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美雜談

 黃念祖老居士主講

 

有緣到了一次地球的那一邊,所見所聞使自己產生了一些感想,所以今天來跟大家談一談。

 

這次去是因於美國的“蓮花精舍”之邀請。這個“蓮花精舍”大家恐怕還很陌生,她是在美國的一個真實修持的密宗團體,跟別的社團不一樣,不是搞一些宣傳,要發展很多人,而是一個很注重實修的團體。

 

這個團體的結成,都是一些高級知識份子、專家、博士以及很拔尖的科技工作者。這個團體是修行的紅教和白教,為密宗的舊派,以諾那祖師、貢噶呼圖克圖的法為傳承。貢噶呼圖克圖,年歲大一點的佛教徒還都知道,很多還是皈依過他、見過他的。這兩位一個是紅教、一個是白教,合二為一的。蓮花精舍就是以繼承這個法為主的,著重實修守戒,跟別的不一樣,別的宗教團體許多都是亂搞的,而這個團體特別注重嚴守戒律的。

 

解放以後至十三年前,國內當然什麼宗教活動都是不能公開的,所以“蓮花精舍”也就沒有公開的活動。國內沒有活動了,但是國外的活動還是照常的。

 

現在,由於國外有些書、刊物不斷對於我有些介紹,所以國外知道的人還很多,使得我能在“蓮花精舍”有個地位的確定(編者按:這個地位是指黃老本人為金剛上師),但在國內沒有人知道我,在北京現在在座的人,知道的沒有幾個人,而在國外,他們把上師的遺囑翻印又翻印,所以大家都知道我。也正因此,他們就請我去,我再三推,直推到今年,暫時沒有任務了,因此就實現諾言了。為“蓮花精舍”去到那堮行,這也是我上師遺留給我的任務。我在中國、在美國是一致的。我上師所給我的任務是在“蓮花精舍”之內,出了“蓮花精舍”,那咱們就不以“蓮花精舍”的情況論了。他們公開發表一個文稿,介紹黃念祖上師,其實應改成“黃念祖居士”。因為這是對外,對外就不能這麼稱,而應稱“居士”。一般的佛教信徒而已,在國內國外這是一致的。

 

這次去,意外的是什麼呢?這個情形值得跟大家說一說,就是在華盛頓沒有寺院,我去了之後,人家問我:“你對華盛頓印象怎麼樣?”我說:“印象都好,乾淨極了,非常寬闊,一點不擠,不是人擠人,車擠車。非常瀟灑、鬆散、乾淨。”我說:“這個我都很滿意,就是缺個寺院。”於是,他們便積極想搞個寺院。“華府佛教會”也在募捐。找了個地方跟咱們居士林似的。它的前身是一個文化中心,所以是借來的臨時的會址,本不在此辦公,只在那兒開會,就是請人講經說法時才用那個地方。那個中心的前身就是“臺灣同鄉會”。他們的宗旨很明顯,就是請人來講經而用。在這婸〞k之前,他們要先做一番宣傳工作。要說臺灣怎麼怎麼好。那麼對於我來說,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了(因為我是從大陸來的)。本來要宣傳一番的,因為這個原因而免了。這是一個障礙。

 

第二個障礙就是,一個法師是他們的會長,稱為“邀領”,因為“廟”堥S有和尚嘛,所以只能稱這個法師為“邀領”。

 

這個法師剛在此地講完一部經,因為不常住此處,臨走前他宣佈說:“你們不要再請人講了”原因是怕大家聽經聽亂了,所以本來是不許再聽別人講的了。那麼這又是一個障礙。

 

意想不到的就是這個法師,他叫做“淨空”。他人非常客氣,稱我為“黃念祖居士”。淨空法師在四個月之前,也就是一九八七年,我去的時候是夏秋之際,他當時正在這領導整個當地的佛教會學習。在學習什麼呢?學習夏老師會集的這一部《大乘無量壽經》。這個因緣是很特殊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正在領大家學習這個經,而且訂出了每一章、每一條,要點是什麼、有哪些經文搞出來應該背誦的……這都是法師他親筆寫的,複印給大家。這是很嚴肅、很有規格的。所以在我來之前,他們已經很周密地、系統地在學習《無量壽經》。

 

他在教大家開始學習之前,先有一個總的引言:為什麼要學習這個經?他引了六段話,有古德的話、有名人的話,其中第三段就引了我的話。這第三段是用中英文標注的。為什麼要學習《無量壽經》?下面是英文註解,因為他們是在美國嘛。其中這第三段標注的就是黃念祖居士怎麼怎麼說的,因此在美國由於學習《無量壽經》,對於我這個名字他們已經很熟了,人手一份發給大家。而且我這段話還引了很長……所以有這麼一個因緣,那麼就突破了上面講的三個障礙了,所以他們就邀請我去講,而且我在“蓮花精舍”的活動,他們能參加的儘量都來了。他們也想借這個地方來聽法,聯繫活動的次數很多。在我講話時,滿桌子都是答錄機,吃著飯、走路……凡只要你張開嘴,這個答錄機就錄個不停。共做了五次錄影。當我臨走時,他們的會長一直把我送到飛機的機艙口,代表他們佛教會、宣傳部歡送我,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為什麼對這次訪美活動,值得在此跟大家提一提呢?因為我是大陸的佛教徒,是頭一個到了華盛頓和那邊的佛教徒會見。在他們的印象中,只有臺灣佛教徒,因為去的人都是臺灣的,法師也是臺灣的,印經什麼的也都是臺灣的。所以這個因緣就引出因緣來,看到我的《谷響集》、《淨土資糧》,他們的法師和群眾們都認為很好。這位法師馬上又要回臺灣,所以把我這兩部書還要帶到臺灣去。為什麼帶去呢?他們設備很先進,通過電腦處理之後,就把我們現在印的這個簡體字版本自動全變成了繁體字。因為他們臺灣人以及在美國居住的臺灣人,看大陸書本上的簡體字很吃力,所以他們需要再轉換成繁體字重新出書,將來我這個《大經解》印出來之後,他們預備也要這麼做。

 

這個佛教會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持人等等以及成員都年輕有為,大都在三四十歲,朝氣蓬勃。會長是從事公路工程的一位科技人員,他愛人是搞電腦的,為圖書館主任,是一個女的,三十多歲。所以,都是一些職業高級知識份子,各個方面都很突出。

 

這其中有一個人,很有智慧!她念《金剛經》念到: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於是她就提問:我覺得這樣還不圓滿呢!

