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缽

從前有一位高僧,名叫金碧峰,

他有很深的禪定功夫。

 

有一天,皇帝送他一個紫金缽。

他心裡非常高興歡喜,於是對缽起了貪愛。

 

由於他禪定功夫已經到達無念的境界,

只要一入定,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有一日,他陽壽將盡了,

閰羅王就派了二個小鬼來找他,

可是任他們東尋西找,就是找不到!

二個小鬼不知道該怎麼辦。

於是,去找土地公幫忙,

土地公對小鬼說:

金碧峰已經入定了,你們是沒辦法找到他的。

二個小鬼央求土地公為他們想個法子,

否則不知如何向閰王交差?

土地公想一想說:

金碧峰他什麼都不愛,就愛他的紫金缽,

如果你們想辦法找到他的紫金缽,輕輕地彈三下,

他自然就會出定。

 

於是,二個小鬼東找西找,

找到了紫金缽,輕輕地彈了三下。

 

當紫金缽一響,果然!金碧峰出定了!

說:是誰呀!在碰我的紫金缽。

小鬼就說:你的陽壽盡了,

現在請你到閰王爺那裡報到。

 

金碧峰心想:糟了!自己修行這麼久,

結果還是不能了脫生死,都是貪愛這個缽害的!

 

於是,就跟小鬼商量:

我想請幾分鐘的假,去處理一點事情,

處理完後,我馬上就跟你們走。

小鬼說:好吧!就給你幾分鐘。

於是, 金碧峰將紫金缽往地上一摔,砸得粉碎。

然後,雙腿一盤,又入定去了。

 

這一回,任二個小鬼再怎麼找,也找不到他了。

 


這個故事我有兩點感想:

第一是當我們對任何事物有了貪愛,便得不到自在。

猶如給了自己一道無形的枷鎖。

貪愛愈多,束縛就越多。

第二是我很佩服金碧峰高僧的禪定功夫,

已經到達無念的境界。

相對地也激勵自己修行要多用功,

自己的定力才能日久功深。

 

 

 

天上的生活

有一天,王宮媊い茪F一塊手巾,它的細緻和美麗,

連宮堛漱H都是第一次見到。

國王召來了大臣們,一起「研究研究」。

 

華麗的手巾一個傳過一個,每個大臣都大嘆稀有難得,

吱吱喳喳地討論著,手巾傳著傳著,

大臣們終於有了結論:這一定是天賜華巾,

這是國王英明,國家將要強盛的預兆。

每一個大臣都肯定地這麼以為。

 

只有一個人,

接過了這條所謂「上天賞賜」的華麗手巾後,

看也不看就傳給了旁邊的人,沒有一句囋嘆。

 

坐在寶座上的國王看見了這一幕問道:

樹提伽,大家都很高興,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

樹提伽露出靦腆的表情回答:

臣不敢欺騙國王,這不是天賜的寶物,

這是臣子晒在後院被風吹走的洗澡布啊!

 

過了幾天,一朵車輪大的金色花,

被風吹落在宮殿前,國王和大臣們又是占卜、

又是三五成群地議論紛紛,不知其所以然。

但是總是要有個結論吧!

於是群臣們異口同聲的說:天女散花!

這是國王英明,國家將要強盛的預兆。

大臣們再一次肯定地認為。

樹提伽又一次默然不語。

國王:樹提伽,大家都很高興,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

樹提伽面有難色的說:

臣不敢欺騙國王,

這不是天女散花,這是臣子家堶銝赤漯寣C

 

文武百官開始議論紛紛,

明明是天上的華巾,樹提伽硬說是自己的,

明明是天上的花,樹提伽居然說是他家枯萎的花,

真是太污辱人了。

 

國王:是你家的花?那我要去看看。

國王帶了大批的群臣,來到樹提伽家門。

門口有一個小孩,長的端正可愛。

國王讚歎地問:樹提伽,這一定是你的孫子嘍?

