場時,原本下小雨的天氣又停止,火化時也是一直念佛不斷,火化時,張居士、鍾師姐看到妙音火化爐之煙囪所冒的煙很清淡,而且是捲飛上天,但是在旁其他火化爐的煙,卻是很濃且黑,火化完成撿骨時,在妙音的骨灰中,留下了舍利子、舍利花等瑞徵,確証妙音已生西方,已是一生補處菩薩,決定一生成佛!

 

最後我以妙音母親的身份,代表妙音,感謝照顧她的醫生和護士阿姨,更感謝開導和陪同妙音念佛,求生西方的諸位蓮友。

 

阿彌陀佛!

 

妙音留言

 

我要把我的玉鐲、K金的戒指以及項鍊當中的一條有小鵝的項鍊和一個金龜子的別針,還有手錶送給哥哥,給安安的是另一條項鍊與六字大明咒的戒指和一個與哥哥一樣的別針。還有小丸子的鬧鐘,鬧鐘還會唱歌哦!水晶球、貝殼還有硨磲、天眼的佛珠送給媽媽,蜜臘的佛珠和許願兒學會的別針送給爸爸。這些佛珠要當做傳家之寶,不能賣哦!另外一套書法用具和水彩用具留給安安做為三年級上課用的,我其餘的佛珠通通留下來,交給哥哥和安安念佛用。

 

如果我往生了,哥哥要好好的照顧妹妹,不可以吵架哦!要用功讀書,考上一所好的學校,千萬不要讓爸爸、媽媽失望。安安不要常常發脾氣,常常發脾氣會變成醜八怪哦!做功課時字要寫得漂亮,不要忘東忘西,記得要多念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會保祐妳。還有媽媽您也不要常常太過於嘮叨,這樣會忘記佛號,要多念佛號才不會浪費太多時間,更不要常常生氣,這樣子會變的不莊嚴哦!爸爸呢!該睡覺的時候,不要老是整個人坐在椅子上睡,這樣會精神不好的,要睡在床上那樣身體才會比較舒服,睡起來才不會很累很累,另外要記得哦!不要每天學蟑螂走路,免得大家都叫你蟑螂爸爸,我去阿彌陀佛那裡,一定會來渡您們脫離苦海,讓您們趕快去極樂世界。

 

另外怡清阿姨送給我的項鍊也一樣要當做傳家之寶,一定不能賣哦!其它的項鍊都交由爸爸媽媽保管,我的信封卡,通通給哥哥,還有同學送的星星啦,紙鶴啦!還有風鈴啊!通通拿去義賣,義賣所得的錢,拿去幫助小朋友,或是印佛經,或助錄佛號的CD、錄音帶,還有怡清阿姨送的鏡子送給安安,我告訴你們哦!阿彌陀佛來接引我往生極樂世界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和在場所有的人都會聽到很好聽的佛樂聲哦!

 

我要謝謝AO九三室病房的所有醫生叔叔和護士阿姨那麼照顧我、關心我,在我危急的時候不分日夜的保護我,就像觀世音菩薩一樣,我更要感謝的是謝醫師謝叔叔,因為他就像阿彌陀佛一樣下凡來救人,如果沒有謝叔叔,我可能活不了那麼久,所以我要謝謝他,在這兩年來那麼照顧我、關心我。只要我到極樂世界去之後,一定要渡他到西方淨土去。同時要一併把AO九三室病房所有的醫生叔叔和護士阿姨們都通通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在這裡我祝福您們都快快樂樂的,福慧增長、心想事成,也祝福我所有的恩人、朋友,雖然我不能在這一生報答您們的恩情,但我發願一定來接您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讓您們不再受苦受難,最後我所剩下的東西都由爸爸媽媽來處理,要做有意義、有利益的事情,如義賣的錢一定要拿來印佛經、布施或是蓋醫院。

 

阿彌陀佛!

 

amitofo3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