 

那個淨空法師就給她解釋:“還有四句沒翻出來,都翻出來就圓滿了”。

 

確實,後頭還有四句,所有的古譯佛經,就屬鳩摩羅什大師特別,總是把八句變成四句了。其餘的,如玄奘、義淨等譯經大師,翻譯的都是八句,鳩摩羅什是綜合其意才翻譯成這麼四句話,按八句來講,後頭還有四句話:

 

“應觀導師體,即法界法性。”

 

不能以音聲求我,不以色求我,那是什麼呢?你應該看導師之體,也就是法界的法性。法身不可見,法性就不可知。非你這個思量中的,不可思議呀!你不能思,你思不能思,你不思就不知道嘛。是不是說導師沒有法身呢?……這麼翻譯就圓滿了。

 

這個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體會到了,這四句堿O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見,他們這些人的可貴之處,而且是在這個導師領導之下的結果。

 

回來之後才更多地瞭解了這個淨空法師。在美國當時,當然這一個因緣關係我是明白的:他是臺灣李炳南的弟子。這個李炳南在臺灣完全成一個權威了,講《易經》、講佛法……領導三個團體,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歲往生的,他也是夏(蓮居)老師的學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學生。而淨空法師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後來出家作了和尚。

 

這個人是如何呢?鄭頌英居士(編者按:鄭老乃上海大居士)來信告訴我說:“這個人是辯才無礙了”。我跟他沒有見面,但是他聽說了我後,歡迎我去講,而且他把我的書又從美國帶到臺灣去印。先前對於他,我沒有多少瞭解,而上海鄭頌英居士知道,說這個人講禪、講淨土……是辯才無礙了!在美國當地,我當時也聽到過這話,說是他先前講法前還要作個預備,後來就不用預備了,講什麼都是自然流出了。我當時聽到這話,只覺得這是弟子們對於自己師父的一種讚揚的話,所以沒有十分留意。等聽到鄭頌英也有這個說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這是一位大德!

 

華盛頓是美國的首都,那堛漫~士們正是在淨空法師的領導之下,研究《無量壽經》。研究過程中,提倡佛法,很正規的!對於這麼一個佛教會,我覺得:不管是從佛教的角度來看,還是從世界和平的角度來看,這都是件很值得歡迎、很令人鼓舞的事兒,更何況他們的一些骨幹都是很有朝氣的人!

 

在此我是談自己的雜感,說了好的、光明的一面,同時也碰見一些成員身上存在著一些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是到處存在的,咱們中國大陸有、香港有、台灣有、美國也有。其中有一位居士,她是一位機械學博士的夫人,要說也應該是很有知識的人啦,但是對於佛教,她理解得非常幼稚。她跟我說,她從小就學佛,但她學佛是從“一貫道”那學的。大家要聽這個話,不是很奇怪嗎!她學佛是從一貫道那學的?而且現在這個“一貫道”在臺灣還成為了合法團體。對於“一貫道”,我們是很清楚的!那是為帝國主義服務的組織,為日本人服務的。搞的許多都是弄虛做假。我當年在山西就看到過一些表演,其實就是弄虛做假的,這個表演者表演給大家看,比如說:一個雞蛋向後一擦就出了好多字。這是怎麼做的呢?其實很容易!用牛奶寫的字,粘牛奶寫在這個雞蛋上,用香灰一塗,字就出來了。還有,用紙在蠟燭上一烤,字就出來了。這是怎麼做的呢?這是拿礬水在白紙上寫字,寫完了之後,你在火上一烤,字就出來了,水堣@泡,字也可以出來。他們就是用這個來騙人的。像這樣的一些東西居然變成合法團體?還真有許多人不分,竟覺得自己信佛從“一貫道”那開始的。

 

再有就是,一些人供佛之外還供黃大仙。咱們聽了也覺得很奇怪!這黃大仙在香港大大的有名,所以凡是拍電影的人,我們知道都是些很時髦的人,本不應該迷信的是不?但是所有的香港電影明星,在要上鏡頭之前,他必定地沒有一個例外地到黃大仙那去磕頭。這個黃大仙就從香港傳到臺灣的,再從臺灣帶到美國。所以有些人供佛之外還供黃大仙。第一個問題是道教跟佛教分不清。第二個問題就是佛教跟仙道分不清。

 

南方黃、王不分,那王大仙也就是黃大仙。咱們北方常有:長、白、黃、柳這四種。蛇、狐狸、黃鼠狼、刺蝟等等這四大門。這黃大仙就是四大門之一。這不就是仙跟佛不分嘛!也就是邪鬼、神和佛分不清。

 

第三個現象就是:有一個人跟我說,他皈依了某某人,這個名子我暫時不說。她還覺得很自負,以為自己是學密的,很先進哪!這個人也是位女士,而且通過她講的一些經歷,我一聽就明白了,後來我就不再跟她談話了,就躲開她了。不能再談話了!她這個師父本來就是外道,後來大寶法王到了美國之後,他(指這個所謂的師父)皈依了大寶法王,一皈依之後,他自己就自稱為密宗的金剛上師了。天下哪有這個事啊!一個外道,找個活佛皈依了一下,就是金剛上師了?而且收的徒弟極多,他的徒弟不但在美國,在咱們中國雲南也有。修了多少年的密宗,卻皈依了他,都拜他為師。目前在國內,也有類似的事。前兩天,氣功雜誌的總編輯到我這來,要瞭解這類情況。現在許多人都是自稱為密宗傳人,而且都是大傳奇(神奇)法。其實是大傳其不正當之法!所以這是一些特殊的情況。

 