樹提伽搖搖頭:

國王,他不是我的孫子,他是看門的僕人。

走進樹提伽的大宅,

看見一個女孩,長得非常端莊秀麗。

國王問:樹提伽,是你家的女兒嗎?

樹提伽搖搖頭:不是女兒,是打掃房子的婢女。

一行人走到大廳前,戶內白銀為牆,水晶舖地。

國王從來沒有見過舖滿水晶的地,

懷疑地上都是水,猶豫著不敢進門。

樹提伽看出國王的疑慮,走在前面引導。

國王見到樹提伽的夫人,更是相貌端嚴舉世無雙。

樹提伽有一棟十二層的高樓,國王登上頂樓,

看見東邊的景色,就忘了西邊;

看了南邊的就忘了北邊。

樹提伽帶國王去後院遊玩,

在泉水浴池堥N浴,

樹上的果子勝過國王以前吃過的千百倍,

晚上的被窩更是說不出的輕柔舒適。

國王在樹提伽的家,一住就是二個月,

在大臣們催促下,

依依不捨地,

帶著樹提伽所贈的稀有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回宮。

 

回到宮堙A國王和大臣們商議著:

大臣們,樹提伽是我的臣子,

房子妻子僕人再再都勝過我,

我要是將他的妻子舍宅收歸於己,可行嗎?

群臣們附和著說,國王是一國之尊,當然可以。

 

於是,國王派了大批的士兵準備徵收樹提伽的大宅。

大軍行進到門前,大宅門口出現一個大力士,

手上拿著金色的手杖。

金杖只是向前比了一比,

大軍就像是喝醉般,全部倒在地上。

士兵們根本連門都進不去,只好又回到宮堙C

 

連強大的軍隊都要不來樹提伽的產業。

國王只好派使者喚樹提伽入宮,

兩人同坐一車,來到佛陀的精舍。

 

國王問佛陀:世尊,樹提伽是我的臣子,

他有什麼功德,妻子房舍都勝過我?

 

佛說:

很久以前有一對夫婦住在人煙罕至的山林,

曾經有五百個商人帶著貴重的寶物行經山中,

惡劣的氣候把商人們困在險惡的山路上,

幸運地遇見熟悉山路的夫婦,得以免難。

夫婦兩人又曾在荒山中救過一個生病的修行人。

不問貧富,

夫婦倆總是替這些遭逢窘境的人們安排遮避風雨的地方,

準備溫暖的被褥、飲水、米糧、和燈燭。

兩人畢生的願望就是,

希望將來能過天上的生活。

那個時候在山中貧病交加的行者,就是我。

五百個商人,在後世出家證得了阿羅漢果。

當初在荒山中布施的人,就是樹提伽夫婦。

現在,

因為布施的功德使過去生的願望得以實現。

 

 

 

看恆河的心

印度有一位信樂佛法的國王,名叫波斯匿王。

有一天,他聽佛陀開示:

「人的生滅心當中有一個不生不滅的性,

如果能見到不生不滅的『性』,

那我們的生命就無窮無盡了。」

 

波斯匿王搔著頭,想了很久,

還是不明白箇中道理。

於是,請示佛陀其中的含意?

 

佛陀就問:「大王,你現在多大歲數?」

王回答:「六十二歲了!」

佛又問:

「大王,那你從出生到現在,總共看過幾次恆河呢?」

王回答:「第一次是在三歲的時候,以後還看過很多次。」

佛又問:「請問大王,你從三歲時到六十二歲,

身體老了,皮膚皺了,但是能看

恆河水這念能知能覺的心有變老,有變皺嗎?」

 

波斯匿王沈思了一會兒,

說:「沒有!能看恆河的這念心,沒有變老,也沒有變皺。」

佛說:「會變老變皺的就是生滅的有為法。

不會變皺變老不就是不生滅嗎?」

 

知 波斯匿王一聽恍然大悟

便說:「對啊!