這些問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佛呀?道呀?到底區別有多大?有一個典型的例子:一個老太太,她到寺院堥荋N穿上咱們這個法衣,像個居士相;到了道觀就把頭髮往上一梳,穿上道姑的衣服……她的兒子很擔心,說:“你這個樣子下去,你往生不了哇!”。她說:“我不管那個,誰解決我問題,我就給誰嗑頭。”就是這樣不分哪!兩邊忙,佛教有會,她跑來幫忙,現居士身,道教那有什麼事,她就現道教那個修行的身份,跑到那幫忙去。這都是不分哪!這種不分有什麼影響呢?這種事情帶有普遍性,我們對於這個從外道(原來就是接近外道的人)喜歡研究外道,或者是本來就學過外道的人,佛教以外都稱為外道,這個外道不是貶意詞,這媕Y沒有把它貶低的意思。加一個“魔”字,說魔外,魔就是貶意詞了,外嘛,就不是我們門內的。佛教是門內,佛教門外頭的就是外道。這堥S有貶意,你當然就有外頭哇,你在一個社會有外頭哇,外頭的他的一些道嘛,所以外道不是個貶意詞。但是這外和內還是很有分別的,因為再跨一步就是魔了,魔外。再發展就成魔了,那就是確確實實很可怕了!所以,由外道而一步一步深入信了佛的人很多,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是很符合規律的。

 

中國過去就有孔子、老子之教,當佛法來了之後,中國人就從孔子、老子之教,而轉接受了佛教,這不是很正常、很好的事情嘛!這有一個過程,所以是一個很好的現象。你假定是一個和尚,念了幾十年的經,最後看見了耶穌教的聖經,於是佛教的經不念了,念《聖經》去了,這個就不好嘛!正確的你不堅持,高明的你不堅持,你去堅持普通的,比佛法要淺的、要低的。那就是退步了!退步就不是好事情。當然,並不是說耶穌教不好,但相比起來,沒有佛教究竟。當我們不能夠劃清這個界線的時候,往往你這個三皈依就不清淨了。所以,我們學佛,第一步就是要三皈依嗎,如果連界線劃都劃不清楚,那你三皈依就不清淨了。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我們其中很多人都見過她,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這個人本來非常純正,她也拜過貢噶上師,也開過頂,也是在上師加持之下,能夠到極樂世界,能看到本尊,現在出現的這些特異功能,她差不多都有,什麼人死後在什麼地方?到哪一界了?……她都知道。你有病,她就給看一看,給你吹口氣,你就好了……但是她就是因為最初拜了那個師父(即上面提到的那個某某人),她宣了誓,那個師父傳她一個咒,她必須得念還不敢放棄。她就一直還是念那個咒,那麼這樣的話,她的這個下場很不好。要知道,在北方,有很多人能給人看病、瞧簽,但這些人到死的時候,都有一種同樣的情況發生。北方都有土炕,炕上都有睡的席子,往往這些人死的時候把這個席子拆成一片一片的草,然後再厲害的吃這個草,最嚴重能到不只吃一床席子,要吃掉一床以上,有的最多要吃掉兩床席子,就是把這個席子吃下去。吃下去之後,這些席子從身體埵V外刺出來,全身都刺破了,這麼死掉。這些人幾乎很少有例外的,這下場都很慘!這位老太太,她沒有吃席子,可是也拆蒿子,也同樣沒有逃脫那個共同的下場。所以瞧簽、看病以及所謂的奇異功能等等,都有這樣一個下場,這是實事!

 

我也跟大家說老實話,對於一些事情,我的責任很大。要知道,大家願意找我說法,找我問話,我是很恐懼的,錯答一句話,五百世野狐身呢!(編者按:古有一法師,有人向其問法,因答錯而轉得五百世的野狐狸身,後因得法於一高僧而得解脫)責任很重啊!所以我說的一些事情,都是確確實實的,有事實根據的。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情況。

 

所以,我的第一個雜感就是:我們必須堅持淨信!即是三皈依,就要誠心三皈依。密法上講這個“皈依”,比方這“皈依上師”:就是要做到從此永不皈依邪惡知識。

 

從前,有一個人叫凌雲,在北京他就有一些言論,於是有人就問我,他的話對不對?我說:“你還打聽他對不對幹什麼,他自己已經報名說他是黑教了,你幹嘛還問他對不對呢?”這個人在美國大紅大紫。就是這樣,大家水平低,所以一貫道竟然成為合法團體,這個凌雲也在美國大紅大紫了……中國人有好些知道的,所謂“黑教”他本來就是西藏原始的地區教,就等於咱們當時的這土生土長的道教一樣的,所以根本不是佛教嗎。

 

不能再皈依邪惡知識呀!再有,這個“自皈依佛”,就是不能再皈依其他的像穆罕默德、耶穌……等等其他教主了。而“自皈依法”,就是不能再皈依外道典籍,外道典籍就不能皈依了,尤其是專門去研究外道的著作。“自皈依僧”,就是永遠不皈依外道邪眾,這就是說,我們既然受了三皈依,就應當堅持三皈依,受了戒就應當堅持戒。戒不受則已,受了就不能犯,我們必須要好好地把這個戒的本身弄清楚,要自己護持。犯戒是難免的,要很快地懺悔,越快越好,頂好是不出當天。你就在佛前,你真切地懺悔,你也不用告訴人,你要自己從內心的悔改。這個戒要護持呀!

 

我們既然學了佛,看見這種情況,就首先要從不信而信,從外而內。但是我們既然進了佛教之門,我們對於這個界線要把它劃清楚。這是我們最基本的,稱為佛教徒最根本的意義。

 

那麼稱為佛教徒之後,我們就要去修持了,修持就是“信、願、行”,“信、願、行”是咱們修行的基本綱要。從幼稚園開始聞到知識,一天天的發展,到現在我們可以到太空旅行了。進入太空就離開了地心的磁場,外太宇宙的很多事情,是前人所不知道的,不是在咱們常識範圍內的。把這個電子、原子、質子以及比電子小多少萬倍的東西……一步步地分解,小到什麼情況呢?是無止境的。(編者按:現代最新科技成果,所發現的最小粒子稱為“頂考克”)這在以前是不在常識之內的。有的人就是“唯常識論”,但現在出現了種種的奇異功能,就把這些個“唯常識論”給打破了,所以顯特異功能也就能起它這個功效。

 

但是,對於特異功能我們要有所警惕!我們要知道為什麼現在出現這麼多的奇異功能?怎麼以前沒有呢?以前都是禁止的!因為奇異功能一出來,徒弟一多就要搞政治了,就要領兵打仗了。歷史上的這類事情很多,都是道法。比如白蓮教、太平天國……他們都興兵,都是借著這個宗教搞政治。清朝時候有個八卦教,也是依此來與政府打杖。所以歷朝歷代都把有奇異功能的人稱之為“妖人”。他們施的法為“妖法”。都要通過武力予以限制、禁止。所以歷史上不是沒有,現在出現的一些法術,過去都有。有的其實就是變戲法的。比如搬運法,很多變戲法的人都會,這個名子就叫“五鬼搬運法”。現在就有這麼一個人會搬運,最為突出,所以還受到國家優待。其實他的“後臺”確確實實就是一個鬼在幫忙,所以叫“五鬼搬運”,一點沒有叫錯。他這個事情就發生在當今,我們把一切問題,只要有,就把它挖出來。

 

面對外道出現的這些奇異功能,道教也說:我們道教怎麼怎麼樣了,你們佛教徒顯點什麼給我看看……於是有些人就被僵住了。其實,佛法就是跟這些外道不同呀!我們要知道,我們學佛的人是因於一個大事因緣的!一切佛出現於世是因於一個大事因緣的!佛的出世是大事因緣,我們學佛也是應當來學這個大事因緣。那這個大因緣是什麼呢?就是:開佛知見、示佛知。佛是把佛的知見開示給我們,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悟佛的知見、入佛的知見。所以諸佛出興於世,唯一為的就是這個大事因緣的緣故。我們學佛也是為了這個大事因緣的緣故。

 

佛既然把佛的知見開示給我們,我們就應當經過不斷的修持而能悟入佛的知見。所以,面對這些奇異功能,要知道:奇異功能都只是些小術,還不配稱“神通”呢!神通是什麼程度?初果的神通,連“四天下”他都可以知道的。這“四天下”是多少?不但包括整個地球,至少包括一個太陽系,還不止太陽系,甚至於大於一個銀河系。初果的人就能在這樣一個宇宙範圍之內,沒有地方他能看不到的。現在出現的這些個奇異功能現象,跟這一比,實在算不上什麼!這些通,在佛教堨s什麼呢?它是“聖末邊事”,於我們這個大事因緣沒有關係。你知道天宮上那跳什麼舞,這於你這悟佛知見有什麼關係呢?有很多人就貪看那個跳舞去了,這就大錯特錯了。世間東西你在留戀還留戀不過來,天宮上的事你也愛去了……所以人有時候很愚癡。要知道:這是“聖末邊”的事!

 

我們學佛就是因於大事因緣,是學心地法門。宗門是不許談境界的!宗門不但不許談這些奇異功能,就是你修持正當的境界也不許談。我到了什麼境界,得了什麼神通……宗門不許談境界,教下只准論功夫。所以也是不講境界的。彼此相見只能談功夫怎麼怎麼樣,你打坐幾個小時?你念的時候心亂不亂?你這煩惱來了之後如何克服?……這些屬功夫之類的問題,教(即教下)只准論這些功夫,而不准談境界。因此這個出發點就不一樣。

 

第二點,所有我們修持的功德,要回向法界,讓法界一切眾生都能覺悟。我們要使自己破無明開智慧。也就是悟佛知見、入佛知見。我們的功德就在這一方面起作用,因為我們無始以來的罪業是無量無邊的,那麼就要靠我們現在的修持去把它洗乾淨,去剔除消滅掉。所以修行可不是讓你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怪、那樣的奇,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佛教不許拿特異功能來做宣傳。就這一點,我講兩個實際的例子,很有意味。

 

一個是“南梅”,也就是梅光曦居士(即黃老的舅舅)。現在南方都用他的作教本講“法相”。他兒子親自跟我說的,因為他是修公路的,沿著公路就修到了西康西藏。他就認識一位小活佛,這個小活佛轉世在武漢,但是大家把他找到了,把他連他的父母都接到了康藏。後來我這表弟去了康藏之後,他看見來的是漢地人,很歡迎,把從上海帶來的餅乾拿來請客,他們都很熟。這個小活佛就有兩件事:一件事情,他跟他父母說:“你們趕緊回去吧,這塈眴n出亂子了。”後來又說,於是他父母還挺尊重他的話,就離開康藏回到了武漢。等回到武漢後,廟奡N知道了原因,知道這是小活佛說的結果,於是這個寺院媞犑棓萿漸s“鐵棒喇嘛”,連小活佛一樣打,很是嚴格教育。他把這小活佛打了一頓,不許泄露!你預知,預知了但不許泄露。

 

被打了一回,但打了一回還沒有改過來,一天小活佛在寺院門口玩,他還是小孩嘛,一個騎馬的人從寺院門口走過,一看小活佛在門口,他趕緊滾下馬,向小活佛禮拜。小活佛就對他說:“你還在外頭玩呀!?你還不趕緊回去,你們的敵人已經帶著隊伍來打你們了。”這有多大的危險,趕緊走,這人跳上馬趕緊回去了。趕回去後就集合大眾,把這一切武器都派上人準備,剛剛準備好,敵人就來了,因為有備所以無患而沒吃虧。於是,他就很感激這位小活佛,為了感激活佛就帶了很多禮物來去給活佛送禮、磕頭、道謝。寺院把這些都收下了,等客人都走了,鐵棒喇嘛又來了,又打了小活佛一頓。

 