這個心就是不生不滅,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楞嚴經卷二》

 


省思:

人的生命有生老病死,可是能知能覺的這念心,

有老有少,有生有滅嗎?

 

 

為什麼過去和現在看水的心是一樣的呢?

為什麼我們身會老、心不會老?

這不生不滅的心是什麼?

為什麼達到不生不滅就可以讓生命無窮盡?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問君買點何心。」

 

Q:

請問師父

是用眼睛看恆河

還是用心看恆河

還是用自性在看恆河呢 ?

 

A: 中台世界的回覆

洪居士,您好:

您問的是一個值得令人深思的問題,

這也是很多人不明白心性的關鍵。

這篇故事的出處是楞嚴經。

在楞嚴經中佛陀為了要令阿難明白

「眼睛只是一個助緣,真正能看、能知的是我們這一念心」,

因而用了許多的譬喻,其中有一個譬喻很明白地解答這個問題。

當時佛陀問阿難:

「盲人看到眼前的黑,和一般人在暗室中所看到的黑,

有沒有不一樣?」

阿難說:「沒有。」

佛陀又問:「如果盲人忽然有了完好的眼睛而可以看見,

叫做『眼見』的話,

那麼,在暗室的人,忽然有了燈光而可以看見,

就應該叫做『燈見』,可是燈如果能見,又與您有何關係呢?」

所以佛就告訴阿難:

「眼只是能夠顯出色相,真正能見的是心非眼。」

另外佛陀也說了一段話,

佛說:「就好比你在房子中從門看出去,

能看的是你,不是門,如果真正是眼在看的話,

就等於門也可能看見東西。」

「又如果眼睛能看見的話,人死了眼睛還在,

為什麼眼睛就又不能看了?」

這念能看的心若不生分別,

就是我們的本性、就是我們真正的自心。

這念心不生不滅地存在著,找到了它,就找到人生的意義,

這也是禪宗心法所要闡明的真理。

相信有智慧的你,一定很快就能契悟此理!

中台世界

 

Q:

感謝師父慈悲開示

那如果眼睛與燈光都算是一種助緣

那麼是否作用的'這一念心性'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靈魂''呢?

也就印證了'眼睛是靈魂之窗' 這句話?

可否再請求師父開示

佛法所說之"真如不動之自性"

與科學上所說之"靈魂"有何定義上之差別?

三歲時看恆河之靈魂與 三十歲時看恆河之靈魂有變老嗎?

 

A: 中台世界的回覆

洪居士,您好:

這是很多人都想要明白的問題。

就一般不了解心性的人,就會稱有靈魂。

而佛法講空性,講「諸法無我」。

事實上,因為眾生不了解空性,所以執著有一個我存在,

把沒有當成有,我愛的、我想要的,拚命去求,就造了業,

所以生生世世輪迴受苦。

如果真正了解了沒有我的存在,就破了我執,証到我空。

一般人認為的靈魂,就是執著有一個我,還沒有破我執,

所以好像有一個靈魂在輪迴,

事實上,靈魂是生滅心,只是眾生在迷不知而已。

若破了我執,更進一步知道人人有本具的心性,

也就是知道有「真如不動之自性」,

這念心性是本性本空,是不生不滅,是不動不搖,

這時我們不稱它為靈魂,而稱為佛性。

所有萬法都是從這念心性造作來的,

前面所說的我空,還是離不開這念真心,

這念真心就是人人能聽能說的這個覺性,

吃飯、睡覺都是它在作用,這念自性超越了尚有我執的靈魂,

事實上,靈魂也是這念真心所起的作用,

只不過是染污的作用,真正不生滅的心是清淨的作用,

當心達到百分之百清淨,沒有執著時,就是成佛,

就是達到不生不滅的境界了。

三歲或是三十歲的靈魂是生滅的,

一個念頭過了,下一念頭又生起來了,

心不斷在生滅,所以是生滅的。

而真心是不生不滅的,這就是真正不動的真如自性。

 

amitofo3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