雖然這都是小事,但好事也不許!為什麼?這有個極深的道理。因為這種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那麼有的人說:我必須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來弘佛教,這根本就錯了!!這個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敗法!!很多人都有這個思想。有人說:“我必須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極端的錯誤!!不許的!!只有在臨終的時候,才能顯現。我的老師告訴我一點,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師給我泄露,談他的常寂光,沒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隨隨便便就把這個對人宣說的。更不能拿這個吸引人!因為這樣的話,你們知道魔的神通有多大麼?魔跟天帝打杖的時候,天帝是打不過他的,(天帝在佛教稱“帝釋,在外道叫“玉皇大帝”。)帝釋打不過,就用法器去修法,一修法,魔軍就敗了。魔軍敗了之後,他領著八萬四千魔軍,(能夠藏身在一根藕絲媕Y,藕絲多細呀!)就在一根藕絲媕Y藏下了。這是魔的神通。如果靠神通來弘法,那魔也可以說,“我就是佛,我有種種神通顯給你看……”我們是要慈悲,魔是不慈悲的,有的只是嗔恨。我們要覺悟,要大智慧,要明心見性。魔如果能明心見性,他就不是魔了。所以大家要知道,在咱們禪宗二十八祖媕Y,其中有一個祖師先前就是魔。他在祖師前開悟了,於是成為接法的一代祖師。他也由魔變成佛了。這個力量是無限大的,不是說弘法都要說神通。那帝釋還打不過魔嗎,還要靠佛的法寶。天的力量還戰勝不過阿修羅王。

 

至於說到“通”,有各種的通。頭一個是“妖通”。就是不正確的“通”。由於他修的是邪定,他就得到邪通,我們稱之為“妖通”。

 

“修羅”分:畜修羅、鬼修羅、人修羅、天修羅……“六道”中有“修羅道”,但有的把“修羅道”取消了,分在其他道媕Y了,稱為“五趣”。比如《無量壽經》稱為“五趣”。“天修羅”最高了,最低是“畜修羅”。所謂的“仙”之流,實際上就是“畜修羅”。有些鬼、鬼神也是“鬼修羅”,都屬於“修羅道”。他們的確是很有神通,凡外道都有這種經驗。所以練道家功很怕你開鬼脈、開鬼眼,這個是壞事。一旦開了,你就可以見鬼了,可以往鬼道中隨便去了,有鬼的通了!你要到哪就到哪兒,種種的,這是一種可怕的不好的現象。

 

另外一種是“術通”。就是靠法術而顯通。比如他能畫個符,或者憑其他方法能解決問題。但他本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本人沒有什麼覺悟,只是他有點法術,稱為“術通”。這是不究竟的。像“祝由科”就是“術通”。我舅公梅光曦,他在廣東做官,他長了個瘡,正好省長要來巡察,他是一個區的區長,一個專區的行政長官,省長要來巡察,他正在長瘡,如果不去接待,兩個人之間就會產生誤會,人家省長就以為你對他有意見呢。可是要去接待,卻腿上長了瘡……於是他就找了個“祝由科”。“祝由科”說:

 

“好!我能給你解決問題,你要多久才辦完迎請之事?”

 

我舅父說:“連接風帶陪同,要兩個月才能把省長送走。”

 

“好了!兩個月之內,你儘管去辦事,保證在這段時間內沒事!”

 

“祝由科”在湖南很流行,他就是用“祝由科”的術把這個瘡一下子搬到樹上了,樹上就爛一塊,可人卻好了。

 

我舅父果然把這事辦完了,都很好。回來之後就跟他商量說:

 

“你能不能不搬回來呀?”

 

他說:“不行,非搬回來不可。搬回來之後在你腿上再治。”

 

這都是術通,靠一個法術能夠把你的問題暫時解決一下,但是還必須得搬回來。也就把說,通過法術,能把這時間給你錯一錯。說到的很多特異,其實就是把時空錯一錯的結果。現在北京有個最有名的人,紅的發紫的一個氣功師,有個人從遠道來請他看病,確實是病給看好了,剛一到家就死了。大家聽到“祝由科”和這些事情,就會明白這些事情都是很勉強的。你病是好了,壽命完了,到家就死了。這些事情我們要有所瞭解。

 

所謂“神通”,阿羅漢從初果起都有通。禪定之中也可以發現一部分通。二果勝於初果。一個阿羅漢就可以瞭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內的事情。這個宇宙大的不得了,能瞭解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他不能瞭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事情。所以阿羅漢不聞他方佛名子,另外一個佛土、另外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是什麼,他就不知道了、他就不究竟了。地上菩薩就高了,初地、二地、三地……到十地,這就屬於“神通”。

 

現在出現的這些奇異功能,不能稱為“神通”。相比之下那就太渺小了!所以這些特異功能都稱為“聖末邊事”,而我們真正修的是“慈悲和智慧”、“悲智雙運”,這才是我們的根本!所以在這個“神通”之上就是“道通”。

 

我們這個“無往生心”就是道通。心中無所住而生其心,明明朗朗,一念不生。無量琲e沙的妙用,才為“道通”。這個才真正的高哇!那麼有人會問:佛的神通呢?那就要比剛才說過的阿羅漢神通、菩薩的神通要高得多了。不僅僅是如此,佛獨特的稱為“佛神通”的,就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呀!能讓你、直指你,讓你自己能見到自己的本性,能成佛。所以,佛的大事因緣也就是:開示佛的知見,讓眾生悟入佛的知見。佛的神通也就是這個,佛的神通也就是如此。

 

我們對於當今出現的種種奇異功能,過去大家沒有聽到過這麼多,忽然聽到很多,便有些個驚訝。其實這也很自然。如果把他道破了,那也就是這麼一回事罷了。

 

當年,在孫權那個時候,佛教剛剛傳來中國,《無量壽經》就是當年在孫權那邊翻譯了一部,稱為“吳譯”。孫權在佛教來中國的時候也開過會議的,他說:“我們這很好嗎,要不要佛教來呀?”

 

於是有人對孫權說:“我們這個道教的聖人是以天為師的,拿天當老師,效仿於天,而天是以佛為師呀!”

 

你看,佛說法諸天都來聽嘛,咱們的古聖先賢,那都是以天為師,拿天作老師,學這個法。而天又是以佛為師的。所以,佛是天中之天,聖中之聖,佛教是最徹底的教。因為道教和其他的宗教,最高是升到色界天,總之還沒有出“六道”,都是要再輪迴的。能夠出輪迴,這才是佛教最基本的宗旨。所以,我們一方面要劃清“三皈依”的界線,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對佛教升起很清淨、很尊崇、很敬仰的心。我們能夠信佛,這是人生最殊勝、最幸福的事情。

 

至於說到另一個感想,那就是有關學密的問題。現在,確實大家都在感慨,種種人都掛起牌子來稱自己為上師,還四處傳法。剛才我不就說了嗎,有人剛剛皈依,他就說是自己是上師了。這樣的事情大家是熟視無睹了,這個事不是都明明白白的嗎,但是還是很多人敬仰他,很多人去學。並且,在他的所謂傳法中,都夾帶著一些亂傳亂修《封神榜》的內容。這種事,咱們這(指北京)有,北方有、南方有、西方也有,就是陝西一帶、四川、香港、東南亞、臺灣、美國……都有,都是這個毛病。不少人想學密宗,這個事本來是好事,但是要知道學密會有許多這種情況需要你去辨認。就好像現在市場上這個冒牌貨太多了一樣。比如茅臺酒吧,一個空瓶子賣二十八元,為什麼這麼貴?因為收購者拿回去在它那婺豸F假酒後,他再冒充茅臺賣。你吃了點假酒還不要緊,可萬一往塈I點什麼毒藥擱進去,對點砒霜什麼的,那你就是服毒。所以這個事確實是很危險的。

 

那麼,真要想學密,你首先要有一個正的知見才成,這是第一個要求。

 

第二個,你要知道如何去選擇老師。所以說很難,第一個你自己要有個很正的知見,就是一切不正的事情不肯做,這個人要很正派。第二你要有測師的眼光。在西藏,因為大家修行都是依靠師父,所以你還要看師父三年呢。師父也要看你三年,那個看,可不是像咱們這,磕一個頭,然後一個月甚至一年都不見面。那堿O天天在一塊。你一舉一動都看在眼堙A是這樣的一個看法。再有就是,自己真正具足,你學佛不但是學佛,而且要學密,你要有這樣的根器。有很多想學密的人,許多有這種願望的、這樣的出發點的、這樣的感情的……都是不相宜的!這樣去學密,你要是不改,你就這麼去學,學來學去,可以說沒有好處的!

 

第一個就是好奇。這種人多了,也都看慣了,所以不足為奇。到雍和宮(編者按:此乃北京一座著名的藏傳佛教寺院)一看各種建築、各種畫像都很奇,威猛相、雙飛相……於是以這個好奇心出發想學密,這個是不行的!

 

第二個就是貪求快。都以為密宗修行成就快。於是用一種急躁情緒想學密。以為我很快成就,是為了“自己”很快成就,這不還是為個人打算嗎!你有急躁情緒,就是生了“癌細胞”。

 

第三個就想找竅門。各種修持都很艱苦,我得有這麼個竅門,我一下子成佛了,而且即身成佛了,那該多好哇!於是就想不費力的得一個竅門。即是得竅門嗎,於是自己便可搖身一變,而成佛了……這本身就是邪見!

 

第四個是貪求神通異能。密法媕Y可以出一些神通,於是很多人都想得神通,這都是不正確的!有這種想法是最壞的!有些人就是對(男女)雙修有興趣,就是惦記著要學、要有機會修。而現在又迎合了這種情況,很多人就來做表演,就來收徒弟。各處都有。你有這樣的思想,又碰見這樣的師父,正好一拍即合。一拍即合不要緊,那你的這個前途就不要問了。就是金剛地獄。這個金剛地獄就是專給這路人預備的。這是一個極嚴重的後果。

 

所以,儘管密法是好的,但是我們將來要學密,我給大家提供一點參考,怎麼樣去分辨師父,凡是“玄耀神通,提倡雙修”的,要有這八個字的,你千萬不要去接近,雖然這個師父怎麼有神通,他如果提倡雙修,要是這樣的師父,不管他是什麼牌子、什麼活佛、什麼法王,你就說:“你好,儘管你好,我根器不夠,我不接近。”這是最保險的。

 

再舉一個例子:我的先師上虛下雲老和尚,有一個知識份子出家了,就叫他打坐參禪。幾個月之後,他就從座位上玄空了,離開座位了。於是大家就報告師父,這種現象必須得讓師父知道。你們猜虛老怎麼說?“他不適合於修這個法,趕緊換法門”。這就是我們要知道的。國外的人對虛老那是敬仰極了!因為他一直是大家尊重的。中間沒有曲折,敬仰極了。這是他的態度。我們一般情況看這個人一坐就能飛空了,就離開地了,這你要修下去,你還得了,這才真是法器!然而,老和尚卻說他不適合修這個法,要換一個法。現在必須要有這個眼光,才能教人學法。

 

密法之殊勝,就在於菩提心大,是發大菩提心,所以密宗說得果大。這是由於什麼呢?是由於你的菩提心大。這是個因果問題,什麼因得什麼果,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所以你種菩提得菩提。你要想得個大果,即身成就,而且很快,這就在於你的菩提心大不大了。這個大不是大小的大,而是“大方廣”的那個大。《大方廣華嚴經》的那個“大方廣”,“大方廣”的解釋是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不是大個兒的那個大。如果以為這個“大”是大的沒邊的意思,那你就還在著相之中,著到大的上面去了。這個大一方面是大的沒有邊了,一個小的媕Y再沒有心兒了,小沒有內了,這個叫做“大”,是絕對的,超過你思量的境界。實際上,密宗所要發的菩提心是這個“勝義諦菩提心”。有這個“大”字,並不是指大小的意思,如果這樣,那麼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我是否可以把這“四十八願”再加上多少條,那我不是比阿彌陀佛的願還大了嗎?不是這意思,那個意思你恰恰是胡鬧!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僅是第十八願就攝及於一切了,所以你沒法再超了。

 

學密的第一點是找師父,第二個就是要持戒。現在大家都不講持戒了。要修密,大家要認真的持戒呀!持戒中最難的一條就是:尊重上師。對於上師要絕對的相信!絕對的服從!不但是聽話,在思想上要完全放棄自己的這些思想,以上師的思想來把自己的思想完全破掉。也就是說,是一個改造的過程,你這樣才能夠真正聽話。所以,依上師的身、口、意為自己的身、口、意。首先,你要知道上師是什麼意,能夠知道上師是什麼意的人,這個人就很有水平了,所以上師再給你傳個什麼法。現在有的人還點名:我要學某某法,就好像我老爺交了錢,你得交貨。對於這樣的師徒關係,你學密能成功嗎?那就等驢年吧!你對上師一點尊敬意思也沒有!

 

第三個是實修。我看過“大圓盛會”的一個課程表,那就排滿了。天哪!看了可怕,真是畏懼啊!自己就知道不夠格。這一天二十四小時,只有一個時辰是上床的。早上起來就有這個修本尊、修大手印,修護法……一個法接一個法,幾次的脫噶、幾次的收起次第、火供……排滿了,只有到了二十三點到零辰一點這個一小時,咱們稱為“子時”,子時叫做“耀入光明定”。這個時辰你躺下來入定,只有這一個小時時間是你可以躺下來的,而且是入定。所以這個“即身成佛”是有的,但是人家那個修持法很精進!所以我就不敢放逸呀!比人家那個修持差的太遠了!那真是一座接一座地修法。

 

從解放到現在,修密宗“即身成就”證“光明身”的有六個人。最早的一個人,那是貢噶上師跟我說的:剛一解放不久,誰也不知道這是位大德,就是一個普通的在家居士。他是化光明身走的,只是留下指甲、頭髮、肉身。留下肉身又是一種。像諾那祖師是肉身縮,這是一種,身子縮小到一尺多。諾那祖師是肉身縮到一尺多。心臟不壞,兩個特點:燒的時候心臟不壞,出很多舍利,這個身體縮小,出舍利,這是諾那祖師。再有修“大手印”、修“大圓滿法”成就的,他可以整個變成光明之身,這個肉身沒有了。最近出現的一個就是貢噶上師。在色朗金珠他的一個報告堙A我就聽說:化虹光身的,從那時起一直到現在,前後一共有六個人。他身上這個護身符還有一根頭髮,是其中一位化紅光身的大德所留下來的。這根頭髮沒帶走,他把它供在他的四尊佛媕Y。

 

所以說,精進修持是可以得到“即身成佛”的殊勝成就的。但是,不是容易的事。大家想一想,咱們中國十幾億人口,這麼幾十年才出了六個成就者。一億人中攤不到一個。這個是可能的,是行的,是有的,可是修到這個地步,是億分之一,千個萬個難得一個半個。但是,淨土法門,我們知道的或不知道的,能夠得到往生的人,那就不只是六個了,而是六十個、六百個了……恐怕還要比這多。所以,現在大家想學密,我有個建議:西藏的人學密,先要學十二年的顯教,不管哪位,只要想學密,那麼咱們就要學西藏的規矩,你念十二年的經典,那是脫產念哪!在寺院媕Y脫產念十二年,這是最低的要求了。然後修“四加行”。

 

現在有尼泊爾的一位活佛在美國強調:十萬個大頭決不能少!有人說不磕十萬大頭,把這個“四加行”(編者按:密教中,受傳法灌頂之前,依方便所修之行法。)中的“磕大頭”一項提出來不要了。對於漢人的這婸〞k,活佛覺得很可笑!堅持十萬個大頭,而且是大頭,“四加行”之後才可修法。所以真正要修密,那就要按規矩行。基礎不鞏固,你這個即使樓蓋上去也是不行的。

 

學十二年的經論,這一點大家就一致了。不管你學密也好,不學密也好,你學淨土也好,參禪也好……你先學這十二年!我看這就夠大家受的了。脫產十二年,這只是一點呀!而且我們要相信:淨土法門是密教的顯說。念佛中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咒,就是往生咒。

 

第一句,“南無阿彌多婆夜”,“南無”應該念成“那摸”(Na Me)。這個“阿彌多婆夜”的這個“阿”字,大家也有人知道念阿(ㄚ);“夜”字讀(ye)。南方人把“日夜”的“夜”就讀(ya),所以要按這個音就是“那摸阿彌噠吧啞”。這個音要念出來那是什麼呢?就是以梵音念“南無阿彌陀佛”。我有個外孫子,還是小孩,他就念成“那摸阿彌噠吧啞”。有人問:你這是念什麼?你就說我這是念一句印度話。這麼說也沒有撒謊嗎,確實是印度話嗎!小孩生長在“四人幫”的時代,所以他就這麼念“那摸阿彌噠吧啞”,就是往生咒堛瑰Y一句。所以,大家如果覺得我必須要學咒才是學密,其實,我念佛號不就是密嗎!佛號就是往生咒堛瑰Y一句,就是不可思議的咒。

 

另外,有一個普遍的現象,咱們大家修行,一定要生正信哪!我們要生正信,正信和不正信差別很大!截流大師的話:你生正信的話,才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你要不是正信的話,就往生不了。他提出來這一點非常尖銳!對我們有很大的警告,他說:你不能生正信,你這麼修,往生不了!來生你就會大富貴,大富貴就不免要造很多業。確實!有錢的人就做許多壞事,吃喝玩樂不算,玩弄婦女、投機倒把……種種不法的行為,甚至於傷天害理都幹,大富貴嘛,就會有這些事情來了。這些事情來了,在下一輩子又怎麼樣呢?入地獄!那麼,這就跟我們這一生沒有正信有關,雖然來生富貴,可第三生卻入地獄。這叫什麼?佛教有個術語,叫“結三世冤”。你給第三世的冤從這就結下來了,所以“結三世冤”。比如跟我同一世的一個人,他犯“五逆十惡”之罪,做出種種的不法之行,結果是入地獄。如果我雖修行但沒有正知見,那我跟他能差多少呢?就差一輩子的事。他是這輩子就入地獄了,而我是下輩子富貴,再下輩子入地獄。只是他早進去一步,我後進去一步罷了。所以,這是我們需要警惕的事。我們不要覺得有沒有正知見,這無關緊要。要知道這個生死輪迴,現在有許許多多的事實證明了的,而我們這個“信、願、持名”是決定往生啊!你往生不了,等來生就會因為今生的功德而得富貴,這恐怕是大家所求的,但你可不知道富貴之後的危險有多大哪!這危險是非常大呀!

 

所以,我要勸大家,一定要生正信!要相信:自己的本心跟阿彌陀佛的本心是無二無別的,只是阿彌陀佛是已經徹底的覺悟了,我還在迷呀!我現在可確實不是阿彌陀佛,我在迷之中,雖然我是在迷之中,可是我通過念佛,使自心跟阿彌陀佛的心,就像兩盞燈,一個燈是自己,一個燈是阿彌陀佛,這兩個燈都著了,我念佛的時候,燈不就著了嗎,那麼阿彌陀佛這個燈不就在我們這個燈光媔隉I所以,阿彌陀佛就在我的心媕Y,我在哪兒?我也在阿彌陀佛的燈光媕Y嗎!我也就在阿彌陀佛的心媕Y嗎!所以,我們跟阿彌陀佛就像水跟牛奶的關係一樣,都摻合於一塊了。牛奶中全部都是水,水媕Y也全是牛奶,是牛奶就是水,是水就是牛奶,你不能再分,哪兒是水哪是牛奶了。我們跟佛的關係是:我們這個光,即是佛的光,也是我們的光,我們這跟佛沒有分別。雖然現在不是,但你通過念佛,你就是了。“如來悉知悉見”,所以就得到往生。得到往生不是為了求安樂,而是為了實現我要度眾生的這個真實的志願。我自己還不覺悟,還是迷迷糊糊。我怎麼能夠去覺醒別人呢?要覺他就必須要自覺。只有在真正見了阿彌陀佛,聞法悟無生,這才真正能夠覺他,真正才能饒益大眾,利益法界眾生。為了這個願,我們才求往生。所以我們帶著這個欣厭心,對於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東西,我們要全都看淡,而對於往生要信仰懇切,老實念佛,老實持咒決定往生!

 

佛法是大安樂法門,能夠使人真正得到安樂。當年夏(蓮居)老師聞到這個往生法門,他笑了幾天哪!整天的笑,他說:“我這可有辦法出這個輪迴了!”所以,這是個大安樂法門,希望大家對這個大安樂法門,也生起無比的歡欣,慶倖自己此生能得聞此殊勝法門。

 

大家看電視,有一個日本動畫片《一休和尚》,他九歲的時候,一天,師父外出前吩咐他好好在大殿上參禪用功,不要淘氣。他才九歲,師父走了,這小孩哪有那麼老老實實的。他就東轉西轉,轉到方丈屋子媕Y了。他的一個師兄看守方丈室,一看師兄在那正哭著,師兄大他一兩歲。

 

他說:“參禪的人哪有哭的。”

 

師兄說:“不行啊!我今天不得了了。”

 

一休問:“什麼事呀?”

 

師兄說:“師父有一個心愛的東西,在這櫃子媕Y,常常要打開來自己看,不許我們看,我也不知道是個什麼,反正師父常常拿出來玩半天、看半天,又擱回去了,是師父最心愛的東西。今天師父走了,我就把這個打開了,那是個瓷器,可我不小心,一下子把瓷器摔了。這回是饒不了我了。”

 

師父這麼心愛的東西,看都不讓他看,他卻給摔了。

 

一休說:“你別哭了,我給你個手絹,你把碎了的磁器包在手絹堨瘚鳩琚A算我摔的,”

 

師兄說:“你太好了!我答應師父看方丈室,回來後給我饅頭吃,我把饅頭歸你吃了”。

 

“好!說定了!你的饅頭給我吃,你這瓷器算我摔的。”

 

一休就把碎磁器揣在兜堙A等師父回來時,他在大殿等師父。

 

師父回來說:“你在這做什麼?”

 

“啊!我完全在用功,完全在參究。”

 

“你參究個什麼呀?”

 

“我參究到底有沒有不死的人。”

 

師父說:“啊呀!這個糊塗的徒弟呀,哪里有人不死的,沒有。既然是人就沒有不死的。”

 

“啊!都要死的,人都要死的。那麼東西呢?東西能不能長存呢?”一休問。

 

師父說:“沒有,沒有東西能長存的。成、住、壞、空,哪有一個東西能長存,永遠存在是不可能的哇!”

 

“啊!既然沒有,那麼如果我們有一件心愛的東西壞了,那我們也用不著難過了,是吧?”。

 

師父說:“對呀!不就是緣嗎,緣聚就有,緣散那不就壞了嗎,壞不就散了嗎!所以不應當難過呀!”

 

於是一休把包掏出來,“師父這有個緣散的。”

 

師父對此沒有發脾氣。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對師父也很佩服。這個徒弟很有智慧!通過這個故事,我們可以懂得很多道理。因為有正確的思想、正確的知見,所以事情當頭的時候,他的脾氣就不發了。咱們要按常規去想,他平常必定暴跳如雷,一定打這個徒弟一頓。因為他那個時候沒有這個正念。可當這個弟子一問,並不是把他僵住了。我們可以推廣開來,凡是我們正念當頭的時候,就可以不生煩惱。所以觀世音菩薩“照見五蘊皆空”。做師父的就知道一切無常,是無常,就不會為一個心愛的東西破了而發脾氣了。我們把他推廣嗎,不一定要等一休了,真正知道這一切無常,“照見五蘊皆空”,就“度一切苦厄”。所以佛教是大安樂法門。

 

日本的弘法大師,為密宗的祖師。在修大殿時,大家運這個木材時,扛著很苦,他就做了個歌讓大夥唱。他說:

 

“好花雖香易凋謝,世間哪個不無常,有朝越過憂愁嶺,天地廣闊日月常。”

 

他就叫搬運的人一邊走一邊唱這首歌。這其中就有很深的教義。世間沒有不無常的,你越過了這個憂愁嶺,你不為憂愁所擾,那這個世界就是寬廣無量,日月代表光明,光明常照。

  

amitofo3 TV